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博奧斯卡提名事件簿(上)

2007年 8月 25日 講鏟專題    18個留言   

Picture

正當陳可辛執導的《投名狀》受到片商要求,在九月尾前至少於內地播放至少一星期,以符合參選明天三年奧斯卡頒獎禮最佳外語片的資格時,傳媒曾引述兩年前陳可辛以用樣方法令《如果.愛》成為代表香港參賽的電影,然而,當年香港傳媒在此卻不太提及,只有東方日報的一則報導,令不少朋友毫不知情。

適逢周末,「講。鏟。片」就跟大家爆爆內情吧!

Picture

之前提及要符合奧斯卡參展要求,電影需於前一年的九月三十日,至少於代表地區連續公映至少七天。所謂公映,就是公開售票,還要有公開宣傳。當年《如果.愛》真的依足規定,九月二十四日開始播放,還連放七天,更於《東方日報》以一小格賣出該電影的廣告,絕對符合規定。

不過,電影才於零五年十二月八日盛大公映,又怎能於九月率先大規模播放呢?

電影公司深明此道,於是在符合規定之上扭盡六壬。首先,選來播放的戲院,就是位於UA太古城的Director’s Club播放,而該院座位只得十六個。而且,每天只安排播放一場,更是十點半的早場!即使播足七天,能觀常觀眾亦只要一百零八位。這種「暗渡陳倉」式播放,在平日播放根本不是為大眾而設!

不過,好景不常,播放數天後,《東方日報》便貼出有關新聞。雖然該戲院當年不設網上訂票,不過當致電UA太古城的Director’s Club時,對方卻聲稱還有戲票可供預訂,不過先要留下信用咭號碼登記過數,然後到票房領取戲票。結果,有極少數觀眾用了這種方法,購得門票!

奇怪的事來了,當日致電確認有票可售兼付款後,中午時份親臨UA太古城中心戲院,看到貼出的播放時間,《如果.愛》標明是全院滿座,但可以即時致電仍有門票發售?

當然,筆者也是幸運的一員,不過也寫不出此篇來。

「暗渡陳倉」式播放固然精采,但好戲還有後頭。到底正式觀看時又有甚麼事發生?下回再講!

陳可辛博奧斯卡提名「重施故技」

2007年 8月 24日 講鏟現象    16個留言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昨天多份報章都報導了相關的消息。大意是說,由陳可辛執導的《投名狀》,已計劃於今年十二月才正式開畫。不過片商卻急於將該片報名明年三月的奧斯卡,於是要導演陳可辛極速地完成電影後期,務求可於九月尾前一星期完成於內地放映,以獲得提名資格。

其實這則報導細心去看,大家便看到行業的多個範疇。

陳可辛這類「手段」並不是首次,零五年同樣以這種手法安放於香港播放《如果.愛》,以換取奧斯卡香港提名資格。今年只是再做一次,將地點放到內地。

奧斯卡的外語電影提名,要在九月三十日前放代表地區至少播放連續一星期,只是符合要求的條件之一。電影還有公映時還要求有刊登廣告及公開售票。

當年《如果.愛》事件未有深入報導,不過亦有觀眾突破「封鎖」,成功「率先看」。到底當時《如果.愛》方法又怎樣?有關情況稍後另文再談。

問題來了,何來急於報奧斯卡?原來《投名狀》屬意明年春季於美國發行,希望可以順道報完外語片又報其他獎項,順手宣傳。陳可辛表示自己未趕得切後期,卻要尊重投資者,結果「投鼠忌器」,照做可也。

所謂「牛唔飲水不按得牛頭低」,陳可辛的「妥協」,只是某程度說明他的野心,甚至慾望。事實上,自UFO後,成立Appaulse Pictures、找泰國導演彭氏兄弟、投資亞洲電影,累拍《擊情》監製等,到底目的何在,大家也心中有數。真的有心製作完美作品,就不會妥協地拿個半製成品「參展」。

其實這類做法,跟王晶的電影擺明計算只供應八十甚至七十分水準無分別。只不過,層次或手段上不同而已。說到底,電影還是一個商業行為多於藝術活動。

「香港亞洲電影節」有心有力

2007年 8月 24日 講鏟影展    4個留言   

Picture 

由本地獨立發行公司「影意志」及安樂發行旗下的「百老匯電影中心」合辦的「香港亞洲電影節」(HKAFF),今年已經是第四屆,將於九月廿三至十月十日舉行。首批公佈電影名單以影展作品作主打,包括應屆康城影后全度妍作品《密陽》、威尼斯作品《大陽照常升起》、《色‧戒》等。

相比起「香港國際電影節」或「夏日國際電影節」受政府資助,「香港亞洲電影節」是商業營運為主,由發行公司主導。前身為「南韓電影節」的「香港亞洲電影節」,在短短數年間建立的品牌形象不俗,甚至有指比起「香港國際電影節」為佳。

「香港亞洲電影節」規模不算大,只於三、兩間戲院舉行,不過卻勝在能在選片質素及觀眾票房之間取得合適的平衡,令播放電影上座率極高,電影節封了蝕本之門,自然令籌辦者可以繼續舉行,廣邀嘉賓。

觀其選片,「香港亞洲電影節」近年也可選到近至威尼斯甚至釜山影展的電影來港播放,某程度上跟商業發行公司與各地片商關係良好不無關係。不過這些關係,是發行公司花多年時間建立的成果。

問題又來了,「香港國際電影節」也建立多年關係,但何以沒有同等待遇?也許有人說跟發行公司可買片作商業發行有關。不過,買片發行所費不菲,電影節絕不可能每片也這樣做。電影節要員與其他公司的關係亦同樣重要。

可以說的是,「百老匯電影中心」在舉辦這類專題十分上用心。至於「香港亞洲電影節」的品牌,從外地有發行商捨「夏日國際電影節」而取「香港亞洲電影節」,可見一斑。

電影排陣信心指數

2007年 8月 24日 講鏟發行    16個留言   

Picture

 一部電影的開畫情況,關於多個因素。電影宣傳的優劣固然對入場意慾構成影響,不過電影的首周排陣卻反映了院商對電影的另一指標。

院商排陣,往往需要在沒有往績的情況之下,量度觀眾口味以排出戲院首日應安排在哪家戲院或多少場次播放。固然,院線與發行商之間的關係會有所影響。不過,在一般情況下,也會給予整間映院於開畫日播放電影。

然而,這個情況,卻不適用於近期一部華語電影,就是《天堂口》。

《天堂口》雖有吳宇森及張家振監製作賣點,並有劉燁、吳彥祖及楊祐寧等中、港、台群星拱照,可是百老匯院旗下多間戲院在開幕首周,竟然出奇地沒給與《天堂口》一整間戲院播放,而是每天只播四場,再將餘下場次拆給其他電影。

這個情況,對於一部正常的開畫電影來說,並不尋常。

排片其實反映出院商對電影的信心,間接地影響了觀眾感覺。試想一下,當大家看到某片只排三場時,大家不其然問何以首周已如此「淪落」,會否跟其影片質素有關。結果,得出來的是觀眾對《天堂口》產生負面感覺,更加不敢去看。

事實證明,《天堂口》開畫日雖在廿家戲院播放,但票房卻只得十三萬。院商及觀眾齊齊為電影投下不信任票。

《出埃及記》重拾單立文

2007年 8月 23日 講鏟演員    28個留言   

 Picture

彭浩翔執導新片《出埃及記》,近期多得金荊紫獎十項提名贏盡人氣。不過,當大家細心去閱讀海報下方的演員名單時,有沒有發現一個久違了的名字?

沒錯,就是單立文!

 以三人組合「Blue Jeans」(中文是藍戰士)身份踏足藝能界的單立文,八八年拍過電影《霸王女福星》,亦跟當年仍叫做王靖雯的王菲合演三色台劇集《千歲情人》,結果該劇淪為深宵播放。

九十年代中期,當年三級艷情電影盛行,單立文的身材正是三級片商垂青的對象,拍過李翰祥的《金瓶風月》、林義雄的《素女經之挑情寶鑑》、還有永高院線拿來作九三年聖誕鉅獻的《聖女的慾望》,當年合演的還有王祖賢、陳穎芝同以估三圍熱線起家的宣彤!

Picture

上圖的作品,就是取自九四年的《終極獵殺》,當年還有徐若瑄演出。

過去十年,單立文在港片幾乎絕跡,拍過的作品就只有零一年與張文慈及呂頌賢合演的《殺出個未來》及零三年的一休映畫創業作《婚前殺行為》,還有的便是中大電影的《遠走高飛》。

大家不妨猜猜,今回單立文又會演甚麼?

電影宣傳之向左讀定向右讀?

2007年 8月 23日 講鏟宣傳    49個留言   

Picture 

由李安執導的電影《色‧戒》,已排於九月廿六在港開畫。近日已推出第二款宣傳海報,而梁朝偉曾次出現。

不過,這幀海報,大家看不看得出問題麽?

看不出?不用緊,我們先試看看,大家試找方法讀以下字詞:

「戒 色」

是「色戒」還是「戒色」?看過片名,相信知是右至左讀成「色戒」。

再來一個:

「九月廿六日.破戒」

是「九月廿六日.破戒」還是「戒破.日六廿月九」?相信大家都會認為是「九月廿六日.破戒」,由左至右閱讀。

好了,現在又怎樣?

「戒 色
 九月廿六日.破戒」

英文字左至右排列,底下的一行又是左至右讀,何以片名卻要掉轉來?真的片名要向左就是要右向左讀?

電影公司在推出宣傳品時,似乎沒有看過其邏輯,現在的宣傳品,很易被人誤以為片名是「戒色」,結果只令一部份觀眾卻步。

《天堂口》:錯在吳宇森的框架

2007年 8月 23日 講鏟新片    6個留言   

 Picture

因拍攝周杰倫音樂短片《雙刀》而受到吳宇森及張家振力捧的陳奕利,首部作品《天堂口》被喻為是有著強烈的《喋血街頭》影子。不過,無論有沒有與吳氏的作品相比,電影為一眾抱著高期望的觀眾,絕對敗興而回。

《天堂口》的故事,簡單而言就是一個在漁村的三個小伙子走到三十年代的上海後性格改變而導致反目成仇的故事。電影以吳彥祖的阿峰、楊

張家振監製電影鑊氣重?

2007年 8月 22日 講鏟專題    20個留言   

 

《天堂口》上映在即,除了導演陳奕利外,賣點之一就是監製吳宇森及張家振。吳宇森的大名相信大部份香港觀眾都識,不過張家振又是怎樣?

其實張家振可算是近年不少香港導演到荷里活發展的幕後協助人,自九三年由吳宇森監製的《終極標靶》開始。同時,他亦協助周潤發踏足荷里活。

不過,當大家翻查張家振監製的電影片目,就會明白他監製的電影未必是想像般好。

以張家振監製荷里活電影開始,監製的作品有:

《終極標靶》(Hard Target, 1993)
《斷箭行動》(Broken Arrow, 1996)
《奪面雙雄》(Face/Off, 1997)
《血仍未冷》(The Replacement Killer, 1998)
《無字頭4殺手》(The Big Hit, 1998)
《再戰邊緣》(The Corruptor, 1999)
《安娜與國王》(Anna and the King, 1999)
《職業特工隊II》(Mission: Impossible II, 2000)
《熱血追風》(Windtalkers, 2002)
《刀槍不入一僧侶》(Bulletproof Monk, 2003)
《致命報酬》(Paycheck, 2003)
《天堂口》(Blood Brothers, 2007)

坦白說,張家振的作品均是吳宇森及周潤發作品,前者近年在荷里活發展一般,又回流內地拍戲。至於周潤發,在荷里活似乎選擇了另一些角色,故此張家振的監製電影,可受兩人影響。可惜的是,周潤發於該年代當主角,其電影都爛得出奇。

到底《天堂口》脫離了吳、周兩人後,會是叫好還是又來一隻黑鑊?很快便有答案。

田亮與方力申是游水、跳水、還是「撈油水」?

2007年 8月 22日 講鏟情報    16個留言   

Picture

導演劉鎮偉近年電影水準可以用「飄忽」來形容,繼《情癲大聖》讓觀眾看了「癲」的兩層特技後,新片將改拍青春電影《出水芙蓉》,而該片上星期六就在一個十分奇怪的地方煞科。

Picture 

《出水芙蓉》以水為題,找來兩位在水中表現不俗的演員,分別曾是港隊代表的方力申及被國家跳水隊摒走的田亮。女角則有《終極忍者》黃聖依及《地獄第19層》鍾欣桐,而馮德倫亦有份主演。

方力申的演技如何,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至於田亮,大家對他的印象也許仍停留於國家跳水隊的時代或是他跟郭晶晶的戀情。雖然《出》片是他首部作品,不過他在香港宣傳上出奇地低調,實在令人奇怪。

Picture

至於煞科戲地點,竟然選在靠不了Megabox而靠中六收生聯招中心而見報的國際展貿中心,亦是該位置近年打造的E-Max之處。到底該廣場這種宣傳是「撲水」還是「掠水」?

《出水芙蓉》英文片名為「The Fantastic Water Babes」,以水著作賣點的話,希望不會到天寒地凍才叫大家「下海」好了!

太子戲院:新迷你戲院始祖

2007年 8月 22日 講鏟戲院    6個留言   

 Picture

舊戲院配上舊圖,令不少人回味。今天要介紹的,亦是一家已結業的戲院,就是位於西洋菜街北,警察體育遊樂會對面的太子戲院。

太子戲院的位置一帶本來是以車房為主,九十年代初期,該處其中一個舖位被改裝成戲院,便是太子戲院。

相片攝於九十年代末,仍保留第一代口號「潮流我帶領─全港首創迷你戲院」。

的確,當時太子戲院創了一個紀錄,就是單院座位數目最少紀錄,初期只得一百一十六個,到後期加了五個,變成一百二十一個。的確,其後以同類型將商舖改裝而成的戲院曾像雨後春荀一樣,計有灣仔杜老誌戲院、銅鑼灣東京戲院、佐敦區的上海戲院、新民樂戲院、官涌戲院,甚至與太子戲院相隔只得數個舖位亦有百樂門戲院等。

不過,隨著市道不景。接入場比例買少見少的小型戲院首當其衝,相繼結業。現在殘存的,僅餘官涌一家。

太子戲院亦曾有個風光的日子,大家記得該院首部播放的電影是甚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