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戲、鏟戲、片戲

《女人街,再見了》:「幾難捱都好,一定要開心」

不經不覺,人稱「智叔」的廖啟智已經離開了我們四個月多,但是他主演的遺作仍有在大銀幕上映的機會。當中關永忠執導的《女人街,再見了》先行上映,當中全片以位於俗稱「女人街」的通菜街為主題,再配合不同的演員參演其中。

《女人街,再見了》的故事,從非法居留兒童小東(梁珈榕飾)開始,他自小便被遺棄,並被賣衣服的「衫佬」(廖啟智飾)收留並相依為命。為求掩人耳目,他每天假裝穿校服上學,同時因常說大話被其他店主得悉。然而在女人街裡,正在有不同的事情發生,欠下巨債的朱叔(艾威飾)綁架女童(馬雪澄飾)勒索巨款,而火屎卻跟另一幫派交易時卻發現存放在貨倉的鑽巨不見,並且鎖定了手下子豪(吳卓羲飾)與營運運輸的「大力妹」珮怡(劉心悠飾)涉及其中。而小東在偶然到了貨倉卻認識欣欣,並帶到天台遊玩。而同時警方亦對於不法交易虎視眈眈。

《女人街,再見了》作為一部以旺角為題材的電影,可以看到大部分情節在旺角完成。雖然電影的成本不高,但至少在拍攝上算是用上實景為主。在這一點上,算是電影唯一可取之處。

然而在其他部分,電影的水平卻是不堪入目。

電影在劇本上,完全反映了編劇許嘉瑜在邏輯上猶如患上腦退化症一樣,先是將幾條看來沒甚麼關係的情節強行堆砌一起,然而繼而卻是在後半段因為不同原因跑來跑去。對於但求劇情的觀眾,相信要同時摒除合理性與完整性實在是相當難捱。當中一眾巧合的情節比起打疫苗抽豪宅的機率更低,當中部份對白甚至可以用智障來形容。例如一眾小朋友竟然會拿堆波子就可在鬧市捉螢火蟲,真的可以「捉蟲」。

電影出現尹光與朱咪咪的對白,當中尹光又示範如關人隱之類,惟觀眾失笑。而後半情節令人恥笑的情況更是目定口呆,從子豪與珮怡竟然重拾當年初戀,在明明被追殺之時,又可以有時間去互訴心聲。而小東的家仿如是無掩雞籠,各人可以自出自入。而當中更忽然出現自稱社工的社署人員,當中演出的樣板程度,比起某電視台的膠劇還要難看。不過,還不及電影最終的結局來得離奇,實在不太理解許嘉瑜的邏輯在哪。

談到演員的表現,電影在宣傳上一直以廖啟智的遺作為賣點之一,觀眾難免將焦點放在他的身上。可惜的是,廖啟智在片中飾演「衫佬」的表現,跟《算把啦,老豆》的祥貴一樣以極度浮誇的形式出現,當中凸眼的時間甚多,看來是否演出時沒有滴上眼藥水。至於吳卓羲的子豪,在片中其實沒有太多發揮空間,主要似乎是用作填充,而最後表露身份來得極為突兀。而艾威的綁匪表情欠奉,配上「波大沒腦」拍檔更顯得這類組合的合理性低。

小演員方面,梁珈榕在表情上的演出本是不差,可是全片在配音之下,配上來的對白卻來得相當奇怪,每每可以達到令人失笑的效果,倒是女童馬雪澄的角色較為自然。至於全片表現較佳的角色,要算是劉心悠飾演的珮怡,在片中算是盡力。

電影裡的另類亮點,則是來自八十年代「小虎隊」成員胡渭康與過氣歌手張立基飾演小混混,只是令人感到歲人不留人及洗盡鉛華之感。

《女人街,再見了》作為一部電影來說,算是配合題材安排在旺角拍攝,而且劉心悠的演出算是盡力。不過除此以外卻是一無是處。當中電影劇本不止堆砌,而且許嘉瑜的劇本邏輯欠奉,對白智障,而在關永忠的執導下,一眾演員不是配音突兀便是演出浮跨,後段恥笑不斷。電影的觀影過程,絕對可以用吳卓羲在片中對白「幾難捱都好,一定要開心」來形容。幸好此片不是廖啟智的最終遺作,不過只會令他死不冥目。

Previous

《自殺特攻》 最狂野血腥的「超英」電影,又名「占士根拯救隊」

Next

開畫市場:自殺特攻強勢奪冠

3 Comments

  1. 1

    这部片应该被中共的片商剪得七零八落,而且小演员的配音有重新配过(因为初次配音的台词被改了),相当垃圾.

    • Maggie

      早知看了你的影評先看啦,是近期本地製作最令人失望之作。只是,智叔也很努力演了。

  2. 子子

    你好,我是台灣的觀眾,因為已出差至小琉球沒辦法再看一次,想請教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影片開頭講述有關螢火蟲那段?先謝謝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