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講鏟影展"的文章

「夏日國際電影節」好搞?

2007年 7月 24日 講鏟影展    14個留言   

近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除了每年一度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外,還於夏季舉辦了主題放映的活動,今年索性命名為「夏日國際電影節」。

其實相比起四月的主電影節,這個Summer IFF相比之下,其實較易處理。

相比起HKIFF,Summer IFF可算是一個以香港觀眾為中心的專題放映活動,故此無論在場地上或在時間上可以集中於工餘時間。而HKIFF就跟其他國際電影節的規格類型,除了播放電影之餘,還要應付大批來自海外的嘉賓及傳媒。

對於觀眾來說,Summer IFF容易掌握,要觀畢影片亦不太難,相比之下選片更迎合本地口味。間中還會有大片招倈,如去年的《死亡筆記》和《韓流怪嚇》便是成功之例。

不過,單搞Summer IFF並不成,因為想要真的有國際地位的話,HKIFF仍不可或缺。

參與外地國際電影節先決條件

2007年 7月 17日 講鏟影展    沒有留言   

Picture

雖然不少朋友每年都會花時間甚至請假參與香港國際電影節,不過其實大家有沒有想過嘗試「衝出香港」,嘗試到其他地區的國際電影節感受一下?

初次到外地的國際電影節,當然有很多問題需要考慮,例如機票、住宿、交通等當地因素,還要想方法購得門票。不過,其實最基本要考慮的,反而是自己的體能。

體能?難道而家看電影是做運動麼?

非也,不過當大家到過外地的電影節的話,不難發現外地的電影節無論是場次或是編排上隨時較香港國際電影節密集。一天同時間有超過二十部電影於不同場地可 看,而且同時間亦有其他相關活動,例如展覽、座談會、攤位等。真的全情投入的話,往往會穿梭不同場地,需要的耐力和體能可想言之。

對於觀眾也夠辛苦,不過對業內人士呢?當每天的放映完畢後,還有各類型不同款式的派對,邊傾邊飲,隨時第二朝起身頭暈暈。

不少業內人士經驗指出,他們於電影節期間都睡眠不足,倘若每天由朝睇到晚還去派對的話,連續三天已經不易,所以沒有足夠體能,是很易會「捱病」。

相信說到這裡,大家也想到為何業內人士不太希望電影節太長了。

電影節播放場地

2007年 7月 16日 講鏟影展    10個留言   

不同地區的電影節,均會因應自己的環境及資源而提供播放場地,場地一般都會是多款混合使用,大家又對這些場地有何評價?

基本上,電影節的播放場地,一般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以文化中心等政府設施場地。這些場地好處是租金相對較廉宜,而且座位較多,十分適合舉行大型播放。不過,這些場地由於不是為播放電影設計,觀影角度有時十分奇怪,坐得耐有時亦會感到辛苦。

第二類場地,就是使用播放電影的戲院。以往這類戲院有堂座和超等時,座位數目亦多。不過近年以迷你戲院為主,座位數目少,安排時或需使用較多家戲院播放。而由於戲院由商營為主,租金較文化中心昂貴。

最後一類,就是戶外播放,可以是收取票價或免費播放。這類場地亦可容納較多觀眾。不過,這類場地亦較易受天氣影響。

香港國際電影節曾混合使用這三類播放模式,不知大家又有何意見呢?

外地電影節何以不會太長?

2007年 7月 13日 講鏟影展    8個留言   

香港國際電影節今天起將十六天的映期延至廿三天。不過全球絕大部份電影節的運作模式卻跟香港截然不同。

也許有人問,為何電影節映期不會太長?

外地的電影節,一般映期只會有七至十天。而每天均以密集方式播放電影。例如一個以播放約三百部電影的電影節,便會安排同時有至少十五至二十個銀幕播放。相比之下,香港的播放場面一般不會多於十個。

其實過長的電影節,可算是對嘉賓、觀眾及電影節本身「三輸」的活動。時間一長,嘉賓留港開支增加,觀眾像「磨爛蓆」一樣,而電影節職員處於緊張時間加長,所以一般電影節都會重質不重量。

同時間,對記者來說,很多人都要走訪多個電影節,他們不願為一個非大型電影節投於太多資源。或許有人問,全情投入的觀眾又如何?真的投入去看電影節,他們自會請假觀看,映期在七至十天,請假又相對起較化算。

對於長長的電影節映期,大家又會否感到吃不消?

亞洲電影大賞何以趕頭趕命?

2007年 7月 7日 講鏟影展    4個留言   

還記得曾說過於三月舉行的亞洲電影大賞,整個製作過程由籌備以至整個頒獎禮趕在時間及資源嚴重不足下進行,能夠順利完成,總算是上上大吉。

不過,很多朋友也許會問,既然籌備時間不足,何以又要霸王硬上弓般照辦可也?原來背後也有一個故事。

近年亞洲各地區的電影節競爭激烈,當中釜山既成了亞洲地區重點電影節之一,其他地區自然會將釜山視為競爭目標之一,香港亦然。

江湖有傳香港國際電影節倘若不在今屆舉辦亞洲電影大賞的話,該有關活動也許會讓釜山國際電影節捷足先登。

同行如敵國,怎能將江山拱手讓給別人?(雖然江山也有可能是雞肋。)

然而,在甚麼也沒準備的情況下硬搞,雖然算是順利渡過,但也許一眾高層只會在慶功,沒有機會看到有多少人為這個好大喜功的活動捱足數個月。

亞洲地區電影節重點

2007年 6月 29日 講鏟影展    6個留言   

還記得日前於「講。鏟。片」曾問過大家亞洲最重要電影節的問題。正當大家想的是近年好似搞得好大兼有逾三十年歷史的香港國際電影節,或是今年剛好二十屆的東京國際電影節之時,怎料對外國電影雜誌如Variety或Screen International卻又有另一番答案。

他們的答案,就在上圖。

縱使不少人擔心去年開始舉行的羅馬影展會影響釜山國際電影節的發展,不過事實是,今年羅馬影展將影期改到十月底,與東京國際電影節碰個正著。

釜山國際電影節的歷史比香港或東京還要短,由九五年開始舉行,在不足十年間已超港趕日,無論是對嘉賓或觀眾來說,都是一個獨特的觀影經驗。

或許有人問韓國的重點電影節何不選在首爾,但當大家想想法國的康城或意大利的威尼斯影展也不在首都時,有何不可?

說起來大家不解的,就是以韓國一般國民的英語水平,何以令釜山電影節成為亞洲焦點?當年有人說是韓國近年勢頭好之故,但當年的電影節,卻在韓國影市低潮時開始,故此這個觀眾未必成立。

釜山電影節崛起,也許令多年在位的香港國際電影節高層最不是味兒。但坦白說,他們卻從不知道釜山電影節成功之處,不知大家又估不估到?

邱禮濤成為富川電影節專題導演

2007年 6月 22日 講鏟影展    6個留言   

Picture

下月中於韓國京畿道富川市的富川國際Fantastic電影節開佈入圍名單。香港導演邱禮濤繼香港國際電影節後,再次成為焦點 ,他與日本導演廣木隆一兩人成為今年的「Fantastic監督百瑞」。

今次專題中,邱禮濤共有五部作品入選。不過大家細心看看韓譯片名,也是十分有趣的:

專題選片如下:

《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 (The Untold Story, 1993)
팔선반점의 인육만두,大部份為漢字,指「八仙飯店之人肉饅頭」

《伊波拉病毒》 (Ebola Syndrome, 1996, 韓國首映)
에볼라 신드롬,以英文拼音直接拼

《黑白道》(On the Edge, 2006)
흑백도,漢字直譯韓讀

《性工作者十日談》(Whispers and Moans, 2007)
성공작자십일담,漢字直譯韓讀

《降頭》(Gong Tau, 2007)
중국식 흑마술,解作「中國式黑魔術」

看來邱禮濤專題有望被其他電影節陸續跟隨。不過今年港方參展富川的成績認真麻麻,除了邱禮濤的五片外,參展名單上僅得彭順執導的《妄想》一片。看來港片要打開電影節市場要下點功夫。

電影節「禁片」《蛇與蠍》終見天日

2007年 6月 19日 講鏟影展    10個留言   

Picture

近兩年電影節都有個所謂的「鮮浪潮」短片比賽。雖然今年更分為學生組及公開組,但原來竟有電影未獲安排,像其他電影般在電影節期間放映。

那部作品,就是張育堅的《蛇與蠍》。而這作品幾經辛苦,終獲得首度公開播放機會。倘若在電影節曾看鮮浪潮的朋友,不妨也看看《蛇與蠍》,為整個系列的參賽作品,作一個公平的對待。

Picture

《蛇與蠍》送檢時被評為三級電影,結果沒安排放電影節放映,但竟在電影節發給傳媒的新聞資料中有此片的劇照及劇情簡介。箇中原因如何,大家值得深思。

其實今回播放,聽落有點奇怪,是「香港青年協會賽馬會葵芳青年空間」主辦,將於回歸前夕六月三十日晚上七點半於該區中心(地址:葵芳村葵正樓地下)播放。不過當大家想到電影播放並不易的時候,這類免費的播放會已算難得。

亞洲地區電影節

2007年 6月 17日 講鏟影展    6個留言   

近年不知是否電影節能推動當地經濟及旅遊,因此不少地區都樂意舉辦不同種類大大小小的電影節。就以亞洲為例,除了香港外,其實三小龍如新加坡、南韓及台灣均有自己地區的電影節。當中南韓更有全州、光州、釜山及富川等國際電影節。至於中國上海、日本東京、泰國曼谷、菲律賓馬尼拉等,均有電影節。

不過,電影節也有分重要與否的類別。

重要的電影節,自然曝光率高。就以歐洲地區為例,法國康城及意大利威尼斯影展便是較為令人注目的電影節。不少人更爭相希望將其參展作品於影展播放。大家且看杜琪峰及王家衛近年苦心經營作品於康城播放就是其中一回事。

香港辦國際電影節可算是歷史悠久,也有超過三十年的經驗。不過近年各鄰近地區可謂競爭激烈。例如香港往往便會跟同期的新加坡電影節常有「爭片」的情況。

問題來了,在大家心目中,到底亞洲哪個地區的電影節最令大家期待去看,而大家又認為亞洲哪個國際電影節最重要呢?

亞洲電影大獎:做死自己

2007年 6月 14日 講鏟影展    14個留言   

Picture

不少朋友都覺得剛過去的香港國際電影節長無可長,不過被電影節方面傳得火得熱鬧的「亞洲電影大獎」,除了Rain的歌迷影迷外,真正關心者不多。

這個節目選擇在三色台的英文台及收費愚樂台播,收視不太高。而大家在熒幕上看到的,卻是一眾不是以英語為母語的嘉賓以不太靈光的英語強行做完整個節目。甚至出現拿著「貓紙」依照紙上發音的情況。

台上錯漏百出,原來背後亦不遑多樣。

傳聞雖然今年電影節搞了大量新增的節目,不過人手方面卻沒有因此而大幅度增加。而這個「亞洲電影大獎」的整個籌備時間,卻不足半年。

半年聽起來好似好耐,不過又要籌備、又要找評審、還有請嘉賓等,再加上交通膳食安排等。半年的時間,根本不夠用。而且,大家別忘記舉行活動前更是電影節準備的「衝刺期」,在這個情況下多搞活動來「資源增值」,效果跟自殺無異。

而事實上,即使是平時不會太忙的高層,今年亦為這個「盛事」瘋於奔命得緊要。當然,不太知道的,便是電影節董事會的最高層,因為他們看到的,就是「假大空」不假,又好似搞得幾好。有份出力的搞手,絕對是冒汗。

又到了問題時間了,既然搞得趕頭趕命,為何還要於今年搞「亞洲電影大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