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戲、鏟戲、片戲

分類: 講鏟新片 Page 1 of 95

《忽然心動》:情節好忽然,難令人心動

曾幾何時,以數段愛情合組而成的電影曾令不少觀眾感動,當中無論華語或是外語電影也不時有如斯例子。導演麥浩邦的《忽然心動》希望以四對年輕的組合,合組一部愛情輕喜劇電影,然而效果卻未乎預期。

《流水落花》:導演風格濃烈,鄭秀文超亮眼

不少首部劇情電影節得獎者都會選擇拍下一些值得關注但又相對商業味道不濃的題材,以此首次執導長片的賈勝楓亦不例外,執導電影《流水落花》而香港鮮見的寄養家庭為題材,並且找來鄭秀文與陸駿光主演,讓觀眾透過兩人經歷說明相關情況。

《黃金大逃獄》:假景爛劇情逃獄電影示範

CREATOR: gd-jpeg v1.0 (using IJG JPEG v62), quality = 85

一直以來,監獄題材電影仿如香港電影的主流類型,就連中國大陸導演亦有意以此作題。當中黃羿執導的《黃金大逃獄》以此作為題材,並且找來一眾香港演員呂良偉、張建聲及原名陳寶轅的陳保元主演,然而電影水準卻令觀眾在觀眾過程猶如被困在戲院監獄一樣。

《搜救》:甄子丹示範濫用中國社會資源

近年來,香港演員甄子丹嘗試參與電影製作,更不時擔任監製的角色,而是次則跟近年在中國大陸發展的導演羅志良合作新片《搜救》,並且跟一眾中國大陸演員合作,談及一個在中國冰天雪花發生的搜救故事。

《窄路微塵》:細繪疫情下的艱難時刻 

近年來,不同的比賽都為新晉導演提供了一個拍攝商業元素不濃厚電影的機會。當中林森雖然與任俠於去年合導《少年》,惟電影在港無望上映。然而他獨自執導的《窄路微塵》則剛於香港亞洲電影節首次面向香港觀眾,以疫情之間不同的人生活為主題。

《猛鬼3寶》:重拾昔日鬼片風味

近年不少新晉導演都嘗試演一些已消失好一段時間的港片類型,當中曾執導短片《鬆鬆那年》的黃鐦,首部執導長片《猛鬼3寶》挑戰九十年代常見的鬼片類型,以三個不同的短篇故事集合而成,並且找來一眾新晉演員參演其中,嘗試讓觀眾再拾觀賞鬼片風味。

《深宵閃避球》:「閃」「避」貫徹全片

近年來,香港電影隨著新世代嶄露頭角,故此由他們主導電影的數目也隨之增加,而不少更是配搭新晉導演。當中應智贇首部執導電影《深宵閃避球》就是以閃避球作為題材,在鄭伊健與周家怡帶領八位新晉女演員演繹一部運動喜劇。

《過時.過節》:描述細緻,感覺搥心

一般而言,以家庭為主題的電影由於在題材上牽涉的層面太廣,故此要掌控並不容易。新晉導演曾慶宏在其首部執導的長片《過時.過節》便向高難度挑戰,拍攝一個涉及家庭為主題的電影,並且在字裡行間地道描述香港的疏離家庭關係。

《憂鬱之島》:真的說好香港真正的故事

香港近年來都有一種氛圍,就是「說好香港故事」,可是說起來跟現實存在相當的落差。然而,要說好香港的故事,還是需要將香港的現實如實展述。若果以此作為準則的話,陳梓桓執導的《憂鬱之島》才是真的「說好香港故事」。

《十三門徒》:雲翔之大剃道

香港導演雲翔自四年前《三十儿立》,已有四年沒有新作與香港觀眾見面。是次原本只是開拍死亡題材電影,最終卻變成了兩部電影,當中《十三門徒》屬於較為理性的討論,探討人生的不同範疇。

Page 1 of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