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戲、鏟戲、片戲

《麥路人》誰會喜歡看別人坎坷絕望的遭遇?

看罷《麥路人》,心裡很不舒服。這份不舒服的感覺比起看血腥電影的嘔心感覺更甚,因為《麥路人》展示的是現實中一群社會最低下階層的絕望人生,坎坷的遭遇比起被殺人狂追殺更可怕更慘烈!

貧窮線下吃不飽著不暖的生活,就是每天追殺著這些小人物的無形殺手。各有前因無家可歸的人每晚聚在24小時營業麥記,因而稱為「麥路人」。電影上半部由郭富城飾演的阿博帶出同是天涯淪落人互相扶持的正面信息,展現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獅子山精神。

然而,獅子山精神並不是靈丹妙藥,現實盡是殘酷,絕望就是絕望,坎坷的人生不會瞓醒一覺便逆轉,生活的艱難並不會因為你立志發圍而即刻可以解決。對於這些看不到希望的麥路人來說,可能坐監、入孤兒院,還可以保證兩餐溫飽,而往往最終的結局都是過勞死,或是無錢醫病等死。

香港電影來到今時今日,還有老闆肯投資一齣展示社會貧窮階層苦況的電影,入行21年一直擔任副導、今次首次執導長片的導演黃慶勳實在要感恩。或許是2018年出品的《淪落人》,因為口碑與票房成功而成全了《麥路人》,然而,《麥路人》卻與《淪落人》有相當分別。

首先,《淪落人》是帶來希望的,故事集中於兩個角色,生命影響生命,經歷令兩個人的人生都起了好的變化,觀眾較容易接受,甚至覺得勵志。

至於《麥路人》則太過寫實,現實太殘酷,對於睇戲為了逃離現實的觀眾來說,《麥路人》便太絕望太殘忍了。

Previous

黃修平《狂舞派3》成金馬影展閉幕電影

Next

屯門巴倫紐優惠價繼續

1 Comment

  1. 五一

    這套戲令我想起哥哥的流星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