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鮮浪潮不是爆光便是漆黑?

2009年 4月 2日 講鏟影展    4個留言   

Picture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及香港國際電影節合辦的鮮浪潮短片競賽雖然已辦了四年,可是這些參賽作品無論是在香港科學館演講廳或是香港藝術中心Agnes b影院,同樣出現不少作品爆光或是暗得不能看到影像的情況,直接影響觀眾對這作品的觀感。

難道參賽者真的沒打燈要導演漆黑一片呢?實情也許不是。
 

要了解這個情況,也許先從鮮浪潮參賽的情況說起。一般而言,參賽者拍攝可以用不同格式,而近年不少參賽者更使用高清拍攝。至於交件方面,則需分為兩個階段提供完成作品,第一階段提交完整作品的DVD樣本,第二階段則是提供放映使用的Betacam SP影帶。

Betacam雖然播放效果不及一般常見的35米厘菲林,可是亦算是在標清格式中最為理想及普及,理論上在播放上該沒太大問題。

實際的問題可以有兩個方面。其中一方的問題,就是交件時轉換成Betacam格式出現問題,不過這個情況僅屬個別事件。至於另一個問題,則是播放場地的放映器材出現問題,倘若播放器材的對比度不足的話,或會出現「爆光」又或「全黑」的狀態,播放效果使大受影響。

如斯的播放效果,對於參賽者及觀眾同樣也不公平。首先,參賽者看到自己拍出來的電影放播放時出現極大的落差,或因效果欠理想感到尷尬。觀眾方面,也無法看到電影本來應有的播放效果,對各參賽作品的真正畫質效果無法完全得悉,卻受到投射對比度低而影響觀感及評價。

鮮浪潮短片競賽其實已舉辦四年,可是這樣的情況卻繼續出現,有關方面到底可曾考慮過這樣對參賽者或觀眾造成的影響呢?但願來屆先行改善播放情況,不要再令鮮浪潮作品予人不是爆光便是漆黑好了。

告別二輪電影廉價早場

2009年 4月 2日 講鏟情報    6個留言   

Picture

曾經何時,不少戲院均會設有廉價早場,播放二輪電影。可是隨著近年戲院經營情況大為改變,傳統戲院陸續結業後,今年年初便僅餘觀塘銀都戲院播放廉價早場二輪電影。

可是,昨天「講。鏟。片」情報員到達銀都戲院之時,卻發現這道最後防線終告「失守」了。
 

Picture

上圖所見,便是昨天「講。鏟。片」特派員於觀塘銀都戲院所攝,昔日廉價早場與四點場並列的情況已不復再,戲院也只擺放該月的廉價四點場,早場在無聲無息下消失了,也不像豪華和寶石戲院於年初結束播放廉價早場時提供通告。

目前提供非首輪廉價早場的,僅餘佐敦專放映三級艷情電影的官涌戲院。而早場一般觀眾客源以附近的坊眾為主,相信失落於銀都戲院早場的朋友也不會因此而改去官涌戲院觀看三級片早場吧。

電影節解釋等於掩飾

2009年 4月 2日 講鏟專題    21個留言   

Picture

香港國際電影節於今年三月三十日晚播放《東邪西毒》終極版,結果令到整個播放遲了近四十五分鐘,可算是近年全球映展罕見,惹來在場觀眾不滿。「講。鏟。片」一眾特派員日前就此以上、下集兩篇報導實況。

在群情洶湧下,電影節方面於四月一日在其網頁發出「最新消息」致歉並解釋原因。可是,一切的解釋,也許卻是一個掩飾。
 

電影節方面的「最新消息」共設三段,當中第三段可算是最惹人非議的一段。

首先,電影節聲稱「當晚導演及演員均準時到場」。可是,大家若再查看電影節給傳媒的稿件,清楚顯示嘉賓進場時間為下午五時半,而儀式則在六時半舉行。那晚晚上七時仍未到達豈能不算遲到?難道香港國際電影節所指的時間不是香港時區麼?

Picture

其次,電影節聲稱「上台與觀眾見面。由於現場氣氛熱烈,司儀訪問演員心聲較預期中長,亦有不少嘉賓踴躍向張國榮致敬,引致影片放映有所延遲」。可是,四月一日的《蘋果日報》指香港國際電影節宣傳人員表示「遲了就刪減了導演同觀眾對話環節」,而在場觀看電影的人員亦報稱根本沒安排該個環節,因為已等到不耐煩。難道在文化中心外辦儀式,便當那些場內嘉賓算是「上台與觀眾見面」乎?還是時近清明,將一些不是人的東西也當作觀眾?

基本上,《東邪西毒》終極版的播放,已成了一隻大鑊。電影節雖然聲稱道歉,可是其聲明中卻是謊話連篇,到底這篇新聞公告的公信力何在?莫非沒有承擔這個大鑊的勇氣來?還是文章正值四月一日「愚人節」發出,便當觀眾就是愚人乎?

時近會考季節,「講。鏟。片」為加強大家的思維,除「奪命四式」外,再度給大家遊戲。大家認為對於電影節的解釋,可以用以下哪個詞語來形容呢?

指鹿為馬
文過飾非
習非成是
掩耳盜鈴
是非不分
愈描愈黑
捏造事實
埋沒良心
敷衍失責

邱禮濤執導「Laughing哥」電影

2009年 4月 2日 講鏟情報    29個留言   

Picture

圖片來源:TVB Blog

無線剛播畢的劇集《學警狙擊》,令從事演藝行業廿多年的謝天華從谷底反彈,除了令他於劇中角「Laughing哥」梁笑棠於徇眾要求下「起死回生」後,還令他將接拍以「Laughing哥」為題材的電影。

「Laughing哥」題材電影於昨天在謝天華接受《志雲飯局》訪問時曝光,電影將會是無線與邵氏的合作。據今天《蘋果日報》報導指出,該片將由邱禮濤執導,並於五月開拍,預計於八月暑假檔期上映。

演員組合方面,謝天華順理成章地飾演「Laughing哥」一角,至於其他參演者則以電影演員為主,橋段則跟《學警狙擊》劇集相連。

從電視劇集拍畢後再拍電影的例子在港不多,不過在日本卻十分流行,去年在港賣座電影《神探伽俐略》便屬於這個類型。謝天華最近期上映的電影已將近四年前的《凶男寡女》,今回也許算是他再重返影壇的機會。於《學》劇拍畢後即時開拍相關人物電影也許惹來多一點注意,可是最終電影成績如何還要觀乎劇本或演員表現才能判斷。

MP3機何以不能帶進戲院?

2009年 4月 1日 講鏟現象    21個留言   

Picture

一般而言,戲院均明表明不能帶攝錄器材進入戲院,可是近期卻有戲院,表明連手提電話甚至MP3機也不能帶進戲院,實在令人不明所以。

上圖所見,便是位於旺角新寶戲院的告示,請觀眾將MP3機、手提電話、攝影機和相機交給戲院職員登記及保管。

問題來了,不能攜帶攝錄器材是防止盜錄,可是何以連MP3機也不能攜帶入場?

根據香港政府提供的反盜錄的宣傳單張顯示,法例訂明攝錄器材不適用於只能拍攝靜止照片的相機。那麼,何以新寶戲院也要求將手機甚至是MP3機交給戲院職員?而且還說如有損壞該戲院恕不負責。如斯看來,他們又會拿著這些戲材來做甚麼?

有情報人員表示雖然該戲院有如斯的告示,可是入場觀看電影時依然不時有手提電話在響著,而職員亦沒有跟進,有關的告示形同虛設。既是如此,何不乾脆連告示也不貼呢?莫非新寶戲院就像某品牌洋服店宣傳一樣,「講一套,做一套」乎?

向張國榮致敬:《霸王別姬》

2009年 4月 1日 講鏟舊片    12個留言   

Picture

今天是藝人張國榮離開大家六周年的日子,「講。鏟。片」今年再次向張國榮致敬。去年選了較少人留意的《流星語》,今年則選了一部可算是他的代表作的作品。
 

要數張國榮的經典作品也許有很多,不過相信陳凱歌執導的《霸王別姬》必定榜上有名。有趣的是,其實最初該片屬意擁有京劇底子又具備國際市場價值的尊龍演出,不過最終談不上攏,而角色在再次選擇下,由張國榮獲得。

不過,張國榮以事實上證明了,他演的程蝶衣很傳神。那份台上與台下的感覺,那份雌雄莫辯的味道,為電影增添感覺。雖然陳凱歌其後再拍京劇題材,但是張國榮那份演繹,絕對難以找人代替。

當年《霸王別姬》在港成為黃百鳴旗下東方院線的頭炮,於九三年一月一日開畫,片長三小時沒加價的情況下,仍收過千萬票房,實在難得。而今年的張國榮電影回顧,《霸王別姬》也是選片之一,再次令人回味。

又來一片兩制?

2009年 3月 31日 講鏟發行    3個留言   

Picture

一部電影上映時,理論上該只有一個版本在票房出現,可是這個情況於三月卻不盡然。繼荷里活電影《保衛奇俠》同時推出II B刪前版本及三級原裝版本後。正在上映兼票房不俗的日本電影《禮儀師之奏鳴曲》也推出兩個版本來。
 

先來觀看UA院線訂票系統購票通的網站,標明《禮》片為日語對白、中文字幕,可是UA時代廣場及UA太古城中心卻又同時提供中、英文字幕。

Picture

再看看嘉禾院線的情況,清楚表明嘉禾港威播放的版本為中、英文字幕,至於嘉禾旺角播放的則只設中文字幕 。

Picture

最後看看百老匯的訂票網站,標示Palace IFC及百老匯電影中心播放中英文字幕版本,其他戲院則只設中文字幕。

其實《禮》片的兩個版本,分別只是一個只設中文字幕,而另一個則同時提供中、英文字幕。一向以來,發行商播放非英語的外語電影,大都會同時提供中、英文字幕版本,但間歇性也出現只提供中文字幕版本。可是同時提供不同字幕版本卻是首次。

從成本角度來看,其實這個做法未必節省金錢,相反由於兩個版本字幕不同,理論要再行付鈔送檢兩個版本來。另一方面,不韶中文的觀眾也會對哪間戲院才有英文字幕版本感到十分困惑。既是如此,何以立基與英皇要這樣做呢?

周末票房:《舞吧!昴》舞不了票房

2009年 3月 31日 講鏟市場    31個留言   

雖然本周日可算是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期間,不過整體票房似乎沒受到電影節的影響,周日全部收入跟平早兩周的情況相若。票房分佈方面亦算不均,首九位的電影周日均錄得十萬以上的數字,整體情況大體與周四相若。
 

雖然上周四有多部電影開畫,不過日本電影《禮儀師之奏鳴曲》愈戰愈勇,周日播放104場下,每均平均收入超過八千,也是唯一每場人次過百的電影。電影的口碑成了次周的票房動力,令電影於次周周日票房較上周高出接近兩成。《禮》在上映11日後累積578萬,相信電影短期將以七百萬為目標。

新開畫電影當中,《妖夜尋狼前傳之狼神誕生》於周日繼續揀用以量取勝的方法博取票房,雖然在32院共映了202場,可是每均平均收入不足二千七百元。《妖》片於周束票房爬升能力是十大票房電影中較弱的一部,或反映了電影在續集電影和首兩個爛尾的口碑中影響了部份潛在觀眾,目前電影累積193萬,但要達300萬似乎並不容易。

近期日本電影頻頻上映,當中由李志毅執導的《舞吧!昴》雖然獲得安樂發行的全力支持及在多個媒體上大力催谷,可是於23間放映137場下,每院平均仍未達二千八百元水平,累積四天達127萬。雖然按其走勢有望超越導演李志毅多年前另一日本電影《不夜城》的紀錄,可是觀乎成績僅屬一般。也許李氏近年在港推出的港片票房平平的原故,電影將其焦點沒放在港知名度底的女角及導演李志毅身上。然而,電影以香港觀眾較少接觸的芭蕾舞為題材,對於吸引觀眾作用不太奏效。

同期另一部上映的日本電影《開心直航》於票房表現上並不「開心」,周日於12院映75場下,每場平均跟《舞》片相若。電影雖然以《我的機械人女友》女主角綾瀨遙作賣點,可是發行試圖以「$30日場開心價」為賣點,不過觀乎周四與周五的情況,成效並不顯著,看來觀眾未必一定只看票價優惠而入場,目前《開心直般》累積約66萬,相信若要達二百萬票房落畫並不容易。

相比之下,兩部仍在上映電影《收錯愛情風》及《一百萬零一夜》票房還算是可以。當中次周上映的《收》片於周日映83場下每場平均竟達三千五百,每場平均僅次於《禮》片及《讀愛》,而《收》片目前累積344萬票房,看來要達五百萬票房仍未肯定。至於上映逾一個月的《一》片周日雖然仍有近四千五百入場人次,可是每均平均卻是票房十大之末,看來於32院映123場的《一》本周以量來獲較佳票房。目前《一》片累積達2,344萬, 可算是有所交代。

至於同樣以奧斯卡作賣點的《讀愛》,次周於12院映50場錄得逾60的每場人次。目前《讀愛》累積逾220萬,以其發行規模來說,也許算是有所交代。值得一提的是,於UA Megabox重映的《烈日當空》,周日放映六場卻僅收二千一百五十元,反觀UA朗豪坊於周末的午夜場仍逾千五,看來電影於UA Megabox重映不算是吸引到目標觀眾群,也許跟發行公司沒有提供主動宣傳而民間力量成效未如想像中理想不無關係。

本周周四將有港片《新宿事件》開畫,且看爾冬陞與成龍的合作又能否為港產電影打破近日的票房悶局。

電影節之遲到破紀錄真相(上)

2009年 3月 31日 講鏟專題    24個留言   

Picture

每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都幾乎一定出現活動失誤的情況,今年雖然沒有像去年開幕未播畢已催促嘉賓到酒會的失言情況,可是在開場時間延遲方面卻出現「大躍進」的情況,繼開幕電影《新宿事件》及《天水圍的夜與霧》出現開場延遲達三十分鐘後,昨晚於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播放的《東邪西毒》終極版,卻真的出現遲到「終極」的情況。

Picture 

電影《東邪西毒》終極版的原訂開場時間為昨晚七時十五分,此播放場次全院滿座,一眾觀眾早已就座,可是一直不知何以仍未開場,及至晚上七時三十分,才有電影節人員宣佈需要「延遲」開場,可是並沒解釋便匆匆離場。那時,觀眾報以掌聲,某程度上是表達對延遲開場的不滿。

到了七時四十分,那時掌聲並沒停止,不過開始有觀眾不停叫囂,要求「開場」,但是嘉賓席仍是空空如也。

Picture

到了晚上七時四十六分,電影節的工作人員終於再次站在台上,宣佈嘉賓到時,那時導演王家衛聯同一眾演員才入場就座。不過,觀眾報以的不是熱烈的掌聲,而是更熱烈的噓聲,不少觀眾更破口大罵,包括「遲到不尊重觀眾」、「你估我們來看你麼,我們來看哥哥(已故的張國榮電影)而已」等,台上的工作人員原欲希望按原定程序安排嘉賓們上台,可是看到觀眾的反應如斯「熱烈」,當堂即打退堂鼓。

結果,本應七時十五分開場的電影,到了晚上八時仍未關燈播放,遲了超過四十五分鐘。

Picture

未知是否遲得過份關係,到了完場約九時三十分之時,電影節藝術總監李焯桃先生突然現身台上,為是次延遲事件躬鞠道歉。可是那時很多觀眾均已紛紛離場,能看到這幕的觀眾不多。

對於張國榮的影迷來說,《東邪西毒》延遲播放對他們的影響很大,因為該晚「繼續張國榮歌影迷國際聯盟」於嘉禾港威戲院播放近年難得於戲院觀看的張國榮演出作品《金枝玉葉》,為數不少為看兩部張國榮電影朋友於九時半散場後幾乎趕不及觀看《金》片,時間上大失預算,難怪怨氣難消。

好了,到底何以出現遲到破紀錄的情況呢?「講。鏟。片」一眾情報及特派人員於場外場內所見,稍後就縱合匯報,也許為大家解開這個破紀錄的遲到之謎,敬請留意下篇好了。

影藝戲院明天「重光」

2009年 3月 31日 講鏟戲院    32個留言   

Picture

曾於影藝戲院結業當天到臨的朋友,可曾想起上圖的通告,一句「今宵惜別 有緣再會」,令在灣仔新鴻基中心經營多年的影藝戲院結業。

可是,在結業廿九個月後,影藝戲院真的會在九龍灣「有緣再會」。

昨天經濟日報刊登了一段獨家的消息,指位於九龍灣淘大商場的九龍灣百老匯於今天結業後,將轉由影藝戲院接出。有聞報章記者致電了影藝戲院負責人崔先生,証實了有關消息。

不過,其接手的方法卻十分奇怪,據該報章報導,影藝戲院於四月一日即時於九龍灣百老匯原址營業,而期間會有十多天過渡期為全部三個影院裝修,待完成裝修後才算正式重開,而過渡期間仍會上映百老匯院線的《妖夜尋狼前傳之狼神誕生》,最終則會沿用以往影藝的路線與風格排片。

當年位於灣仔北的影藝戲院曾有著風光的日子,可是到了後期排片上開始有點水準不再。在結業後兩年半期間,香港發行非主流的外語電影空間更形縮窄,影藝的重開對於追求主流電影以外選擇的觀眾當然是一件好事。不過,戲院位於九龍灣淘大商場,對於一眾於港島區工作的觀眾看來不太方便,影藝戲院重新開業能否於票房上維持營運,也許是現時必需先行解決的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