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戲、鏟戲、片戲

《總是有愛在隔離》:成個電影業比你搞彎曬!

去年香港飽受疫情影響,也令到電影行業經營困難。香港演藝人協會聯合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發起,並且獲得十家電影公司支持拍攝一部以抗疫為主題的電影《總是有愛在隔離》,並且傾盡全港不同演員演出,希望可以為電影基解燃眉之急。當款項發放多時後,電影至今才與觀眾見面。

《總是有愛在隔離》先從一個名為「防疫行動」的機構捉拿三位肺炎患者開始,而三人的共同點均是曾經到過格尼酒店,繼而將格尼酒店圍封十四天,酒店內的職員、住客與顧客期間與外界隔絕。而當中被迫留在酒店內的,包括了快將結婚的豬豬(蘇麗珊飾)與未婚夫(陸永飾),不和的古惑仔(張繼聰與張智霖飾),還有專程趁太太不在到酒店欲尋開心的任因九(梁家輝飾)。酒店經理(陳家樂飾)盡力滿足顧客之餘,酒店老闆(許冠文飾)則嘗試找方法離開。

的確,去年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全球,各行各業也受到影響。電影行業想方法為基層人員自救絕對是好事。而各間電影公司也願意施予援手亦十分難得。其實,只要發揮創意,要在低成本下拍點合格的電影,本應不成問題。

可惜的是,《總是有愛在隔離》卻是提供一個極佳的反面教材。

《總是有愛在隔離》似乎是想複製九十年代為華東水災籌款義演的《豪門夜宴》,同樣也是星光熠熠。可惜的是,三十年後用上同樣的思維拍戲已經過時,而當日將抗疫包裝成為喜劇,卻沒想過疫情的影響較預期大,而且時間亦較預期長。結果整部九十五分鐘的電影,看得觀眾鴉雀無聲之際,中段更出現不少觀眾因為訥悶入睡的鼻鼾聲。

電影開首先以方力申在啟德郵輪碼頭逃避追捕,繼而仿如成龍上身示範動作,可是配上零表情加死魚眼神已看得觀眾先反白眼。繼而看到梁家輝飾演的任因九角色,配上曾志偉等人,明顯藉此消費昔日的角色。然後切入至蘇麗珊與陸永的一段,當中蘇麗珊的港女表情示範何謂醜態盡,而陸永則行行企企,相信大家也心中有數。而繼後大部分時間,則是為全港演藝人員提供參演紀錄,大部分都只是出了場便完成工作。如斯的電影質量,來代表香港抗疫,實在只令人感到眼冤。

電影雖然以抗疫為主題,但是片中的防疫情況,則叫人看得心寒。原本是需要封酒店隔離找出患者,但是在隔離的第二天,在陽光普照之下,竟然一眾住客在擠迫的泳池暢泳,而且全部也沒有戴上口罩。而另一邊箱,大量的顧客則在酒店享用自助餐。如斯的防疫態度,未知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醫生在觀看如斯情景時有何感想。

整部電影在極短時間內拍攝,大部分場景亦在一家酒店內完成。可是這並不代表演出上可以得過且過,而製作則濫於充數。一眾演員不明所以行行企企,然後又說一些不知怎樣的對白,在看似熱鬧的場景,所謂搞笑的情節,卻令觀眾連笑一下的臉部運動也笑不出來。反而卻提供了大量訥悶的空間,挑戰觀眾的精神狀態。而到了中段更因為無所事事,可令睡眠不足人士提供休眠的空間。一眾群戲雖然看起來跟某大台的綜藝節目模式相若,不過卻更為沒趣。看來一眾「一群熱愛香港的電影工作者」,成功地將他們的熱愛與快樂,建築在觀眾觀影的痛苦身上。

電影在不同層面也作出壯舉,當中全片只有十位出品人的名字,然後出現不同組別支持,最後就只出現一眾人員的名單,就連誰去演誰也懶得讓觀眾得悉。未知此舉是否想將電影整體近乎垃圾的質量,不想承認責任似的。

《總是有愛在隔離》在籌劃、製作與後期,明顯是一部不尊重觀眾的電影。電影以過時的思維,以為群星拱照就等同觀眾會購票入場。結果「一群熱愛香港的電影工作者」拍出來的成品,則是拖垮整個行業及令觀眾缺乏入場信心與意欲的典範。全片製作求其,演員表現大都近乎零,仿如一部自爽式提供工作紀錄的雜作。如斯的垃圾製作,卻花下十家電影公司逾三千萬元,還以在戲院上映叫觀眾購票入場,未知除了「獻世」兩字外,還有甚麼更為貼切用字。

Previous

考試季節

Next

高先電影院下月推出周一新片推介

3 Comments

  1. SON

    不知是否片商早已聞到浸爛味,電影一直延至4月底非節日檔期才上映,而且宣傳過於薄弱,宣傳位更只集中在張繼聰、張智霖身上,唔講都唔知有咁多演員參與。

    3000萬製作,換來咁既宣傳、咁爛既質素,首周末票房慘淡又肉酸
    如果3000萬純粹想幫行內人士有工開,咁唔需要刻意開套「抗疫電影」,正正經經拍套戲又有咩分別。

  2. SON

    咁武漢肺炎呢樣野係人都知架啦

  3. SON

    咁藍屍去左睇未?點解到而家票房都係得幾十萬
    定係你地咁鍾意貪小便宜,一定要免費飛先肯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