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鏟。片

講戲、鏟戲、片戲

Page 1255 of 1354

不是電影初哥:陳寶轅

Picture

近一兩年,有名演員在數部電影裡飾演奸角,雖然佔戲不多,可是卻十分搶戲。而該名演員,便是近年演過不少亞視劇集的陳寶轅。

正當大家以為他是影壇初哥之時,其實他早已在大銀幕作處女演出。
 

Picture

陳寶轅初登大銀幕,可以追溯至九零年的經典三級電影《三度誘惑》。然而,該片的男角焦點,也許落到飾演三級超人的李中寧身上,雖然近期影碟也將陳寶轅放在主演之列,可是封面卻不見他。

事隔十多年,陳寶轅於千禧年再於電影演出,便是在「講。鏟。片」曾介紹的喪屍電影《生化特警之喪屍任務》,可是論搶錢不及黎駿的大奸角及性感的陳瑋演出。其他作品還有鍾少雄執導的《刀手》、李兆基中大作品《圍村有嘢搞搞震》及陶大字有份演出的《致命性騷擾》。
Picture
近年的陳寶轅,演出以奸角為主,當中包括了零六年的《傷城》、去年的《雀聖3自摸三百番》及今年一月底上映的《黑勢力》。雖然青春不再,不過演奸角的味道卻算濃郁,走性格演員似乎還是可以。

不知,現時的陳寶轅在電影的形象能否再為他開拓電影事業?

本地傳媒怎報電影節?

Picture

對於宣傳公關來說,辦電影節要吸引本地傳媒是十分困難。其實主要原因是電影節對本地傳媒的態度與傳媒的不良風氣不無關係。對於明星林立的電影,傳媒當然爭相報導。不過,倘若沒有的話,又會怎樣呢?

三月廿七日晚,許鞍華執導的《天水圍的日與夜》的放映便是一個很好例子。
 

《天水圍的日與夜》是零五年HAF計劃之一,原為《天水圍》,當年更奪得HAF大獎。電影於三年後拍成約九十分鐘的高清作品。演員除了新人梁進龍及陳麗雲,主角便是鮑起靜,而陳玉蓮及高志森則有份客串。聽起來,整部電影,對於追星的傳媒來說,新聞價值不高。

結果,當晚的首映,出席傳媒亦不多。而今天見各大報章,僅得《蘋果日報》及《文匯報》有份報導。要找傳媒肯去報導,已經很難。

不過,要報導得正確,也許更難。
Picture
看見上圖《蘋果日報》的報導,還以為今年電影節的開幕電影是《天》片,而非《母親》或《蝴蝶》。由於當晚沒有提供「大圍新聞稿」,故此考起了傳媒的真章。而「高清首映禮」用辭亦十分奇怪。
Picture
相比之下,《文匯報》的報可算是十分準確,因為《天》片僅是推介項目「高清電影全接觸」開幕禮的選片,而且電影節本身的開幕選片。

當我們在希望電影節能善待傳媒之時,到底傳媒有沒有做好自己本份,不是單以明星來決定報導與否或有沒有能力獨立撰出一篇精確的稿件呢?看來不易了。

四月三日:七部電影,七國咁亂?

Picture

對於電影市場來說,沒重心的周次是最難預測票房。正當大家以為復活檔期重心不強之時,更亂的時刻卻快將來臨。

要談的,就是下周四的四月三日,雖然只是比起平常多了一天清明節假期,但至今已知道至少七部電影開畫。各自有著不同款式,票房實在難測。
 

牌面最具吸引力的,也許是有劉德華及洪金寶坐陣的李仁港作品《三國之見龍卸甲》,至少算是大製作。不過近半年來古裝題材已有同樣有劉德華演出的《投名狀》及剛上畫的《江山美人》,而七月又有相近題材的吳宇森《赤壁》,令到《三國》在票房上存在一定隱憂,而不少新聞如Maggie Q不來港宣傳亦帶來負面因素。

周潤發及楊紫瓊主演的《戰火逃城》也於同日開畫。雖然周潤發是不少香港影迷至愛,可是這部電影卻是英語電影描述在中國黃石的故事。電影海報及預告片給觀眾的感覺含糊,加上周潤發近年的西片,除了大片《加勒比海盜:魔盜王終極之戰》外,在港票房也不被看好,令《戰火逃城》的票房存在隱憂。

《福音戰士新劇場版:序》屬去年釜山國際電影節閉幕作,而且是整個系列的首部曲。電影特地於開畫前先售前賣券求一定收入。然而,動底原著能動員多少動漫迷走進戲院成了一定疑問。

愛情電影《愛情潛到寶》將奪寶原素加入愛情片中,可惜港版宣傳海報卻極其難看,還以為是一些過期甩色海報似的。至於演員吸引力不強,而片名也十分奇怪,還以為是當年張午郎執導的《潛龍奪寶》的變種,到底是甚麼款式?觀眾實在不明所以。

同一星期裡,高先發行竟推出兩部電影,當中包括電影節選片《一奏傾情》及以跳舞為題的《舞出真我2》。前者在電影節反應不俗,首場在文化中心場次反應不俗。至於後者,首集零六年十一月在港上映時票房僅為253萬,到底續集還可收多了,似乎也有疑問。

牌面最弱的,也許是新導演錢江漢的「倉底」作品《嚇死你》,電影演員僅得江若琳、李璨琛及阮民安。電影以低成本拍三個以鬼為題材的故事,並大賣《愛鬥大》江若琳。雖然電影成本低,可是彭順監製的《愛鬥大》可算是今年的逆市奇葩,到底其胞兄又能否創另一個奇蹟?在亂局之下,這部針對年輕人的電影,也許又不算是「炮灰」。

在這個亂局之下,大家又怎樣看?

情色電影之看圖估預告

Picture

常講舊片都是看著畫面給大家回憶。今天又來個新意思,就是在預告片抽取一些「經典」對白,讓大家憑畫面試試能否可以估到舊片的名字。

不過,大家玩的時候,不用蓋住雙眼,放心好了。
 

Picture
「情本便利」?請不要誤會,不是一本雜誌的名字。
Picture
男:不過我覺得呢個世界,真係無咩值得過過做愛。
Picture
女:如果一生人淨係愛過一個男人,會唔會更加奇怪呢?
Picture
男:要死的話,過馬路都可以俾車死啦!
Picture
女:上床唔代表拍拖嫁嘛。
Picture
「嫩亂的愛」,到底形容的,是否跟近月的淫照事件有關?
Picture
「色無疆界」,真的,聽起來「味道」十足。
Picture
電影裡男女胴體赤裸的比例,其實不低。
Picture
「天性無邪」,未知「天真旺」有幾認同呢?
Picture
女:你D男人成日話D女人除咗衫都一樣,但你D男人除左衫,咪又係一樣!說的時候,上圖的畫面便出現了。

到底這部情色味道十足的電影,是哪自哪部電影?

張智霖吳日言新作《當天使愛上希治閣》

當大家想起希治閣的時候,也許想的是著名的電影大師。可是《當天使愛上希治閣》卻是另一回事,因為它是一部剛開拍的港片。

Read More

《江山美人》遭入稟索償

Picture

正當《江山美人》在港票房未如理想,周二僅收34萬,累積僅達461萬之時,電影的製作公司之一的「電影人製作有限公司」(也即是大家熟悉的UFO公司)卻被另一公司入稟索償製作費118萬。
 

是次入稟原告為近年為電影如《情顛大聖》等電影作電腦特效的萬寬電腦藝術設計有限公司。入稟狀指UFO公司於去年七月聘用萬寬任《江山美人》的電腦製作,至是上畫至今仍未清還約118萬元製作費用。

電影行內有一種陋習,就是很喜歡將一些需付的款項如後期製作費或演員薪酬一味拖著不付。去年便出現古天樂拍畢《生日快樂》後未能收到片酬,而控告曾志偉有份的黑白映畫追討近四十萬的欠款。採取「拖字訣」也許跟電影公司周轉不靈有關,可是倘若每每要鬧上法庭才去處理的話,恐怕只會令香港電影公司的誠信跌進深淵。

到底電影公司何時才懂得這一套?

西片院線的「合縱」

Picture

今時今日各條院線可算是壁壘分明,談院線合作也許真的要看大片才做到,其實實際上是數個戲院集團的產物,不算是院線合作。

還看十多年前,這種合作關係多的是,且看「講。鏟。片」不少讀者是此範圍專家,特開文討論。
 

九十年代之初,西片院線的戲院不是以戲院系列排名,例如當年的泛亞線除了嘉禾經營的海城戲院外,還有旺角百老匯、UA金鐘、UA黃埔、UA沙田、巴黎倫敦紐約及荃灣百老匯。有些則是兩院成線,如新華與普慶2,甚至有大華和紐約兩家戲院獨立成線。結果,當暑期大片上畫時,每每出現多條院線聯映。

上圖所見,就是當年打破票房紀錄的《侏羅紀公園》當年的雜誌廣告,聲稱共有泛亞、大華、紐約及快樂四大院線獻映,不過泛亞院線戲院只有七間、當年新同樂及新港其實不屬快樂院線,該院線實際上只派四間戲院,而大華及紐約是一院一院線,即是合共上映戲院為十五間,比起前天票房頭六位的各片上映戲院數目還要少。然而,該片卻收六千多萬。

當年各院線戲院數目不多,故此合作機會不少,比起現在,也許是更靈活和多姿多采。

UA金鐘「易名」事件?

Picture

大家也許到過戲院看戲,可是對於戲院的英文名稱又可會留意?

正當大家想一家戲院由開業至結業時,大都不會改其中文名稱。可是卻有戲院曾暗地裡改過其英文名稱,大家又可會知道?

今天要介紹已易手的UA金鐘,便是一例。

Picture

當年位於金鐘道八十八號太古廣場內的UA金鐘,八九年開業時英文名為「UA Queenway」,四家戲院分別以英文字母A、B、C及D影院來稱呼。戲院於九八年曾進行內部裝修,而裝修後戲院重開雖然中文名稱UA金鐘不變,可是英文名稱卻已更改為「UA Pacific Place」。

是次更改,疑似是希望以英文更準確提供戲院位置,因為金鐘的港鐵(當年地鐵)站名英文是「Admiralty」,而「Queensway」指的則是金鐘廊,免得令人誤解而將英文換上太古廣場名字「Pacific Place」。而四家戲院則改稱為一至四院,直到結業。

這類英文戲院「易名」事件,其實還有一點例子,大家又想不想到?

電影節何以要選三級片來看?

Picture

觀眾選擇電影節的選片時,常常抱著不同的心態。有些但求看其他地區電影、有些看電影大師新作,亦有但求看明星的一族。不過,另有一些族群,他們卻專選三級電影來看。

到底,何解他們要選三級電影來看?
 

電影節選片,大都不會再在香港公映,看三級與否關係不大。不過,若電影會稍後於香港公映的話,觀看電影節的三級版本,或會有所不同。

箇中原因,就是送檢方面的尺度。由於電影節的電影,大都會由電影節方面安排送檢,並會標明送檢的電影要求的電影檢查僅供電影節播放,故此一般在送檢時,會較為寬鬆,因為考量過流通量不會太大。

然而,即使電影有片商購入發行,倘若送檢是由電影節安排的話,由於「電檢紙」僅限於電影節播放之用,故此在正場放映前,要再次送檢,到時考慮之處或許不同,因為部份三級電影的「踩界」鏡頭,即使在電影節過關,也有機會被要求刪剪。

因此,不少觀眾為求觀看「足本」,便在電影節先選三級電影了。不知各位今年看電影節,也是不是這樣選擇呢?

電影節稿件請不要把馮京作馬涼

Picture

國際電影節期間,有著大量首映及新聞發佈,新聞稿件幾乎是每趟大型採訪活動必備。香港國際電影節也不例外,近日主要活動都有提供發稿,用意其實不錯。

不過,發稿之餘,其實宣傳公司與電影節協會可曾考究其真確性?就以上圖展示的一段《圍。城》新聞稿為例,大家也看到問題所在麼?
 

問題之處,在於「蔣祖曼(電影節開幕電影《蝴蝶》女角之一)」用字。

雖然蔣祖曼曾演出過《蝴蝶》一片,而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開幕電影之一是《蝴蝶》,可是兩者所指的,是兩部不同的電影。
Picture
今年開幕電影《蝴蝶》是台灣電影,由張作驥執導,屬去年作品。至於蔣祖曼演出的《蝴蝶》,卻是由麥婉欣執導的電影,並沒有被選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播放,並早在零四年十二月公映。看來發文者已經將兩部《蝴蝶》混為一談了。
Picture
電影片名重覆情況不少,同片名不同戲的例子間中也會見到,故此不論是否電影節場合也好,在發稿前,理應先行查證一下。現在看到的,可算是發稿時沒有查證其資料而出來的結果,結果難免誤導了傳媒及觀眾。官方來源也錯之時,恐怕只會令傳媒以訛傳訛,後患無窮。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可曾想過這些稿件也會可以是陷阱重重麼?

Page 1255 of 1354

Powered by WordPress &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香港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