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戲、鏟戲、片戲

《我的印度男友》:水土不服,水準不足

相比起外語電影來說,香港電影一直缺乏以不同文化為主題的電影,當中的主因在於這類電影具相當的難度,稍有差池便會會相當難看。在香港四年的印度導演Sri Kishore,執導電影《我的印度男友》,嘗試在香港電引入玻里活元素,再配上其他在香港生活體驗。然而,如斯的實驗,效果卻未如人意。

《我的印度男友》的故事從無所事事的青年Krishna(成家宏飾)開始,早年跟爸爸(喬寶寶飾)從印度移民香港的他游手好閒,並且與自己的好友Kong(岑珈其飾)常常無所事事。在偶然的機會下,Krishna遇上了剛搬到附近的Jasmine(陳欣妍飾),亦惹來Krishna的遐想。Jasmine在媽媽半推半就下與男友Richard(張建聲飾)拍拖,惟經歷不愉快。Krishna不斷嘗試追求Jasmine,並不斷尋找機會。

導演Sri Kishore在香港四年,排舞出身的他以《我的印度男友》作為首部電影,觀乎整體似乎希望表達相當多的素材,先是將印度電影常見的「窮小子追富家女」的元素,再配上歌舞,然後又希望加入一些香港的印度人因為文化不同而造成的一些狀況與困局。在這一方面,也許導演似乎真的有心去表達。

可是,在效果上,卻跟導演預期有相當的距離。

電影的最大的問題,就是將玻里活的元素滲入香港的環境「囫圇吞棗」下,結果看起來相當尷尬。首四十五分鐘以近乎廢青的Krishna不停生事,然後遇上Krishna的「追求」方法猶如一名癡漢不停騷擾一名少女身上。當中在巴士上為Jasmin戴上腳腕,還令人感到仿如強行戴上腳鐐,完全令觀眾無法接受。繼而女主角的反應叫男主角追巴士,效果亦相當智障。如斯的「愛情故事」,已淪為日式「電車癡漢」的模式。

至於到了後段,劇本可以說是每況愈下,先是劇情沒有太多推算,對白又重重覆覆,然後劇情忽然跳躍過大,繼而出現韓式催淚情節。在上半場看到觀眾已感尷尬之下,下半場表現怎樣已沒讓觀眾上心。

至於表達文化差異方面,看起來亦相當突兀。當中一些情節的表達,完全是一種樣板模式,以此方法希望增加對文化了解失敗。而片中的歌舞,在舞蹈上以開場的一幕其實算是不錯,只是那首所謂的歌曲,則犯上了歌詞不合的常見港式歌舞電影常犯毛病,故此聽起來只予人感到「九唔搭八」。

談到演員,男主角Krishna在片中基本上只是令人生厭,尤其那種過份追求兼廢青模式,令觀眾看到相當不耐煩。女主角陳欣妍雖然樣貌不差,但神情生硬,全片看起來表情木訥,看起來更顯得貌合神離。另一男角張建聲的全片演出,則只是提供一款躁狂抑鬱的浮誇模式,看起來已感到過份用力。反而岑珈其那種懶洋洋演出,卻成為全片最佳演出。

在鏡頭運用方面,電影雖然屬於低成本製作,但是很多時出現不明所以搖鏡,看得觀眾辛苦之餘,同時反應電影在技術層面的嚴重不足。

《我的印度男友》作為Sri Kishore首部執導電影,在歌舞方面算是達到自己擅長之處,同時算是拍到自己希望表達的元素。只是將玻里活模式強行植入港產電影情景水土不服,而無論是劇本、演出以至技術層面均水準不足。結果整部電影對於香港觀眾而言,只是看得相當尷尬。

Previous

李駿碩《濁水漂流》累積突破四百萬

Next

《殘影空間》《狂舞派3》下月參展韓國富川

2 Comments

  1. 完全同意,故事流暢度不足,女主角大頭像mv硬放上去,最後死左再生程節表達沒安排。。。。

  2. Maggie

    最可觀是場群舞,其他乏善足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