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導演在執導首兩、三部電影站穩陣腳後,嘗試挑戰不同類型電影,而最新的例子便有電台出身的劉偉恒。繼執導兩部純情港片《王家欣》及《某日某月》後,新作《焚身》以「偷食」為主題,並找來鄭嘉穎、陳靜與朱晨麗演繹,希望帶來新鮮感。

《焚身》的故事由醫生林遠志(鄭嘉穎飾)開始,他跟太太劉靖(朱晨麗飾)育有五歲兒子思朗(黃嗣舜飾)生活不錯,惟劉靖卻對其僱工不斷嫌棄。在遠志接思朗到琴行時,遇上了鋼琴老師方瑜(陳靜飾),並在遠志好友的生日會再遇方瑜並且醉酒「斷片」,卻沒料方瑜卻是極度痴纏。遠志雖然嘗試逃避,但是方瑜反而開始進入遠志的家庭當上門鋼琴教師,並與劉靖有傾有談,其三人關係才開始進入破裂邊緣。

《焚身》的劇情其實是典型的「偷食」驚慄情節,這類情節在外語中低成本電影相當常見。基本上,只要編、導、演有板有眼的話,要拍出一部有點驚慄、有點驚艷及有點質素的電影,本應不太困難。

可是,電影在劉偉恒執導與黃子桓編劇之下,片中的宣傳句語「一次意外,萬劫不復」卻精準地形容了電影的質量。

雖然《焚身》做不到預期的驚慄效果,不過電影的恥笑效果十足,當中被誇大的情節將令觀眾目不暇給,從方瑜在洗手間遇上幽閉恐懼開始已看到猶如思覺失調一樣。到後來遠志在醉走借宿一宵後再度送方瑜回家,方瑜仿如雛妓般一件不留,看起來相當費解。而其中一幕出現家居爆炸場面傢俱雜物不斷四散在街時,在樓下的遠志卻絲毫無損,未知是否在片中當的是變形俠醫類的醫生。電影還有仿如扮鬼的把鬼情節,又有被鎖可以忽然出到來的情節。不過更令人回味無窮的,要算是結局前的對白,其對白之不解程度,不下於《殺人犯》裡的譚真一。也許導演劉偉恒的家庭生活不錯,沒有「偷食」的經驗,拍起來似乎過於「離地」。

在演員表現方面,男主角鄭嘉穎本應是電影裡帶動這段孽緣及在三角關係間的重要角色,可是鄭嘉穎在演繹上卻相當呆滯。片中當他每每應付方瑜帶來的不安時,除了展視顯著的魚尾紋外,更只能擺出一款零層次的木訥表情,跟兩位女角之間的互動近乎零,也許他還以為是在繹不同感情的《G風暴》似的,「硬膠穎」之名果然浪不虛名。

至於飾演太太劉靖的朱晨麗,在全片的演出明顯技巧欠奉,前段的出場除了其咬字不清,不看字幕根本不知道她說甚麼外,而其煩厭的演繹仿如是呼喚觀眾提早離場,而後來得悉丈夫出現狀況時,演出則心不在焉,演出不堪入目。至於陳靜則是三位主角中表現更佳,演繹情痴演出盡力,只是電影似乎不斷只要求方瑜不斷賣弄身材及變成淫娃一樣,看起來令人感到只是不斷剝削演員。也許全片演繹較為「正常」的角色,就只有飾演兒子的黃嗣舜與飾演婆婆的羅蘭兩人。

《焚身》作為導演劉偉恒執導的第三部電影來說,也許是「一次意外」,可是水準卻是「萬劫不復」。片中希望營造的驚慄氣氛不成,可是恥笑情節卻是一浪接一浪,也許是製作上為求效果不顧後果的結果。至於演員方面,鄭嘉穎的演出木訥呆滯,朱晨麗連基本咬字也未達標,只有陳靜不斷仍要去賣弄身材。看來《焚身》這個片名,也許用以來容觀眾入場受難的感受更為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