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節「禁片」《蛇與蠍》終見天日

2007年 6月 19日 講鏟影展    10個留言   

Picture

近兩年電影節都有個所謂的「鮮浪潮」短片比賽。雖然今年更分為學生組及公開組,但原來竟有電影未獲安排,像其他電影般在電影節期間放映。

那部作品,就是張育堅的《蛇與蠍》。而這作品幾經辛苦,終獲得首度公開播放機會。倘若在電影節曾看鮮浪潮的朋友,不妨也看看《蛇與蠍》,為整個系列的參賽作品,作一個公平的對待。

Picture

《蛇與蠍》送檢時被評為三級電影,結果沒安排放電影節放映,但竟在電影節發給傳媒的新聞資料中有此片的劇照及劇情簡介。箇中原因如何,大家值得深思。

其實今回播放,聽落有點奇怪,是「香港青年協會賽馬會葵芳青年空間」主辦,將於回歸前夕六月三十日晚上七點半於該區中心(地址:葵芳村葵正樓地下)播放。不過當大家想到電影播放並不易的時候,這類免費的播放會已算難得。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10個留言

  • 係好可惜的,看過了兩套被擯走的作品,兩者的共通點都是因為有粗口。但如果HKIFF因為粗口原因擯走這兩套作品,我絕對覺得是幼稚兼偽道德。可悲。

  • Tuss: 理由不言而喻,但相關準則卻十分奇怪。

    Tuss :
    係好可惜的,看過了兩套被擯走的作品,兩者的共通點都是因為有粗口。但如果HKIFF因為粗口原因擯走這兩套作品,我絕對覺得是幼稚兼偽道德。可悲。

  • 我個人覺得香港政府係想學人地”Project Greenlight”… 係比外國人睇嘅門面工夫。

  • 且看看其他粗口橫飛的西片, 就覺不公平之處

  • 大家好,我係《蛇與蠍》導演Terry‧

    首先,要多謝大家對本片情況的關注,並想借此機會多謝賽馬會葵芳青年空間是次放映《蛇與蠍》,對本人的確是很大鼓舞‧

    而我最想說的是,整件事最令我氣憤的,是香港電影節的黑箱作業,與藝發局的官僚與無能,令我覺得它們只想營造一個類似提拔後進的假像,好讓自己交差,而不是出於真心

    我又覺得現在香港已不再適合拍獨立片,因為而家獨立片都有了監控,與獨立片自由馳騁的精神已經背道而馳了,搞手盟塞唔在講,連出了身的獨立製片人都特別偽善扮嘢,真係可悲‧

  • Tuss :
    係好可惜的,看過了兩套被擯走的作品,兩者的共通點都是因為有粗口。但如果HKIFF因為粗口原因擯走這兩套作品,我絕對覺得是幼稚兼偽道德。可悲。

    好多電影都有粗口…

  • 歷蘇:聞說兩條被抽起的片,主評審有無睇過都唔知,而主評審也陣前易角,似乎門面也做得不夠。

    歷蘇 :
    我個人覺得香港政府係想學人地”Project Greenlight”… 係比外國人睇嘅門面工夫。

  • ryanlob: 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只是手法好不好看而已。

    ryanlob :
    且看看其他粗口橫飛的西片, 就覺不公平之處

  • Terry: 多謝現身說法。大家不妨細想香港電影環境種種問題,會否有人為成份?

    Terry :
    大家好,我係《蛇與蠍》導演Terry‧
    首先,要多謝大家對本片情況的關注,並想借此機會多謝賽馬會葵芳青年空間是次放映《蛇與蠍》,對本人的確是很大鼓舞‧
    而我最想說的是,整件事最令我氣憤的,是香港電影節的黑箱作業,與藝發局的官僚與無能,令我覺得它們只想營造一個類似提拔後進的假像,好讓自己交差,而不是出於真心
    我又覺得現在香港已不再適合拍獨立片,因為而家獨立片都有了監控,與獨立片自由馳騁的精神已經背道而馳了,搞手盟塞唔在講,連出了身的獨立製片人都特別偽善扮嘢,真係可悲‧

  • Jess: 也許,廣東話粗口特別忌諱吧!

    Jess :
    Tuss :係好可惜的,看過了兩套被擯走的作品,兩者的共通點都是因為有粗口。但如果HKIFF因為粗口原因擯走這兩套作品,我絕對覺得是幼稚兼偽道德。可悲。好多電影都有粗口…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