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宣傳策略弄巧反拙

2007年 9月 18日 講鏟現象    22個留言   

Picture 

由彭浩翔執導的《出埃及記》,雖然上映不足一星期,但是觀眾對於該片的評論,大部是十分負面,情況比起上周上映的《地獄第19層》更甚。

平心而論,《出》片的質素未必較《地》片為差,而劣評更多,正正是宣傳策略錯誤計算的後果。

電影最錯的地方是:將一部電影和導演捧得太高了。

《出埃及記》自宣傳開始,便是先在紅隊口張貼宣傳數天,跟著是挾著沒有公信力可言的金紫荊獎十項提名。不過提名是好事,只可惜那個獎項問題多,本來的嘉許只若來利益輸送的口實。

電影繼而獲得多倫多和釜山國際電影節的垂青,令觀眾的期望高不可擧。

期望愈大,當然失望愈大。電影和宣傳公司在策略上似乎是「玩大了」。結果觀眾抱高期望入場,失望而回,「藝術」與「偽術」之說四起。

其實也許彭氏與宣傳公司很懂市場策略,看準觀眾心理而準備宣傳。不過,這種「過橋」的方法只能起一時之作用,情況就有如春藥一樣。也許《出》片的票房早段不差,不過相信稍後就像春藥過後,即時陽萎。

不過更重要的是,令電影品牌的信譽蒙污,恐怕彭氏下部作品的票房毒味不輕。然而,彭氏不愁工作機會,因為他下部作品《破事兒》已開始籌備。

戲院勁猜遊戲之奇怪大堂

2007年 9月 17日 講鏟戲院    2個留言   

Picture 

不少戲院的風貌十分奇怪,戲院大堂因為人流多,職員亦多,故此往往都會做得較好,然而,在戲院職員甚少的地方,風貌則是另一回事。

今回要大家估的戲院,提示就是另一角沒有職員的大堂。

戲院的左方的陳設,實在令人以為該戲院已經結業。除了看到磚頭外,還有一塊塊過期的紙板隨意地放在地上。而樓梯扶手處則有通告,標明「請勿在此吸煙及隨地吐痰」,看起來甚有八、九十年代的味道。若購票者,請依指示上「弍樓」。

好了,大家知道該戲院的位置嗎?

又來看看上回的答案:

上回的問題,真的不難估到,先看到內裡白色牆身配上黑色箱,又有嘉禾常用的金色,便知道是嘉禾線的戲院。而數家戲院中,則只有紐約戲院用非開放式賣票。然而,紐約戲院已經結業。

周末票房:《出埃及記》入座平平

2007年 9月 17日 講鏟市場    20個留言   

Picture 

上周票房隨著多部電影開畫,加上戲碼上較前周為佳,故此周末票房相對下也較前兩周為好。恐怖電影《1408》憑廿七院收五十九萬排頭,累積四天票房約二百一十萬。電影以尊古錫及特技作賣點,仍能吸引一定觀眾。

在上映前宣傳十足的《出埃及記》,雖獲多達三十三院放映,但周日亦僅收四十五萬,累積四天為一百五十五萬。電影雖然在放映前新聞多多,但在演員上的戲碼並不算強,現在的票房成績亦算合理。不過以現時走勢,看來電影若要過二百五十萬,具一定難度。

《出埃及記》票房不算太高,主要原因是電影本身難以為觀眾提供合適的觀影賣點,再加上彭氏過往作品一向在票房上不算太突出,故此電影票房平平也是意料之內。

同樣周日收四十五萬的,還有喜劇包裝為主的荷里活電影《迫上斷背山》,不過因為戲院僅為廿七間,故此平均票房較《出埃及記》為高。電影雖然在海報上不算吸引,但片名某程度上對票房具一定幫助,吸引觀眾。

李連杰主演的荷里活電影《博.擊.戰》,則於周日廿九院收四十三萬。李連杰演出的西片一向票房平平,加上電影在宣傳上難有賣點,故此票房亦算合理。而周日票房首四位,其實各片票房不差不遠,可算是推動了全周的票房情況。

上周票房冠車的《戀愛大爆髮》,本周憑十七院收廿九萬排第五,累積票房亦接近三百萬,以這類香港觀眾相對較少的歌舞來說,絕對是「超額完成」。而暑期末雄鋸香港票房的《黎多件衰鬼上帝》累積票房已達千萬,周日仍收十一萬,看來逾千二萬票房不易。

黎妙雪執導的《地獄第19層》因口碑欠佳,上映第二周戲院數目僅約為首周的一半,周日十六院共收五萬,累積一百八十五萬,預計應可以二百萬埋單落畫。暑期動畫《五星級大鼠》上映四十多天後,最終亦衝破了二千五百萬票房大關。

《超班寶寶》手機也超班?

2007年 9月 17日 講鏟舊片    4個留言   

Picture 

看見上述的情景,大家想想上圖的小朋友手持的是甚麼?是電子辭典?

以上畫面,來自去年由查傳誼執導,「小長今」趙廷恩及原島大地合演的《超班寶寶》的畫面。而原島大地手持的不是電子辭典,而是手提電話!

怎可能是手提電話?

其實原島大地手持的,是一部Dopod 900的Pocket PC平台的手提電話。不過也許電影太「超班」了,女主角趙廷恩也是禮尚往來,看看:

Picture

那部便是Pocket PC平台的Dopod 838!

香港可算是手機發達的城市,而香港人換手機的密度更是全球數一數二,手機生產商近年於是向電影打主意,紛紛在電影裡推出不同品牌的手提電話。

然而,兩名小演員使用的電話,其實不輕,Dopod 838重190克,而Dopod 900更重達300克!兩位小朋友拿著來講電話講得耐的話,就像背上重重的書包一樣,是不良現象,只會引起手筋發炎。

況且,那些電話的界面,其實當年並不易用。雖說電影是「超班寶寶」,但這樣叫小朋友拿著,實叫他們太沉重了!

電影藝人改名助發展?

2007年 9月 16日 講鏟演員    25個留言   

Picture 

香港的娛樂圈,不少藝人曾試過改名演出。近期的例子,便有前滑浪風帆好手兼入行近十年的王合喜改名為王凱韋。他聲稱有相士朋友說改名有助在娛樂圈發展。

雖然日後「王凱韋」的發展怎樣仍未知曉,但是過往不少紀錄顯示,這點似乎不太正確。而他這段新聞,亦只能在報章不起眼的一角出現。

藝人改名的例子其實有過不少,有些只作少量修改,例如「李麗珍」變成「李驪珍」,不過流通量極低。

至於「麥麗紅」,九十年代曾與方保羅一起於亞視主持電影節目,後來改名「麥景婷」,結果近年只見她於《勾魂惡夢》及《生死拳速》中演出。

更經典的例子,就是「變性」。當年亞視藝人歌手甄楚倩,曾以「夏漫琪」身份出現,六年前未婚懷孕。當年改名,聞說跟她拍了情慾片《滿情十大酷刑II赤裸凌遲》票房不理想有關。

改名換姓,很易被人誤會是想藉此「洗底」居多,實對娛樂圈發展好處不大。

總統戲院:改建前快格揚名?

2007年 9月 16日 講鏟戲院    5個留言   

Picture

今天位於銅鑼灣景隆街的總統戲院,大家最顯眼的也許是轉角位的萬寧。不過大家回頭一看,其實數年前的總統戲院卻是另一回事。

改建前的總統戲院,其實跟現在的建築物高度相若。也許是地契限制,沒有建的總統變成了另一幢商業大廈。當年的墨綠色外牆與瓦磚,成為了不少戲院必看到的建築設計。當年總統戲院只在角落以橙黃色寫著「President Theatre」,而中文名稱則是放在外掛的霓紅光管招牌處。

今天暫且不談戲院設計及風貌,而是談談總統戲院的傳聞。

有傳聞未改建前的總統戲院是「較快格」戲院的典範。所謂「較快格」,就是菲林的播放速度較以往為快,目的就是希望一場電影可以較快播放完成一部電影。不過,由於聲影同步關係,播放出來的聲音速度也較快,便會出現「雞仔聲」的情況。

至於傳聞的真確性,則有待各位曾到該戲院看電影的朋友証實了。

《色,戒》終極版海報之心中有鬼

2007年 9月 16日 講鏟宣傳    20個留言   

 Picture

由李安執導的《色,戒》上映在即,繼推出多個以主角為重心的海報後,其終極版本海報亦終於曝光。在海報的右下角,已清晰見到其電影將會以第三級別上映,大家還是希望電影最終能不用「刪剪」。

然而,電影海報的設計,是否似曾相識?

Picture

拿回今年五月上映,由滕華濤執導,黎明、劉若英及范冰冰主演的《心中有鬼》,大家又看到其相似之處嗎?

兩者海報同樣是三人大頭,一前兩後,下方放上副題片名等。明顯地,這類海報可謂十分例牌,創意欠奉。比起最初數幀初版海報,實有「跌眼鏡」之嫌。

不過說到底,電影的賣點,似乎不經不覺變成了是梁朝偉與湯唯的情慾戲及其「三點盡露」。海報怎樣不是太重要。到是是《色,戒》跑出還是「色不可戒」的《七擒七縱七色狼》跑出,下月初便有分曉。

百老匯院線戲票易褪色?

2007年 9月 16日 講鏟戲院    24個留言   

Picture

不少朋友也許會喜歡收集電影戲院,作為自己觀眾紀錄的一部份,或是將戲票留為紀念。不過,當大家在百老匯院線觀看電影後數個月,拿回戲票觀看作紀錄時,有沒有發現該戲票已開始「褪色」? 

其實近年戲院採用的戲票,除少極少數如皇后或銀都戲院採用人手劃位外,大都採用電腦售票的方法。而該些戲票均是以電腦方式列印。然而,該些戲票使用的紙張,其實是熱敏紙,也即是早期傳真機所採用一卷卷的列印紙。不同的是,戲票的紙質較硬,也不易捲曲。

然而,熱敏紙的特性,就是熱敏上去出現的字會隨著日子的過去而慢慢腿色。其實現時多家院線都是採用熱敏紙來印製戲票。因為這種方法相對於以雷射列印等方式列印較為方便,而且也不用換墨。

不過,同樣採用熱敏方式列印,但百老匯院線的戲票,似乎質素不太理想。一來褪色的情況更快更嚴重。二來,當大家拿著戲票入場前洗手後,不小心地令戲票濕水即爛,幾乎連入場也入不了。這種的戲票設計,實在差勁。

百老匯院線其實經營情況不俗,也請他們能否回饋觀眾,提高戲票本身的質素,免得購買專題電影戲票的觀眾,未觀看時戲票已完全褪色而帶來不便。

傳媒及影展主辦者拖挎電影答問會?

2007年 9月 16日 講鏟影展    20個留言   

Picture

以上場面,大家聯想到甚麼?別誤會是普通電影散場的情況,而是今天下午於百老匯電影中心四院拍攝,由一名觀眾提供。圖中發生的,是亞洲國際電影節中《太陽照常升起》播放完畢後導演與演員跟觀眾見面及答問的情況。

不過,一般的答問會,觀眾們理應看到嘉賓的芳容,即使同是節內的《出埃及記》也十分「正路」,但何以現在搞得如斯混亂?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今回宣傳公司與電影節安排了傳媒界順道進行採訪及拍攝。
Picture
其實這種做法,本來目的就是節省嘉賓會見傳媒的時間,將記者會與觀眾答問會合二為一。不過,從圖中所見,顯然是十分失敗的安排。

記者一來到,便紛紛湧至通道前,架起腳架。前排的還懂坐在地上免得影響觀眾,不過後排的,也許不欲「交不到貨」,全部企起來,搭起梯來拍攝。當中更以某非收費電視台以大型器材覆蓋面最廣。結果,坐在中間的觀眾,全程看不到嘉賓的面貌。
Picture
不要以為坐在較側的也會好過。因為另外有三位記者在坐位上坐得高一高,搭起腳架上,相信這種情況,比起昂藏七呎的坐在前排更甚。而到了記者會中段,便在狹窄的坐位上出名上前拍攝,遺下腳架多個待領。
Picture
雖然主辦當局用了咪,理應坐在後排的也聽得情楚,但一眾傳媒人士未知是否不欲在位置上落後,卻要站在通道,還要走來走去,實在沒有需要。

結果就是,後排的觀眾基本上沒有被司儀看到,被剝奪其問答的機會。

整件事,到底出現了甚麼問題?

先不談答問會的素質。極明顯的是傳媒與主辦機構也不「識做」。

外國的電影節,在播放完畢的答問環節,一樣有傳媒採訪,不過他們要遵守大會守則,就是攝影師要在前排坐在地上,鏡頭及攝影機不能遮檔後一排的觀眾。文字記者則只能企在後排紀錄。因為他們理解到,觀眾是很難才購得戲票,在交流之餘,也希望看到導演和演員的蘆山真面目。

說回今次《太陽照常升起》事件,其實問題先出現是電影中心的環境狹窄,沒有足夠的空間及安排講解。其實主辦單位大可預告攝影記者要圍著最前一排拍攝,以抽籤方式決定坐向,全部以低角度拍攝,便不影響觀眾。嫌地方不夠的,索性不賣頭排戲票便可。文字記者在最後排,仍可做到自己的工作。

至於記者們,也應該在執行工作時考慮觀眾。當大家不欲看戲時有閒雜人等出出入入時,也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現在的情況,只會予人一種「粗暴」的感覺。

香港娛樂傳媒現在予人一種負面形象,原因之一就是沒有應有的「禮貌」,從《太陽照常升起》答問會,可見傳媒大員的修為實有提高的空間。

《軍雞》上映無期?

2007年 9月 15日 講鏟發行    42個留言   

Picture 

由鄭保瑞執導、余文樂、劉心悠及郭品超等主演,改編自日本暴力漫畫的《軍雞》,去年十月底在香港開鏡,雖然已於今年年中完成,不過至今仍未安排在香港開畫。雖然曾在傳聞電影於今年年底開畫,但至今仍未落實排期。

Picture 

《軍雞》是同道電影與鄭保瑞繼《狗咬狗》後的第二度合作,同樣地走暴力路線。該片曾被Variety Asia報導指於今年九月六日開畫,但外間傳聞仍是指該片以年底開畫為主。事實上,九月六日開畫已證實不正確。

Picture

其實《軍雞》已早於今年五月完成,並曾於康城影展期間於電影市場部份作業界放映。可惜,電影於康城電影市場表現未如理想,而外地網站更為該片提供負面評價,令該片的「如意算盤」打不響。

Picture

翻查紀錄,《軍雞》早於今年五月廿二日完成送檢,片長106分鐘,因「含有頗多強烈暴力場面,有些性相關語及含蓄性愛場面」而被評為 II B 級別。既是年底才開畫的話,何以這麼早便進行送檢?

原因之一,也許是找不到院線排片。其實同道不少電影也出現同類情況,黃頌寧執導的《反斗狂奔》於零五年五月已送檢,但要到一年後才在元朗戲院獨家獻映。同道電影老闆梁德森執導的《爆裂都市》零四年六月完成送檢,但亦要在差不多半年後才能於少數戲院開畫。

《軍雞》在港的發行情況,似乎不太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