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戲、鏟戲、片戲

作者: Steven River Page 1 of 7

《殺出個黃昏》三代人的青春之歌

看《殺出個黃昏》出生自不同世代的觀眾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感受。筆者是70後,年少的時候,電視還會播映粵語長片(當年都被稱之為粵語殘片),都是一些1950 、1960年代的粵語片,每星期總有關德興大戰石堅的黃飛鴻電影系列上演;看曹達華演完梁寬演華探長再演龍劍飛;都是小時候被電視台貫輸的「正氣」教育; 還有陳寶珠、蕭芳芳,呂奇、胡楓,謝賢,曾江、周驄、南紅、嘉玲的青春歌舞片,都是當年上一代與下一代的青春交接。

《手捲煙》兄弟情義 拍出風格

筆者是在今年4月的試映場看了由新晉導演陳健朗自編自導的《手捲煙》,到了執筆寫這篇文章已經是差不多兩個月後,但是對於陳導這第一齣劇情長片仍然印象深刻。電影中有句對白:「不談一,不談三,談義;不談風,不談雨,談雷!」據聞是導演父親常說的一句話,而一個「義」字,更是創作《手捲煙》這個香港本土故事的重要命題。 

《她和他的戀愛花期》花開花落總有時

看日本電影《她和他的戀愛花期》,就像談了一場戀愛。兩個人從相識、熱戀、轉淡到分開的甜酸苦辣,盡在這兩小時的電影中讓觀眾深刻感受到戀愛是一場二人三足的訓練。

《無聲絕境II》舊酒新瓶 保持水準

第一集《無聲絕境》上映時,的確帶來前所未有的觀影感受。當年未有疫情,可以在戲院內食爆谷,然而即使買了爆谷入場,也沒有人敢發出半點聲響,只因「發出聲響會招致殺生之禍」的緊張氣氛瀰漫著整間戲院,也因為劇情成功營造的「無聲」氣氛,而令觀賞《無聲絕境》成為獨有的觀影感受。

向無奈必須出走的人致敬:《浪跡天地》(Nomadland)

《浪跡天地》最近因為「中國導演」的身份風波而更添話題性,然而電影本身早己橫掃全球各大影展,包括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以及第78屆金球獎最佳戲劇類電影,更成為本年度奧斯卡大熱電影!

《好好拍電影》好好認識許鞍華 好好尊重熱情

這是一齣關於許鞍華導演的紀錄片, 是文念中的導演作品, 更是許鞍華的人生作品。

《奇蹟車站》一個八歲女孩面對失去的療傷過程

不得不佩服《奇蹟車站》導演橋本直樹的耐性,拍攝動物與小孩都是電影圈傳說中的兩大高難度動作,今次《奇蹟車站》便一次過向兩大高難度挑戰!結果呢,拍出一部「點止寵物電影咁簡單」的溫情電影。電影的節奏是歎慢版的,有很多的空鏡、慢鏡和回憶片段,可以獨立剪輯成多個MV,這是一齣要慢慢咀嚼有耐性去感受的電影,習慣速食文化的觀眾可能會覺得不耐煩。

《麥路人》誰會喜歡看別人坎坷絕望的遭遇?

看罷《麥路人》,心裡很不舒服。這份不舒服的感覺比起看血腥電影的嘔心感覺更甚,因為《麥路人》展示的是現實中一群社會最低下階層的絕望人生,坎坷的遭遇比起被殺人狂追殺更可怕更慘烈!

《最後的情書》似水流年 情懷未變


我不是岩井俊二迷,廿多年前的《情書》,故事也不怎麼記得了,只記得留著中短髮的中山美穗很好看。我最近看他的作品是4小時完整版的《夢之花嫁》,當電視劇看也覺得累。我可是連他進軍內地市場的那齣《你好,之華》也沒有看過,聞說這齣混集中日風格的電影未如理想,在入場看《最後的情書》前,我也不知道這是《你好,之華》的日本版。

《幻愛》:沒有愛,我們都是病人。

有些電影,沒有大明星做主角,但看過的人都異口同聲的讚好,口碑一轉十十轉百,本來沒有打算去看的人,看過後心裡慶幸沒有錯過一齣動人電影,於是在票房上後來居上,成為過去周末票房冠軍,好戲有好報。

Page 1 of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