講戲、鏟戲、片戲

分類: 講鏟專題 Page 3 of 129

香港電影的暑期困局

暑假,本來就是全年的一個黃金檔期。即使今年年初全球受到武漢肺炎的疫情影響,至今荷里活暑期似乎檔期仍有一點削減時,反觀疫情較為穩定的東亞地區,台灣、韓國和日本對於暑期均磨拳擦掌,紛紛推出自家地區電影時,香港卻在今年暑期卻鬧港片荒。

造成如斯的情況,跟近年來香港電影過份倚賴中國大陸市場有關。

近年來,香港電影絕大部份中至大型的製作,均需要靠著中國大陸市場來回本以至賺錢,結果除了電影內容需要通過中國大陸的電影審查外,還有在檔期上亦要配合中國大陸。

結果,一場武漢肺炎疫情,令中國大陸的戲院自農曆新年前開始停業,而至今仍未有復業確實日期。雖然曾經傳出七月重開,但是當近期北京出現本土病例後,看起來八月重開戲院也機會不大。

中國大陸戲院不開,代表一眾中至大型的合拍港片,基本上無法於中國大陸戲院重開前上映。結果,今年暑期當台日韓泰均有大製作新片上映時,香港電影在暑期的映期卻來得相當凋零。

其實香港電影走進中國大陸市場不一定是問題,問題在於只是沒有分散投資,結果也某程度上受到一個地區的因素影響,現在只是承擔後果而已。

美國疫情令荷里活大片映期添變數

今年上半年全球影壇受到武漢肺炎的疫情嚴重衝擊,在全球多國戲院停業下,也令到全球電影的映期大洗牌。雖然七月暑假將至,不過在疫情反覆之下,也令到原安排於七月在港上映的荷里活電影是否需要再調整再添變數。

從當年亞基拉廣告看戲院變遷

安樂發行安排了日本動畫導演及原作大友克洋的八十年代電影《亞基拉》在香港上映,而該片其實在八十年代在香港上映。安樂發行也特地在其官方Facebook專頁貼上當年的報章廣告,同時也見訿上戲院變遷。

荷里活暑期電影的危與機

受到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也令到今年的電影行業大受影響。當中影展大都需要取消、延期或以其他模式來進行,即使是電影映期也受到全球疫情反覆而受到影響。當中國大陸戲院受到近期北京爆發本土病例,令戲院於暑期重開再添變數時,荷里活電影則有另一番考量。

《我老闆係天后》用音樂為你打氣的上位喜劇

和音樂有關的電影總是容易令人動容,那份感染力除了來自音樂的旋律、歌詞的意思,還有就是創作的熱情與堅持。

戲院逆市不斷請人的背後?

香港的戲院市場受到武漢肺炎的疫情嚴重打擊,當中包括上映電影數目大為減少、觀眾入場意欲減低,戲院只能售賣一半座位,還有進場後不准飲食等。當大家看到如情況令院商該叫苦連天之時,卻有讀者透露有院線卻不斷請人。

今年的電影節該如何期望

今年全球受到武漢肺炎的疫情之下,令到不同的電影活動也受到嚴重影響。當部分影展選擇停辦一年或改以網上舉行時,香港國際電影節最終安排於八月十八日至八月三十一日舉行。然而,在今年的特別情況,看來觀眾也許應要留意其期望管理。

Cinema City賣票安排「諗縮數」

香港的戲院自重開以來,一來限制戲院可佔用座椅收目不能超出百分之五十,而多數戲院則會採用全院平均隔行隔位的安排。然而,近期UA院線便嘗試加密後排密度並不售前排座位惹來防疫質疑時,其實這個情況在Cinema City旗下戲院更早出現。

《孤城淚》給發行與院商的啟示

一般而言,一部電影在上映時,無論是院商又或是發行商都會因應自己對於市場的估算,以適合的發行規模來上映。久而久之,大家也許會認為這幾乎是定律。不過定律並不是絕對,每當有電影突破這個定律時,便再令大家來反思院商與發行的角度。

要談到近年的例子,可以說是第一發行的《孤城淚》。

但求售票輕視防疫的UA院線

香港的戲院因應武漢肺炎的疫情以及食物及衞生局引用相關法例的規定,戲的影廳不能售賣超過一半的座位,並且不能連續坐超過八人。而戲院方面亦因而將其座位分佈平均,希望增加社交距離,不過近期UA院線看來並不是如此。

Page 3 of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