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陳果的意象與隱喻的結合

2019年 3月 1日 講鏟新片    1個留言   

陳果在影壇已經廿多年,也執導過多部電影。雖然不同電影因為不同情況水準各有不同,而同一部電影也可以獲得截然不同的評價。不過陳果的最大特色,莫過於其獨立自主的性格。而這種精神從也首部執導但沒正式在港上映的《五個寂寞的心》一直延續,到現在的《三夫》亦然。

《三夫》的故事從廣西開始,任職地盤的四眼仔(陳湛文飾)到珠海尋歡點了來自廣西的女孩秀明(鄧月平飾),怎料在公安查牌時,才發現秀明來自香港被行政拘留,而四眼仔在朋友籌得罰款下回到香港,遇上了蜑家妹阿妹(曾美慧孜飾),阿妹雖然看似智障,但在區內因為性技出眾而有名,光顧者眾。四眼仔愛上阿妹,並要求船主阿二買走阿妹娶回當妻子,可是阿妹卻性慾強得跟鄰居搞出關係。其後更發現阿二之上還有阿大與一名阿大跟阿妹生的嬰兒。在三位「丈夫」心無法滿足阿妹的性慾下,最終只能讓阿妹再當重操故業,既可解決阿妹的性需要之餘,亦有穩定的收入。

《三夫》被稱屬《榴槤飄飄》與《香港有個荷里活》後的「妓女三部曲」最後一部曲。陳果也在片中暗喻著香港關係的情況,當中特別以載著三夫與阿妹的漁船看到港珠澳大橋的景致作結,相信大家可以自行作出解讀。電影裡差不多逾半的篇幅出現性愛的場面,而且有些場面甚至仿如日本AV的程度。當中阿妹在這個「無性不歡」的狀態根本是病態來。不過無論是老大、老二甚至是最終的老三也採用了同一個態度,與其無法醫好或成本極高,倒不如「善用」這個阿妹的特性來搾軌搾盡。如斯的狀態,到底是阿妹本身真的不爭氣,還是根本三夫們的殘忍?似乎各自有不同答案。

誠然,陳果仍是陳果,無論是鏡頭運用,意象場面以至是講故事方法等,也是隨心而行。如斯的方法同時也相當難以入口。不習慣甚至會因其大量而且零美感的性愛嚇走,不過這同時亦看到陳果那種我行我素的獨立方式。當近年來社會很多事情都被「和諧」與「河蟹」之時,無論你是否認同陳果的觀眾又或是陳果的手法,也應對於他那種堅持的手法予以肯定。

談到演員,全片的焦點莫過於女主角曾美慧孜身上。她為電影增肥而且演繹大量性愛場面,在鏡頭上看來不止搏盡,而且表現自然,沒有那種遮遮掩掩的狀態。而陳湛文的四眼仔,也算是演出到那種愛阿妹但最終卻無法解決其問題的無奈。值得注意的是,鄧月平在片中演繹從香港「北漂」的妓女,效果倒是不俗,同時也顯現了在今天香港社會「北漂」的另類現象。

《三夫》也許不是每位觀眾的茶,但是電影借著三夫與阿妹的經歷,對於香港的描述卻有著一套觸到兼無奈的見解。相比起早兩部合拍電影《謀殺似水流年》又或是《燦爛這一刻》,也明顯來得自在得多。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1個留言

  • 寓意:香港被共產黨強奸,從而不斷衰落,步向獨裁專制統治的死亡之路。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