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講鏟現象"的文章

香港缺乏真正電影新聞?

2007年 10月 3日 講鏟現象    18個留言   

 

這個問題,也許歐十十兄會較我熟一點。不過,近期實在忙得緊要,很多留言都未及回應,唯有稍後再處理。

相信不少朋友都有養成每天閱報章的習慣,無論是真正的報章或是網上的報章也是一樣。可是,大家有沒有發現真正的電影新聞其實少之又少?

其實要講這個問題,可算是需要及供應兩方面的惡性循環。

今回要講的需要與供應,並不是讀者與編輯,而是電影公司與報章之間。

近年香港的新聞已變質得緊要,非有娛樂/愚樂性質者,編輯和記者連看連寫也沒有興趣。至於電影公司,原來也怕香港的記者亂寫一通,恐怕將電影的宣傳淪為反宣傳,影響電影開畫時的成績。

其實這個情況,現在已變成既定的事實。各位真的要抓真正的資訊的話,恐怕真的要自行在互聯網上發掘一下好了。

本地獨立製作的前途

2007年 10月 1日 講鏟現象    12個留言   

很多人說,香港的獨立製作經營困難,其實的確是鐵一般的事實。畢竟,能像黃精甫那般被重用的導演絕無僅有,而黃精甫的作品在觀眾眼中的眼冤程度亦是數一數二。

獨立電影的發行渠道不多,倘若拿進一般商業電影播放的話,根本跟自殺毫無分別。然而,要拿著一些播放藝術電影的戲院的話,門路亦變得困難。

十多年前,選擇可以是新華普慶、影藝、大華戲院、電影中心、藝術中心等,然而現在只剩下後兩者。不要說票房成績,即使能夠順利上映,已經是難得機會。

不過,上映又如何?在香港一般來說,也只是一個循環的完結,然後又懊惱著下一部獨立製作。也許唯一的出路,就是拿著自己的創作去報影展,投石問路,博有電影節可以賞識你的作品。

對於獨立電影製作人來說,那條路可撐得多久?

《戰‧鼓》貴賓券的啟示

2007年 9月 30日 講鏟現象    2個留言   

Picture 

很多電影在上映前都會提供「換票証」或「貴賓券」,當然很多人也許會問那些貴賓券的來源及其作用。不過今天不談這個,因為貴賓券本身其實可以看到行業內不少運作情況。大家細看《戰.鼓》的貴賓券,其實亦有啟示。

先看這張「貴賓券」,標明只適用於十月十一日至十七日,很明顯地是為首周票房起了一定作用。然而,這點在日前談及《戲王之王》時,已經講過。

接著,戲票雖「隨時通用」,但是有四家戲院除外,分別係UA皇室Palace、UA太古城Director’s Club、UA Megabox Cineluxe及IMAX Theatre。四家戲院票價較貴,恐怕是成本問題,雖然大家都不太預期該片會在IMAX影院放映吧!

不過細心一看,其實電影是由「嘉禾」發行,在圖案部份的右下角便有嘉禾的標誌。倘若是真的話,會否意味著《C+偵探》只得兩星期影期,院線於十月十一日換上《戰.鼓》?大可大可以拭目以待了。

《鐵三角》內地「偷步」上畫?

2007年 9月 29日 講鏟現象    20個留言   

Picture

杜琪峰的製作近年都給人一種「偷偷摸摸」的感覺,由開鏡、拍攝到上映等,對於香港觀眾來說都難以捉模。近期的例子,就是他跟徐克及林嶺東合演的《鐵三角》。正當香港的映期已由八月押至十一月的時候,內地的映期卻要「神秘」地於內地國慶檔期開畫!

《鐵三角》的首映日前已於北京舉行,據悉內地「偷步」上映的原因是希望不會錯失國慶黃金周的重要檔期,並表示會做好「防盜錄」。

雖然杜琪峰於香港發跡,拍的亦聲稱是香港電影,可是他近年卻沒有將香港市場放在眼內。不少電影在香港的映期,不是與其他電影首映相距較遠,便是映期較遲。《鐵三角》可算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令人費解的是,正是十月中與十一月的檔期相距不遠之時,卻不選擇同時提早香港映期。

當然,《鐵三角》提早內地播,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因為《色,戒》未在九月底上映時,希望藉此填補內地國慶黃金周華語片的空隙。不過,對於香港觀眾來說,也許對杜氏「厚此薄彼」的方法有所微言。

《鐵三角》到底公映版本如何?「講。鏟。片」預計於十月中跟大家談談。

《色,戒》盜錄攻防戰

2007年 9月 26日 講鏟現象    12個留言   

Picture

安樂發行對於《色,戒》可謂嚴陣以待,不單大規模宣傳,更在百老匯院線派駐重兵來防盜錄,到底實際情況是怎樣?成效如何?

不如就拿昨晚在某百老匯院線旗下戲院的一場九點場《色,戒》來看看吧!

Picture

 該院線在事前的準備,除了在戲院票房購票時獲得如上圖的影印告示外,還在戲院的網頁有圖像通告。更有趣的是,在該戲院的電視屏幕中,竟然其中一格出現反盜錄字眼!

Picture

入場搜查方面,主要是戲院職員搜查一下袋內的物件。倘若帶有手機或是手提電腦的話,全部均需要暫存於戲院內,而戲院亦準備了大膠箱。至於一般的手提袋,大都是打開搜查便能過關。然而,雖然手提電腦在告示上只要求關掉,但入場時卻仍需託管。

Picture

手提電話呢?其實沒有特別查核。倘若你真的將手機放在不起眼地方,恐怕也看不出來。入場的速度雖然稍為減慢,但該戲院亦有三名人手,故此沒有出現太大「樽頸」的情況。

Picture

入場後,看見戲院果然「駐紮重兵」。在戲院的後方有一名職員。至於前方則左右角各長駐一位,其中一位,更是在一度像攝記便用的梯,相信是方便監察戲院座位較高的觀眾。

當觀眾進場得七七八八之時,職員便拿著MP3機駁上擴音器播出防盜錄聲帶。這款聲帶是重新錄製。唯一相同的,只是粵語和英語仍然說得差勁。

開場時,除原班人馬外,還多加兩位職員再環看情況。播放期間,每隔數分鐘便有職員駐守。然而,場中所見卻有沒有關掉手機的觀眾曾三次開著手機回覆短信。頭兩次沒被職員發現。到了第三次,則被職員立時阻止。整體來說,負責監察的職員尚算盡責。

Picture

然而,整個「反盜錄」的行動,又要搜袋又要關手機,除了戲院觀眾覺得煩外,原來職員也拿來開玩笑。在沒有觀眾入場時,一眾職員拿著「關手機」大開玩笑,。

動畫電影的香港市場

2007年 9月 22日 講鏟現象    6個留言   

香港出產的動畫為數不多,印象中的除了今年暑期的《魔法小葫蘆》、徐克監製的小倩外,還是記者現在貴為夫婦謝霆峰與張柏芝合演的邱禮濤劣作《老夫子2001》及商業得緊要的《麥兜》系列。然而,動畫電影在香港仍有市場,因為有荷里活和日本的動畫。

香港的動畫市場,由於受到東、西兩方影響,故此在檔次上有不同型格。但是,香港港產又是否有條件發展?

講電腦效果,先濤要給大家說他們可以。至於市場,其實本地漫畫一向都有不少讀者。雖然整體漫畫市場不及八十年代般旺盛,不過本地漫畫仍然不死。

其實本地漫畫不少,而部份「經典」如《龍虎門》、《風雲》、《中華英雄》等都拍成電影,何以不能有動畫版?

說穿了,就是不具整體成本效益。

開拍一部動畫片,籌備經年,找專業的做畫成本不菲。而且,這種拍法不太見得市場很大。以打小朋友以至成人的《麥兜》系列的成功,只因商品化而已,而這種狀態卻未在主流漫畫市場出現。

相對之下,改篇漫畫的成本效益更高。

試想想,有真人,有演員,找投資者不難,而且又可以利用藝人的星味吸引觀眾。行內各部門又因此多了就業機會,何樂而不為?

香港近年雖大談創意工業,不過卻不等於付出與成效成正比。倘若真的希望港產動畫的話,漫畫界與電影界還是要多加把勁。

香港電影工作者的就業機會

2007年 9月 20日 講鏟現象    8個留言   

Picture
今年的香港影市,可以說十分難去形容景象。香港上映的電影看似增加,不過不少也是於內地拍攝,能爭到拍攝機會的,恐怕集中於導演及演員。電影的幕後人員,仍然不易找回本地電影的製作工作。

然而,這班幕後人員,卻有另一門出路,就是協助荷里活電影在港的拍攝。

Picture 

最近期的例子,要算是華納兄弟製作公司的新一集蝙蝠俠電影《The Dark Knight》。該片由今年三月開拍,預計明年七月暑期檔期公映。電影預計於十一月來港,拍攝期將為九天,預計會帶來二百個就業機會。電影公司仍未交代詳情,不過據悉會在中環中心一段皇后大道中及閣麟街與擺花街一段半山街人自動電梯拍攝。

據行內人士表示,近期有不少類型的海外製作,包括電視劇和電影等,為不少幕後人員帶來就業機會。當中以韓劇較多,不過每每傳媒一是不報導,一是報導緋聞而已。

不過,本地幕後人員做回本地電影製作,似乎仍不容易。

旺角百老匯又裝修?

2007年 9月 19日 講鏟現象    2個留言   

Picture 

當大家近日行經旺角百老匯戲院時,有沒有發現在售票處對面的另一方又來裝修?

圖中所見,在電影海報展示的一方,已搭上棚架,而冷氣糟對上則蓋上了帆布。而受到工程影響,大家留意那幀《1408》的掛畫,也因受到棚架位置影響而向左傾斜。

Picture 

由於戲院的大堂較為狹窄,平日倘若電影入座率較佳的話,戲院大堂已迫得水洩不通。倘若還進行工程的話,便會更加危險。暫時仍未清楚是次工程的目的及預計完成日期。而且,旺角百老匯戲院大堂裝修密度十分頻密,上回裝修只是零六年十月,至今約只有一年時間。當時裝修情況更為惡劣,封去戲院通道約三份之一位置。

其實旺角百老匯自營運多年以來,一直出現大堂設計嚴重先天不足。戲院方面雖然經過多次裝修,似乎無助改善環境。

《出埃及記》宣傳策略弄巧反拙

2007年 9月 18日 講鏟現象    22個留言   

Picture 

由彭浩翔執導的《出埃及記》,雖然上映不足一星期,但是觀眾對於該片的評論,大部是十分負面,情況比起上周上映的《地獄第19層》更甚。

平心而論,《出》片的質素未必較《地》片為差,而劣評更多,正正是宣傳策略錯誤計算的後果。

電影最錯的地方是:將一部電影和導演捧得太高了。

《出埃及記》自宣傳開始,便是先在紅隊口張貼宣傳數天,跟著是挾著沒有公信力可言的金紫荊獎十項提名。不過提名是好事,只可惜那個獎項問題多,本來的嘉許只若來利益輸送的口實。

電影繼而獲得多倫多和釜山國際電影節的垂青,令觀眾的期望高不可擧。

期望愈大,當然失望愈大。電影和宣傳公司在策略上似乎是「玩大了」。結果觀眾抱高期望入場,失望而回,「藝術」與「偽術」之說四起。

其實也許彭氏與宣傳公司很懂市場策略,看準觀眾心理而準備宣傳。不過,這種「過橋」的方法只能起一時之作用,情況就有如春藥一樣。也許《出》片的票房早段不差,不過相信稍後就像春藥過後,即時陽萎。

不過更重要的是,令電影品牌的信譽蒙污,恐怕彭氏下部作品的票房毒味不輕。然而,彭氏不愁工作機會,因為他下部作品《破事兒》已開始籌備。

眼花撩亂的製作公司

2007年 9月 14日 講鏟現象    20個留言   

Picture 

香港電影製作,有時可算是十分有趣。有趣之處不限於其花邊新聞或電影本身。海報上印於底部的製作資訊有時亦十分有趣。

大家看看《色,戒》的海報下方,有沒有留意其「奇趣」之處?

沒錯!就是聯合出品竟來了一間「易先生電影製作有限公司」。對該片有留意的朋友,便知道易先生其實是《色,戒》裡梁朝偉演出角色的名字。而這家公司,其實明顯地只為該部電影來說。

類似的例子,其實在外地十分常見。其中一個常見的地區,便是日本。往往不少電影的製作公司,便是該電影為名的製作委員會。

不過,《色,戒》出品公司另一有趣之處,就是由「上海影視集團」出品,「海上影業有限公司」聯合出品,慶幸不是「上水居民居水上」上海版本。「上海影視」當然不難得悉,但「海上影業」又是甚麼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