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豪坊 Cinema City:設備完善卻毀於操作差勁?

2015年 6月 27日 講鏟專題    沒有留言   

CinemaCity4DX

(「講。鏟。片」按:本文由Daisy Maris Fung投稿提供,謹此鳴謝。)

筆者今天 ( 6月26日 ) 到朗豪坊 Cinema City 觀賞《賤熊2》,時為晚上8時20分於6號院,卻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令筆者對該院的管理有著深刻的疑問,作為該院會員,我更關心往後的服務質素,故希望借此文以作探討。


事源入場坐定後,發現有一對男女企在前兩行的走道上,而一女士和小女孩兩人坐在路口的位置。女士對那一對男女說:「我的座位在這裡,而我孩子的座位在另一端的前一行,買票時售票員說中間那個座位沒有賣出,我們可以入場後叫其他人和我們互換位置,可否幫忙把你們的位置住左移一個。」而他們回覆:「要我們移位沒有問題,但我們不肯定其他人是否願意移位。」由於同樣的對話經已重覆三次或以上,而該對男女某程度上也在阻礙其他人士入座,故票務員見狀即時到來了解事件。

那女士繼續重覆她的故事,並要求票務員幫忙詢問其他人是否能移動坐位,而票務員回覆願意協助後就走開了;其間女士亦有詢問在中間座位已入座的男觀眾是否願意移座,但換回的答覆是不願意。就在擾攘其間,坐在旁邊高數行兩座位的兩位男士 ( 6號院走道旁另一邊的座位是兩座位的排列,兩位男士應該是朋友關係 ) 揚聲問那女士是否願意換位。到最後終於成功解決事件。

原本只是很簡單的日常小事,卻暴露出不少問題:

1. 究竟是售票員真的低估了開畫第二天《賤熊2》的票房能力還是盲目地希望提升自己的銷售能力,認為星期五晚上8時20分的場次並不多觀眾,所以可以讓他們自行換位,還是有人沒有說真話?

2. 6號院放映時間在8時20分,而開始入場時間約在8時10分。以開場後沒有廣告只播放提醒關電話、不要盜錄的短片,相信《賤熊2》的檔次必定非常緊密。以如此緊迫的時間,為何票務員還有心力去為別人調動座位而不是讓買票的人為自己的選擇負上責任?又或者盡快為其他已購票的觀眾指路和安頓他們,而不是為不守規舉的人要求其他人遷就?

3. 對於那位不讓座的男士我個人意見認為他完全沒有錯。首先「全體往左移動一個座位」要牽動多少人?他不能負上這個責任當然亦沒有人能怪他。而且如我這種習慣在網上訂票的人,付出額外服務費就是希望安坐家中選擇最合適最舒服的觀影位置,如果院方真的如 1. 般建議觀眾在入位後要求別人換位,並如 2. 般願意配合,那麼要不取消訂票系統的指定席方式售票,改為「早入場早選位」,又或者索性取消網上訂票服務費好了,反正都是亂來的,不是嗎?

4. 如果不是那兩位男士願意「犧牲」分開坐,那女士不知要重覆她那如錄音帶般的內容到何年何日。而男女二人組又要阻礙多少人入座。下一次遇到相同事情,還會有這樣「抵得諗」的男士嗎?

5. 雖然不應「以人區分」,但我不得不談到這個問題:那對母女很明顯是契丹人(如果不明白甚麼是契丹人,請參看《寰雨膠事錄》的「欽定地名通告 https://plasticnews.wf/kitay )。假如 2. 的票務員因為他們是契丹人態度強悍甚至「亂來」就心慌意亂樣樣順從,那麼我以後還應該到CC觀影嗎?

我仍然深愛著熟悉如後花園般讓我自由縱橫的朗豪坊,看戲卻是另一回事:某程度上我可以用香薰去掩蓋和忍受鄰座的臭味,因為香港變態的夏天就算用了止汗劑或者都未能滅臭,當事人自己也不想的。然而愚昧的運作無理的配合繼而騷擾到他人,比起不受歡迎的味道更使人不愉快。

畢竟近數月自由雖然經已漸漸不行,但旺角仍然是契丹人的主要集散地,為免引起不快,就算CC全港獨有4DX影院也許我也應該放棄,因為,我心血少。

(最後想補充,IIB級的《賤熊2》雖然由家長陪同的兒童可以入場,但那麼多F、S和性愛粗口,對孩子真的好嗎?那位「媽媽」,第一步經做已錯了,不是嗎?)

投稿人:Daisy Maris Fung
網址:http://daisymarisfung.com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