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宣傳之向左讀定向右讀?

2007年 8月 23日 講鏟宣傳    49個留言   

Picture 

由李安執導的電影《色‧戒》,已排於九月廿六在港開畫。近日已推出第二款宣傳海報,而梁朝偉曾次出現。

不過,這幀海報,大家看不看得出問題麽?

看不出?不用緊,我們先試看看,大家試找方法讀以下字詞:

「戒 色」

是「色戒」還是「戒色」?看過片名,相信知是右至左讀成「色戒」。

再來一個:

「九月廿六日.破戒」

是「九月廿六日.破戒」還是「戒破.日六廿月九」?相信大家都會認為是「九月廿六日.破戒」,由左至右閱讀。

好了,現在又怎樣?

「戒 色
 九月廿六日.破戒」

英文字左至右排列,底下的一行又是左至右讀,何以片名卻要掉轉來?真的片名要向左就是要右向左讀?

電影公司在推出宣傳品時,似乎沒有看過其邏輯,現在的宣傳品,很易被人誤以為片名是「戒色」,結果只令一部份觀眾卻步。

《天堂口》:錯在吳宇森的框架

2007年 8月 23日 講鏟新片    6個留言   

 Picture

因拍攝周杰倫音樂短片《雙刀》而受到吳宇森及張家振力捧的陳奕利,首部作品《天堂口》被喻為是有著強烈的《喋血街頭》影子。不過,無論有沒有與吳氏的作品相比,電影為一眾抱著高期望的觀眾,絕對敗興而回。

《天堂口》的故事,簡單而言就是一個在漁村的三個小伙子走到三十年代的上海後性格改變而導致反目成仇的故事。電影以吳彥祖的阿峰、楊

張家振監製電影鑊氣重?

2007年 8月 22日 講鏟專題    20個留言   

 

《天堂口》上映在即,除了導演陳奕利外,賣點之一就是監製吳宇森及張家振。吳宇森的大名相信大部份香港觀眾都識,不過張家振又是怎樣?

其實張家振可算是近年不少香港導演到荷里活發展的幕後協助人,自九三年由吳宇森監製的《終極標靶》開始。同時,他亦協助周潤發踏足荷里活。

不過,當大家翻查張家振監製的電影片目,就會明白他監製的電影未必是想像般好。

以張家振監製荷里活電影開始,監製的作品有:

《終極標靶》(Hard Target, 1993)
《斷箭行動》(Broken Arrow, 1996)
《奪面雙雄》(Face/Off, 1997)
《血仍未冷》(The Replacement Killer, 1998)
《無字頭4殺手》(The Big Hit, 1998)
《再戰邊緣》(The Corruptor, 1999)
《安娜與國王》(Anna and the King, 1999)
《職業特工隊II》(Mission: Impossible II, 2000)
《熱血追風》(Windtalkers, 2002)
《刀槍不入一僧侶》(Bulletproof Monk, 2003)
《致命報酬》(Paycheck, 2003)
《天堂口》(Blood Brothers, 2007)

坦白說,張家振的作品均是吳宇森及周潤發作品,前者近年在荷里活發展一般,又回流內地拍戲。至於周潤發,在荷里活似乎選擇了另一些角色,故此張家振的監製電影,可受兩人影響。可惜的是,周潤發於該年代當主角,其電影都爛得出奇。

到底《天堂口》脫離了吳、周兩人後,會是叫好還是又來一隻黑鑊?很快便有答案。

田亮與方力申是游水、跳水、還是「撈油水」?

2007年 8月 22日 講鏟情報    16個留言   

Picture

導演劉鎮偉近年電影水準可以用「飄忽」來形容,繼《情癲大聖》讓觀眾看了「癲」的兩層特技後,新片將改拍青春電影《出水芙蓉》,而該片上星期六就在一個十分奇怪的地方煞科。

Picture 

《出水芙蓉》以水為題,找來兩位在水中表現不俗的演員,分別曾是港隊代表的方力申及被國家跳水隊摒走的田亮。女角則有《終極忍者》黃聖依及《地獄第19層》鍾欣桐,而馮德倫亦有份主演。

方力申的演技如何,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至於田亮,大家對他的印象也許仍停留於國家跳水隊的時代或是他跟郭晶晶的戀情。雖然《出》片是他首部作品,不過他在香港宣傳上出奇地低調,實在令人奇怪。

Picture

至於煞科戲地點,竟然選在靠不了Megabox而靠中六收生聯招中心而見報的國際展貿中心,亦是該位置近年打造的E-Max之處。到底該廣場這種宣傳是「撲水」還是「掠水」?

《出水芙蓉》英文片名為「The Fantastic Water Babes」,以水著作賣點的話,希望不會到天寒地凍才叫大家「下海」好了!

太子戲院:新迷你戲院始祖

2007年 8月 22日 講鏟戲院    6個留言   

 Picture

舊戲院配上舊圖,令不少人回味。今天要介紹的,亦是一家已結業的戲院,就是位於西洋菜街北,警察體育遊樂會對面的太子戲院。

太子戲院的位置一帶本來是以車房為主,九十年代初期,該處其中一個舖位被改裝成戲院,便是太子戲院。

相片攝於九十年代末,仍保留第一代口號「潮流我帶領─全港首創迷你戲院」。

的確,當時太子戲院創了一個紀錄,就是單院座位數目最少紀錄,初期只得一百一十六個,到後期加了五個,變成一百二十一個。的確,其後以同類型將商舖改裝而成的戲院曾像雨後春荀一樣,計有灣仔杜老誌戲院、銅鑼灣東京戲院、佐敦區的上海戲院、新民樂戲院、官涌戲院,甚至與太子戲院相隔只得數個舖位亦有百樂門戲院等。

不過,隨著市道不景。接入場比例買少見少的小型戲院首當其衝,相繼結業。現在殘存的,僅餘官涌一家。

太子戲院亦曾有個風光的日子,大家記得該院首部播放的電影是甚麼嗎?

《神探》補選威尼斯之謎

2007年 8月 21日 講鏟影展    6個留言   

 由杜琪峰及韋家輝執導的《神探》,突然被威尼斯影展看中,更成為競賽電影,將與李安執導新片《色.戒》等一較高下。

電影節一般而言,都有機會補選作品,故此像《神探》入選威尼斯的例子並不常見。

對於很多電影節來說,具前瞻性其實十分重要。因為這樣便是一個電影節能建立品牌的地方。而前瞻性的指球之一,則是電影首映的情況。以《神探》作例,電影可以在威尼斯作全球首映,作用當然十分大。

補選的制度,其實是電影節的策略之一,就是在選片時預留數個名額,以主動出擊的方式找心儀的製作公司,查詢有關公司正於後期製作的作品,並安排電影節其有關人士觀看試片甚至毛片等。

近年隨著各地區的電影節數目增加,影展的競爭也漸趨白熱化。大家對於較有名氣導演的作品甚殷,不惜連電影未完成也派出參展入場券。不過,這只是名牌靠應,也會有因此而「中伏」的例子,如今年康城的《鐵三角》便是。

香港淪為二輪映期?

2007年 8月 21日 講鏟現象    18個留言   

以往,香港電影一般而語,都會以香港作為首個公映的地方。不過這個情況,近年隨著香港電影市道不景及內地電影事業的蓬勃發展,近年不少電影都會在內地及香港同步開畫。

不過,近期這個情況似乎有所改變,內地的映期,比香港更早開畫。

近期的例子,先有葉偉信執導的《導火線》,然後有黎妙雪的《地獄第19層》,兩者均是內地映期較香港早一星期。當中《導火線》更是將香港映期押後。至於陳奕利執導的《天堂口》,亦出現同樣情況。

最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香港近年不少大片,也許跟內地合作的關係,將其記者會或首映也以內地為主。香港的電影市場,香港的電影製作人大概已經是接近投降的地步。

內地映期較香港早上,加上深圳已可播放粵語拷貝。恐怕到將來,大家要看首輪港片,便不是到香港觀看,而是北上深圳,實在荒謬得很。

《魔法小葫蘆》:劇情不差的教育電視

2007年 8月 21日 講鏟新片    8個留言   

Picture

對很多觀眾來說,一看了《魔法小葫蘆》等同糞便般的宣傳,已為該片打下一個不佳的分數。不過宣傳往往跟電影的素質無關,而《魔法小葫蘆》可謂是該些「受害機構」的一員。 

電影從感覺來看,內地的故事、內地的背景、內地的傳說,卻配上香港的導演、香港的演員參與,其實又是一個以內地為主的作品。電影賣點之一的梁詠琪,在片中飾演教師一名,戴著眼鏡,發揮不多,戲份亦只是作點綴角色。想看梁詠琪的演出,還是改回觀看《女人.本色》好一點。

電影賣點之一是那個小葫蘆,坦白說,水平是達到,不過仍然未能與荷里活的動畫水平直接比較。先濤看來十分有心來打造這部電影,因為選取的出林景色,可算是十分優先,真的感謝神州大地。然而,小葫蘆的造型,實在不太討好,不過電影裡它也是一個佻皮角色,亦無傷大雅。

觀眾入場的話,可先行觀看由港台製作的教育電視,以先讓自己理解電影劇情程度。故事其實十分「益智」,以一名頑皮學生王葆得到小葫蘆,然而繼後曾使用小葫蘆來不勞而獲,及後才領悟這只是弄巧反絀,最終成果還是要靠自己努力爭取。故事可謂健康得不得了,而片中各人性格鮮明、童真無限。相對於香港人來說,卸走「老積」包袱實在談何容易。然而,劇情亦十分反智,小朋友要以不勞而獲來學習,實不可長。

電影在舖排方面,其實不差。八十多分鐘的劇情算是順暢,只是家人的環節略欠深入描述,看起來令人想起「旺旺仙貝」的廣告。

今時今日香港觀眾對於童真欠奉,加上難看的宣傳,實在令《魔法小葫蘆》不討好。不過,電影其實總體算是達到目的,而且小朋友演出真摯,也算是中規中矩。只要抱著觀看教育電視的心態,不計較反智,仍不會感覺太難看。

劉偉強西片人家補拍

2007年 8月 20日 講鏟發行    14個留言   

 Picture

香港電影業界存在大量視里活為終極目的人士。近期「進軍荷里活」的例子,便有曾執導《無間道》系列的導演之一劉偉強。不過,其執導的西片《The Flock》似乎在發行方面不像是美國口味。

荷里活西片近年為更易打入其他市場,不少電影都會嘗試安排於外地作全球首映,甚至較美國本土更早開畫。近年的例子,包括香港首映的《魔間行者》及韓國的《變形金剛》。

然而,這些例子的共通點是,美國映期也不會相差太遠。

看回《The Flock》例子,日本已早於八月四日開畫,而美國本土卻安排於十月。某程度上,反映美國業界對該片的本土發行信心不太夠。香港方面,高先已購入版本,但映期未定。

傳聞電影因製作公司不滿意,最終找來另一名導演補拍。而劉氏也大方承認,並表示自已也參與剪片工作。

相比之下,比起今天《東方日報》炒作的「粗口字海報」風波,大家更想知道劉偉強到底這部電影會否為他帶來荷里活的入場券。

周末票房:《火併時速3》不夠火併

2007年 8月 20日 講鏟市場    10個留言   

上周末只得成龍與傑士德加合演的《火併時速3》開幕,不過該片的票房並沒有如想像中般一枝獨秀,雖然三十五院共收一百萬,但仍不敵只得三十三院但收一百零七萬的《五星級大鼠》。《五星級大鼠》開畫十八天,票房已衝破二千萬大關,相信二千五萬問題不大。

《火併時速3》開畫成績平平,與該片頭兩集都未能留得太佳口碑及成龍近年來的負面新聞有關。

至於進入第二周的三部電影,成績各異。動畫片《阿森一族大電影》票房較佳,周末三十六院共收三十萬,累積已過八百萬。電影開畫至今普遍口碑不差,現走勢過千萬仍不是無機會。相比之下,《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在上周四票房曾一度有大幅下滑,不過電影的口碑似乎在周末呈現,票房也有回穩,三十院仍收五十五萬。《叛3》目前票房近七百萬,超越了首兩集,似乎成咁引來不少未首兩集的前來觀看。

港片在暑期的弱勢持續,《導火線》雖然口碑不差,不過周末廿八間僅收四十六萬,累積剛過七百萬。《導火線》相比同期開畫電影,次周「縮場」情況嚴重,某程度上反映了院商對港片信心仍不夠強。

新開畫由先濤全力打造的《魔法小葫蘆》雖然大部份戲院只播日場,但周末十六院也收三十一萬,四天收入竟較上映十八天的《滑浪奇兵》過要高,累收八十四萬。電影在內地上映多時,香港以《功夫》班底配上票價優惠,加上主打少年觀眾而只播日場,在票房數字上算是策略成功。

周杰倫自導自演的《不能說的.秘密》周末廿五院仍收四十七萬,而累積亦過千一萬,票房不下於以動作掛帥的《男兒本色》。荷里活大片方面,《變形金剛》和《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分別收三千七百五十萬及近五千一百萬,繼續贏到開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