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荒謬下的認真,杜汶澤的體會

2017年 10月 25日 講鏟新片    沒有留言   

近年來,不少演員均嘗試自編自導自演的情況。中國大陸便有吳京的《戰狼II》與李晨的《空天獵》大鬥打飛機之時,香港則有杜汶澤的《空手道》,以空手道談上了一個荒謬生活的故事。


《空手道》的故事從港日混血兒平川真理(鄧麗欣飾)的經歷作主導。爸爸平川彰(倉田保昭)飾從日本到港,從當大丸廚具部經理到全職用上自己千二呎灣仔家居變成空手道場。然而,真理自小卻討厭空手道,練至啡帶便放棄。長大後更因為跟有婦之夫家俊(柳俊江飾)拍拖而跟爸爸關係日差,最終彰離世時只有大師兄啞九(歐錦棠飾)跟著。當真理心想可繼承物業改成劏房出租並與胸大無腦的Peggy(陳靜飾)作伴時,卻發現業權卻落在當年因呆一味求打而被逐的弟子陳強(杜汶澤飾)身上。剛因救女學生入獄三年刑滿的陳強,對著大吵大鬧的真理,以空手道一擊倒地,並提供如果她能於空手道搏擊比賽打完不倒,便將業權還她,而真理亦因而奮鬥。

《空手道》雖然是其運動為電影為題,不過其款式有別於《激戰》那種激戰連場,也不像《嘩!英雄》那樣來得柴娃娃,電影的類型其實跟《柔道龍虎榜》又或是日本電影《100円的愛》的模式,比賽的場面不多,但是反而用其精神為主題。電影透過平川真理這個對自己身份有懷疑的日本人角色,從摒棄空手道,繼而在爸爸死後為著自己的前途再重新奮鬥起來,從這個角度看,好像很勵志。

不過整個勵志的背後,卻來得有點可悲兼荒謬。先是真理這個角色相信家俊專一,但是人家卻是有婦之夫仍搞婚外情,繼承遺產的目的只是希望改裝成每月可收六萬房租的劏房,但收入也不見豐厚。而她奮身搏命來打一場,目的竟然只是為了單位半個業權,感覺猶如香港人為供樓成為樓奴。而對決的擂台,竟然是一個仿如不知何處名不見傳的地方,連對手是誰也不知道。如斯的隨意人生,其實怎樣勝出也是可悲。

再次執導的杜汶澤,電影裡有著不少香港人的心態與影子。當中平川真理雖然是日本人,但是行為與利益關係卻極為「港女」。當中真理去應徵電台保安員時,卻說出「我要守護香港,守護香港人的聲音」的口號式字眼,明示程度明顯。電影雖然片長只有83分鐘,但是仍有著不少空鏡與長鏡,給予觀眾思考的味道。看來杜氏這回不用沿用喜劇的模式,反而卻要觀眾從主題去反思整個過程各人心態與意義。不過,如斯的篇幅與手法,難免讓不少期待劇情的觀眾,感覺完得太早。看來日後再次執導的話,可望將其內容更加豐富完整。

相比之下,《空手道》於技術層面效果相當理想。當中張蚊的美術,令其灣仔的單位既可成為道場,亦可看出平川真理的凌亂美感,而其他如酒吧以至拳賽場面亦相當配合。而其黑的運作,在譚運佳的攝影下,看來發揮當中的動、靜兩部份。而梁展綸的剪接,則令其場面節奏拿到合宜。與此同時,李端孄的音樂配份,亦同樣令電影效果生色不少。動作方面,《空手道》實際出賽情節不多,採用了較像格式的K1打鬥模式,看來亦有是對觀眾傳統印象的衝擊。

演員方面,鄧麗欣成了整部電影的最重要位置。過去擅演愛情片與喜劇的她,在《空手道》看出其動作場面的付出,同時亦顯示到那份對爸爸恨,當中的演出較過去明顯更見層次與深度,看來鄧麗欣近年嘗試不同類型電影,漸見成績。自編自導的杜汶澤,演繹陳強的一角,主要是要跟平川真相的角色作出對比,在出場不多下卻達到目的。倉田保昭在片裡同樣出場不算太多,但是卻顯現其空手道高手的風範。歐錦棠的啞九角色,造型上展現其歲月的滄桑,演出落力。至於陳靜的角色,則可以說是在一眾略為悲劇人物裡,最具喜感的一員。

整體而言,《空手道》作為杜汶澤自編、自導、自演之作,絕對可以「傾盡全力」來形容,希望藉著一個空手道主題的故事,說出一些荒謬。電影並沒採用動作為主的手法,反而藉著平川真理主角的奮鬥為題。在技術與風格層面均展現理想,當中尤以美術、剪接與配樂最為出色。電影同時也為鄧麗欣成功轉營,其他演員亦有所配合。倘若電影能後續再多一些篇幅,令劇本更為完整的話,相信其效果更佳。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