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八婆》不是賀歲片

2019年 2月 16日 講鏟專題    沒有留言   

提到賀歲片,大家的印象都是一大班人喜氣洋洋。80、90年代,賀歲片以大卡士大製作吸引觀眾入場,單靠雙周一成已經是票房保證,而小品式家庭倫理喜劇,亦是重要的賀歲片格局。從《富貴逼人》系列的小市民家庭到《大富之家》、《家有囍事》系列的中產家庭,更可見證香港近代社會生活的演進。可見,賀歲片就像全盒一樣,動作、搞笑、歌舞、家庭及友情甚麼都有一點點。

到了近年,偽大製作太多,觀眾對特技或成龍都麻木了,王晶《賭城》系列的周潤發更是慘不忍睹,周星馳也不再幕前演出了,金雞也生不了金蛋了,黃百鳴曾志偉都把自己的賀歲招牌《囍事》系列及《香港》系列拍到搖搖欲墜時,港產賀歲片急需出路。

彭浩翔是今年其中一位接捧拍港式賀歲片的導演,以八婆友情來搞一個群星拱照的廣東話喜劇,是很地道香港式賀歲片格局,然而《恭喜八婆》不是一齣合家歡賀歲片,而是一齣彭氏中女喜劇,只不過換個包裝,在新年檔期上映罷了。

問題是,《恭喜八婆》並不如《志明與春嬌》、《低俗喜劇》、甚至彭氏過去任何一齣作品那麼集中到位。由於角色眾多,片段式的枝節彷佛是為了遷就串星出場而插入劇情,一定程度削弱了過去彭浩翔作品建構故事的精心部署及張力。以喜劇來說,《恭喜八婆》仍然有不少小聰明的點子及笑位,但更像網絡上的食字笑話及潮文,mean精賤格的港女對答與一樽/一對人奶固然成為最主要的搞笑元素,甚至連屎到玩埋,低笑點的觀眾或許會滿足,但笑完之後呢?

彭浩翔作品的結局往往是高潮所在,今次卻沒有大轉折,只有溫情地起歌話你知真正朋友係就算之間有誤會都可以坦白講,冰釋前嫌。所謂一日八婆,一世都係八婆。並沒有其他補充。

看罷《恭喜八婆》,懷念《富貴逼人》肥姐一家,喜歡從牌品講到人品的《嚦咕嚦咕新年財》,更加愛周星馳執導的《新喜劇之王》。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