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戲院遊戲之詹瑞文光臨實錄

2007年 7月 24日 講鏟戲院    15個留言   

Picture

「講。鏟。片」近日少跟大家玩「勁猜」遊戲,今晚就來一個吧,就是估戲院!

平日估戲院無乜原因,不夠好玩,故此今天找來現在令人既愛且恨旳詹瑞文光臨過的戲院,增加大家的競猜趣味吧!

Picture

先看看門口,留意這家戲院的入口,還附上人頭一大個!

Picture

戲院座椅,紅色,入場觀眾意有不少!

Picture

這幀圖片看到銀幕一大個,似乎戲院不小,但銀幕又不像很大。

Picture

這幀圖可以看到佈局。

圖片看過了,大家不妨估估這家是甚麼戲院吧!

電影宣傳活動的變奏

2007年 7月 23日 講鏟宣傳    2個留言   

Picture

近年港產電影在上映前,都十分喜歡到不同的商場舉辦不同類型的宣傳活動,不過近期《男兒本色》的宣傳活動,卻難得地看到各演員在公眾印象以外的純真一面。

Picture

先看看余文樂,這幀圖還以為是想為小朋友著上或是脫下褲子?

Picture

至於謝霆鋒,平日給人遙不可及的他在活動中竟然跟小朋友打成一片,幕非為自己將來的孩子早點預習?

Picture

至於房祖名,在活動之中亦算再現純真一面。

Picture

相比之下,江若琳雖然沒有玩得太放,但至少較其他活動來得輕鬆。

Picture

除了跟小朋友玩遊戲外,另一個活動就是拗手瓜比賽。不過先看江若琳的一組似乎栯點強弱懸殊。

Picture

至於房祖名的一組,參賽者似乎不太入鏡。

Picture

活動由某商場贊助,例牌的頒授牌片儀式似乎是少不了。

電影宣傳活動,通常都會包含主角談感受和遊戲。不過這類玩法,會否是電影公司怕演員真情流露而不敢做?

周末票房:《男兒本色》顯本色

2007年 7月 23日 講鏟市場    11個留言   

Picture

上周雖有多部電影開畫,不過仍由《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繼續蟬聯票房冠軍,周末八十三院共收過三百萬,平均每院收三萬七千,上映十二天已收三千七百萬。周末《哈》片走勢強勁,其小說最後一輯的推出亦有助票房。

至於開畫電影之中,陳木勝執導的《男兒本色》可算盡顯本色,每院在平均收入上,可算與《哈》片拉成均勢,不過由於只排於三十六家戲院放映,故此周日只收百三萬,四天累積約四百六十萬票房。《男》片是港片近年少見的警匪動作類型,再配上不俗的口碑,千萬票房不無希望。

同期開畫的《KERORO軍曹大電影2》則收近八十萬。院商今回發行沒有片短加場之利,亦沒有提供原音版本,走勢較弱。至於同期開畫的《天眼救未來》,可算是備受冷落,十五院僅收廿二萬,每來是排錯檔期變成炮灰。

同樣成了炮灰的,還有《玩命.飛車.殺人狂》,五院僅收六萬。累積三十萬,而相連電影《索女.喪屍.機關槍》累積百六萬左右,又是炮灰片。反而《女人.本色》周日排於兩家戲院卻收三萬,走勢反十分強勁,然而累積亦只有一百六十九萬。至於《巴黎愛漫遊》則終打破一百萬大關。

房祖名「經典」演出

2007年 7月 23日 講鏟舊片    16個留言   

Picture

房祖名在《男兒本色》中演技比起以往可算是大有進步。也許仍有朋友覺得他未達標。但倘若大家先行觀賞他的前作的話,也會認同他的演技已大有不同。

不知是否成龍的關係,房祖名於首部參演作品《千機變II花都大戰》即成為主角。在海報中還是放於正中以示他的「超然」地位。不過,他在片中的確超然,因為他的演技是「超然」地差。

Picture

房祖名在片中飾演小黑炭一角,身份竟然是皇位繼續人,並會將其女魔頭殺死。然而,他出場的第一幕,卻是跟陳柏霖一起,而兩人在片中的對手戲甚多,各位朋友不妨想想兩人的出現,演技應用「近墨者黑」、「蛇鼠一窩」還是「不相伯仲」形容呢?諷刺的是,首幕出場的房祖名,是在表演馬戲,不是是否他在片中的作用?

Picture

電影中他的角色十分呆滯,仿如沒精打采便開始演出一樣。當中「經典」一幕,要算是他拿著神劍是的表情,一時神氣又一時癡呆,而當年入場觀眾反應也跟他一樣「哭笑不得」。

Picture

《千機變》第一集由鍾欣桐及蔡卓妍擔正,但第二集卻淪為配角,而鍾欣桐卻要跟房祖名「談情」。

Picture

但論噴飯對白,還是結局甄子丹的對白最為「精警」。

《千機變II花都大戰》是希望力捧房祖名的作品,但奈何時機未到,硬要他上馬只是揠苗助長,對電影或對演員來說絕對不是好事。

《地獄第19層》如期開畫?

2007年 7月 22日 講鏟情報    4個留言   

Picture

由黎雪妙執導、鍾欣桐及泳兒主演的《地獄第19層》,開畫日期一直未能確定。正當有傳聞該片將有原定的八月二日押後至九月開畫之時,卻昨日於地鐵站擺上如上圖的大型燈箱廣告。

該廣告標明了開畫日期是「8月2日」,倘若屬實的話,即是很快便要跟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一較高下。不過,這些開畫日期也隨時可能像《導火線》般突然在推出海報後貼上貼紙掩去原開畫日期。

Picture

再翻查百老匯的訂票網站,開畫日期仍標示著九月六日,也許是假期關係,未來幾天且我它有沒有改動,便知其開畫日期。

原著改篇的《地獄第19層》,因為導演前作《小心眼》未能在戲院公映兼未能出碟,加上演員陣容較弱,事前被不少業界人士喻為暑期「炮灰」作品,倘若如期開畫,不知「層層震」的宣傳口號會否是電影公司對電影成績的態度了。

旺角百老匯縮水廣告位

2007年 7月 22日 講鏟現象    4個留言   

Picture

曾幾何時,旺角百老匯戲院座位狹窄,但人山人海。當年廣告位可算是十分標準,在戲院的建築物旁有著如上圖顯示的戲院即日放映畫板三個。面積雖然不大,但至少看得清楚,一目了然。

不過,此情不再。

Picture

近日若大家拜會該處的話,不難發現原廣告位的位置,已變成了時裝品牌店的一部份,而即日放映的廣告版,卻被移至左方由上而下排列,而傳統的畫板亦換成了三塊膠片,整個位置與戲院入口有著一定距離。倘若不看清楚,還不知該燈箱是跟旺角百老匯有關。

戲院近年經營困難,放是各院商都扭盡六壬,希望增加廣告收入來源。就以旺角百老匯為例,除了原廣告位給了時裝店外,入口上方的大型電視多播收費電視台,也是「開源」方法之一。

戲院畫板本是一家戲院重要資訊提供工具,如今只淪為點綴角色而已。

《導火線》之甄子丹巴士篇

2007年 7月 22日 講鏟宣傳    14個留言   

Picture

由葉偉信執導、甄子丹及古天樂主演的動作電影《導火線》雖然仍未決定會否如期於八月二日開畫,不過據聞該片的首映禮將會如期舉行。據悉,首映如期舉行,與甄子丹的相關檔期有關。

然而,《導》片的宣傳則繼續有新版。
繼於那個在朗豪坊舉行的「陽春」展覽中展示了電影的新一款海報後,近日電影亦在開始在巴士車尾貼出全個車背宣傳。繼日前報導過的古天樂版本後,甄子丹的版本亦正式出現。

相比之下,甄子丹的版本也許是需遷就雙層巴士的去水位的關係,明顯見到甄氏的臉上竟然多了一夥肉粒。而且甄氏的臉部表情緊得緊要,看來甄氏在演技上仍需調較一下。

《導火線》至今傳聞中,女角的戲份不多。觀眾也許得易會將此片跟剛開畫的《男兒本色》作直接比較。到底兩者有何優劣?相信很快便有答案。

日活院線的最後防線?

2007年 7月 22日 講鏟戲院    4個留言   

Picture

年過十八的朋友,相信或多或少都聽過以「徹底淫賤」作宣傳口號見稱的日活院線。當年該院線可算是三級色情電影的火車頭,全盛時期院線高達十家。

不過現在隨著下載及「四仔」碟興起,色情電影院線也沒落,現在的最後防線,竟是歷史只有十多年的佐敦官涌戲院。
雖然日活院線已不再賣戲院廣告,不過日活院線宣傳抵死的精神,仍在官涌戲院看到。戲院門外的一塊廣告板便寫著「唔使左揀右揀 始終日活最盞」,而多年口號「老友鬼鬼 全日任睇」依舊。

官涌戲院位於的佐敦官涌一帶,當年可算是小型戲院集中的地方,當中包括新民樂戲院及上海戲院,而當年三家戲院曾有一段時間均放映三級色情電影。不過最終只有官涌戲院仍然健在,難道真的是日活院線幫了戲院一把?

《地獄第19層》出錯海報?

2007年 7月 22日 講鏟宣傳    8個留言   

Picture

日前報導《地獄第19層》在旺角地鐵站的燈箱發現其宣傳海報,聲稱於八月二日開畫。到底是八月二日還是九月六日?上圖的一個電影宣傳活動,恐怕為這個疑團提供了一個較有價值的答案。

Picture

原來《地獄第19層》早於上周舉行了宣傳活動,當時的宣傳活動有一眾演員出席,當中包括女主角鍾欣桐及泳兒等。當中更找了現場觀眾玩遊戲。近年電影宣傳活動,似乎都在各區商場發展。而這個活動舉行地點,則是葵芳的新都會廣場。

Picture

不過,宣傳板上,卻寫著開畫日期變成了九月六日,理論是將映期推遲了。明顯地,似乎地鐵的廣告宣傳有點出錯。一來,海報的開畫日期錯誤;二來,宣傳海報何以只得旺角一個地鐵站出現?因為同期的《導火線》的宣傳,遍佈了各站的大堂和月台。

電影宣傳涉及多個媒體,倘若映期一改,而宣傳刊物印好而偶有漏改,便出現這類令人不明所以的情況了。不知是否特地配合那個宣傳活動主題「解開地獄第19層之謎」呢?

香港電影製作人媚外程度

2007年 7月 21日 講鏟現象    3個留言   

經常地說香港的電影製作人媚外,但是,大家又知不知道其媚外程度?其實各電影公司對這個情況都有不同的結果。今天就先來一個真人真事,且看如何?
聞說某電影兼同名發行的電影公司負責人日月先生,數年前接受訪問。當時訪問機構派出兩人,一名外藉人士,配上一名本港的拍檔。但是,當日月先生看見其名字 之時,卻出奇地致電該外藉人士,表示那外本港的拍檔甚麼云云,不希望那人同場來訪問他。結果,那個機構也求訪問,最終屈服。

一個簡單的故事,但充分看到日月先生對本地人的岐視程度。同時當電影傳媒,何以這麼怕本地人?是否香港記者等同作料娛記?即使素未謀面,日月先生似乎已對本地任何人士擔任傳媒戴了有色眼鏡。然而,類似日月先生的例子,卻比比皆是。

香港傳媒鮮報導電影新聞,也許跟這些人的崎型態度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