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戲、鏟戲、片戲

《濁水飄流》:平實反映香港無家族群

不少新晉導演都希望可以在社會發掘題材,讓觀眾可以關注低下階段。曾經執導《翠絲》的李駿碩,在新作《濁水飄流》以深水埗一帶無家露宿人士為題材,同時由不同資歷演員演出,希望可以將這類弱勢社群的現況投射到大銀幕上。

《濁水飄流》的故事,從刑滿出獄的何奇輝(吳鎮宇飾)回到深水埗通州街露宿開始,怎料首晚便遇到食環署與警方以洗地為由撿走他們路宿的物品。輝與其他無家者,包括當食肆清潔的陳妹(李麗珍飾)、因截肢要坐輪椅的蘭妹(寶珮如飾)、越南來港的老爺(謝君豪飾)與染有毒癮的勝哥(朱栢謙飾)等在社工何姑娘(蔡思韵飾)協助下,透過小額錢債審裁處要求賠償。眾人搬到深水埗另一處之時,卻各有故事。當中輝嘗試戒毒但卻出現腳腫,陳妹與蘭妹則等輪候公屋,老爺則希望可以跟自己的兒子重聚,同時一眾無家者也遇上了不善言辭的阿木(柯煒林飾)。一眾無家者在面對深水埗漸漸出現大量新私人樓宇的夾縫中,尋求自己的空間。

《濁水飄流》以低下階層人士為主題,入場開始看起來,難免讓人感點素材有點像黃慶勳執導的《麥路人》。相比起《麥路人》來說,身兼編劇的李駿碩在《濁水飄流》對於範疇的闊度與深度明顯較佳,而且對於故事的發展來得更為現實,當中一眾主角隨著劇情的發展都有著不同的向量。電影對於無家者有著不同的背景,而且絕大部分的人基本上幾乎是沒法子之下才選擇無家居住。與此同時,在無家者圈子裡,也同時看到有著不同的族群,例如來看南亞地區人士,以至是難民等,在片中都有觸及。而電影同時也展現到不同人物及面對事情的不同結果。與此同時,電影裡亦不忘對於社會的控訴。。

李駿碩在展現主題上節奏適中,讓觀眾可以察覺城市發展的對比。當中在場面與鏡頭的處理,也是片中的強項之處。當中電影裡對於城市裡的描繪,以至在適當的位置提供留白之處,提供觀眾不同反思之處。與此同時,電影也透過社工何姑娘的背景,也說明了要關顧社會,其實不分背景。

在演員表現方面,電影的重心放在吳鎮宇飾演的輝哥身上,吳鎮宇近年演繹一些不太正常的角色效果理想,是次演繹一名染有毒癮的角色,有神情與動作上都來得神似,而且同時亦展現對自己人生的遺憾與對於公義的堅持。而另一男角謝君豪在片中表現同樣出色,化了老粧的謝君豪演繹一名對兒子仍未能忘掉的角色,內歛的表情演繹老練,其心態給人感到心痛。相比之下,朱栢康的角色則採用了外露的方法,展現那種頽廢風味。而於曾於《散後》及《中英街1號》演出的柯煒林,在片中演繹的陳木角色也相當對版。

相比起男角而言,女角的重心似乎較為平板。當中蔡思韵飾演的社工演到那種年輕社工的情況,對於無家者盡力協助。李麗珍飾演的陳妹雖然佔戲不多,但仍演到洗盡鉛華的風味,而寶珮如飾演的蘭妹戲份雖然相當少,但是卻能表達到部分無家者心態。

《濁水飄流》作為導演李駿碩執導的第二部電影,比起前作有明顯的進步。當中在片中對於無家者描述雖然寫實,但是卻看到人文關懷的一面,並且提供適當的留白空間讓觀眾見証城市的發展的現象。片中的男角無論是吳鎮宇與謝君豪的演出都有相當的突破,而其他角色的演出來配合得宜,令到電影對於主題呈現完整。

Previous

《殺出個黃昏》:喜劇不忘關注社會,謝賢成功殺出黃昏

Next

電影節《濁水飄流》導演與演員答問

1 Comment

  1. Ben

    應該係朱栢康唔係朱栢謙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