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嬌」電影提早上映?

2008年 11月 8日 講鏟情報    4個留言   

Picture

由葉念琛執導,鄧麗欣及吳雨霏主演的《絕代雙嬌》,已安排於十一月廿七日開畫。正當大家仍要等多兩個多星期才可以觀看時,卻有另一部「雙嬌」電影搶閘於下月可以先行觀賞。
 

上圖所見,便是位於佐敦官涌戲院本月的十點九廉價下場,十一月十五日星期六便選映同樣是「雙嬌」,但卻跟《絕代雙嬌》無關的《啜代雙嬌》,電影報稱是日本電影,但被配上粵語配音。翻查紀錄,電影的中文正名應為《啜袋雙嬌》,而英文片名則為「Busty Slave」,看來跟奴隸有關係麼?電影中文片名擺明是以同音字來改,箇中含義不言而喻。

其實《啜袋雙嬌》於二千年二月曾上映四天,錄得三萬八千元票房。現在拿在十點九票價十五大元作廉價早場之用,若有觀眾特不到《絕代隻嬌》開畫而不介意看這部全無關係的《啜袋雙嬌》的話,下周末到官涌戲院觀看早場好了。

免費的社運電影節

2008年 11月 8日 講鏟影展    2個留言   

Picture

香港每年舉辦的電影節其實不止香港國際電影節、香港亞洲電影節或是香港亞洲獨立電影等三個,還有各類的電影節。

當中,還有現在舉行中的「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其實,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已是第六年舉辦,今年展期由十月十一日至十一月廿九日。故名思義,電影的選片以社會運動題材有關,今年選映的節目同有十一個。當中包括以天星碼頭清拆為題的《天星鐘聲》,以皇后碼頭鬥爭為題的《人在皇后》、以深水埗舊區重建為題的《水深火熱的人們》。除了本地題材外,還有其他地區的社運電影。

這個電影節在很多方面跟一般電影節不同。首先,這個影展是免費入場的,而放映場地雖然也有藝術中心,但主要場地卻有不同地方,如藝術團體或社運團體與相關組織地方如香港獨立媒體、自治八樓天台、上海街「唐三」等,也有各大專院校的不同場地。閉幕的《水》片更安排於深水埗舊區播放,配合地點主題。另外,電影在每場播放後,均設有討論交流,希望將社運主題在電影以外繼續。

社運電影節也許在主流媒體報導不多,不過其實類似的播放模式,就像曾報導過的「遊牧民族電影節」般,也許未曾試過的朋友大可找個機會試來體驗一下,或會對電影節的模式有重新的定位。

《烈日當空》之巡迴演出?

2008年 11月 7日 講鏟發行    17個留言   

Picture

十一月六日是麥曦茵執導電影《烈日當空》的開畫之日,可是,該晚她可以說是忙過不停,有著仿如巡迴演出的感覺。

其實,這個情況是反映了一點發行問題來。
 

不過,先此聲明,首映事宜的問題,與電影本身質素沒有任何關係。

昨晚《烈日當空》的發行公司安排於UA朗豪坊舉行以城大學生為主要對象舉行了電影的首映禮,首映禮約於晚上六時半開始,直到約七時半才完結。
Picture
正當大家以為導演會留到戲院看足全片之時,她卻於晚上七時五十分左右現身百老匯電影中心,跟一眾幕後人員打招呼之餘,也邀請幕後人員來觀賞於晚上七時五十五分於百老匯電影中的播放場次。
Picture
又當大家以為導演離開UA朗豪坊一去不返之時,九時許她又回到UA朗豪坊,出席了電影播放後的答問環節。

兩個多小時間,導演麥曦茵來回UA朗豪坊及百老匯電影中心,難道她像《越空行者》般懂得絕技來?當然不是,相信這個也並非導演之願,因為實在趕頭趕命。

一般的電影首映,電影的發行及宣傳部門均會預留一定數目的位置,給予電影的幕後人員、演員甚至傳媒。若果這個情況屬實,也許導演便不用兩邊撲來撲去。然而《烈日當空》安排在UA朗豪坊一院播放,座位數目為180,也許安排上未有預留足夠位置給予台前幕後等等,以至最終部份幕後要改到百老匯電影中心觀看。

電影首映一般都安排於公映日之前進行,可是宣傳部門卻安排《烈》片於開畫日才辦首映,還選擇一場本是向學界售票的場次進行,本質上是十分奇怪。其次,舉行首映的,其實UA朗豪坊不算是最便宜的場地,同一筆款項或可租到更多座位的戲院,避免了幕後人員未能同場同的情況。

說到這裡,著名的「奪命四式」的時間又到了,大家試從上述事件作出分析,試判斷以下的句子屬於「正確」、「錯誤」、「部份正確」或「無從判斷」:

一.《烈日當空》首映整個安排欠妥善,令導演麥曦茵需要撲來撲去。
二.主辦單位低估了《烈日當空》的座位上的需要,令UA朗豪坊座位不足安排全數台前幕後於同一戲院觀看。
三.首映禮出現的安排問題跟電影發行與宣傳有關,跟電影導演及演員無關。
四.《烈日當空》安排於開畫日首映,反映電影未被電影發行重視。
五.《烈日當空》發行的美亞娛樂或是香港出品的天下影畫,未盡全力處理《烈》片首映事宜。

真的是周年優惠麼?

2008年 11月 7日 講鏟戲院    26個留言   

Picture

UA Megabox其實開業已逾一年,不過該戲院在今年暑假起已不斷提供優惠,近日更直接地將非IMAX影院票價作出下調。

到底,真的是周年優惠,還是另有原因?

UA院線總經理陳志良強調,減價是為慶祝戲院一乎年而非因為金融海嘯,不過優惠何時完結卻要視乎反應,並表示明年UA會繼續開新戲院。

可是,從客觀環境來說,UA院線的十間戲院,僅得UA Megabox同屯門市廣場需要減價,難免與其戲院在同區的競爭力較差有關。

UA Megabox位於九龍灣地區,同區以往的競爭對手僅得設備不佳的九龍灣百老匯。可是,自從今年八月MCL德福戲院開幕後,無論從地理及環境上均較UA Megabox為佳,對於搭乘港鐵的觀眾,難免即時棄UA Megabox而取更近港鐵站的MCL德福。UA Megabox位於可算交通不便之地,加上普通戲院出現座於後排也距離銀幕太近的先天性問題,令戲院在MCL德福開幕後,競爭力大為削弱,難免令人想起減價屬「救亡」行動。

現時UA Megabox唯一賣點是IMAX電影,可是競爭力較強的IMAX 3D長片為數不多,加上當尖沙咀iSquare同屬UA集團的戲院開張之時,UA Megabox便會連唯一賣點也沒有,到時能否撐下去實在不太樂觀。

開畫票房:007強勢百六萬

2008年 11月 7日 講鏟市場    15個留言   

Picture

本周開畫的電影共有三部,以不同的發行模式,獲得不同的結果。當中《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一如市場預期地高開,69院昨天便收165萬,每院平均約有兩萬多,近年打了破了近期市場上的悶局。向來007系列有著一定的捧場客,故此開畫數字理想也是預期之內,亦促成電影將會於周末期間進一步加推場次,然而電影初步的評價並不理想,未知會對其後的票房造成的影響程度。

女性題材的愛情喜劇《女人大作戰》安排於15院作中型發行,可是開畫僅錄得六萬四千,每院平均不足五千,以美琪賴恩主演的電影而言,這個開畫數字可算是作戰失敗。以中年的男女關題為題的電影,今年的《色慾都市》已是珠玉在前,容易被作出比較,電影雖然看似款式相似,可是這類女性話題也許成為了男性觀眾的入場禁忌。以看走勢看來,恐怕已陷入苦戰。

本地年輕女導演麥曦茵首部執導以年青人為題的作品《烈日當空》,昨天安排於百老匯電影中心播放五場,並臨時加上UA朗豪坊的一場,結果錄得一萬一千多票房。雖然票驟眼看來不弱,可是電影的票房分佈未算平均,夜場有不少電影幕後捧場,故此入座甚為不俗。至於日場方面,則維持約廿人左右,而UA朗豪坊的場次在毫無聲色下,僅錄得三名觀眾入場。即使開畫成績看似理想,但其電影本身票房實力仍要看未來數天的情況。值得一提的是,周末《烈日當空》僅在百老匯電影中播放四場,也許反映院商預期電影在周末的市場潛力不及其餘同於該院上映的作品。

在《新》片強勢開畫之時,日本電影《爆粗Band友》於周四表現仍然不俗,於21院收33萬,累積八天票房約482萬,周四票房較對周一周跌幅僅約四份之一,反映了電影在市場上有著一定的需求,而特派昨晚於戲院所見,電影入座仍然理想,有望於周日過後突破六百萬成績。同日開畫的《恐懼鬥室5人面獸心》踏入次周票房僅為上周的三份之一,於25院收11萬,累積為232萬,由於下周開畫的另一恐怖電影《3D心疤狂魔》有立體效果作賣點,也許令《恐》片繼後走勢難以樂觀。

同期開畫的電影表現各異,當中兩院上映的《黑幫有個荷里活》昨天仍收二萬,累積八天共收22萬,可見捧場客不少。反觀《畸才家族》踏入次周已縮至五院播放,僅收七千八百,以現時累積44萬情況來看,票房逾五十萬埋單不易。湯漢斯監製的《e煞絕地逃亡》次周亦不見好,僅收兩萬,累積為114萬,二百萬亦無望。

從小飛俠到奪標:謝苗

2008年 11月 6日 講鏟演員    13個留言   

Picture

近期在電影《奪標》的海報中,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名字,就是謝苗。

大家記得的他,會否是上圖的樣子呢?
 

Picture
謝苗這個名字為大家熟悉,也許跟他十歲時演出過李連杰主演的《洪熙官》有關。當年他的演出或打鬥,跟來自台灣的釋小龍也許可以相比。其後他於翌年的《給爸爸的信》中再次與李連杰合作飾演父子。

其實謝苗當年的演出,還有陳勳奇執導的《邊成浪子》和周潤發主演的《賭神2》。在演出《給爸爸的信》同年,他也演出了以他作賣點的《小飛俠》,而當時合演的,還有現在已任職香港警務處督察的鄭柏林。自《小飛俠》以後,謝苗這個名字便沒出現於香港影壇中。
Picture
不在香港影壇出現的日子,他於首都體育學院民族傳統體育系畢業。在大學前後也在內地拍過些電視電影,不過沒有在香港作正式公映。而《奪標》可算是他繼《小飛俠》後在港上映的電影。廿四歲的他,打鬥依然。

票價可否按電影來浮動?

2008年 11月 6日 講鏟專題    6個留言   

近年很多電影市道並不理想,正當有人建議減票價之時,亦有人建議電影按照自己本身的性格及叫座能力,釐定不同的收費準則。

到底,這一個方案又是否可行,又能否真的可以解決目前的困局呢?
 

票價浮動,做法是假設一般電影票價為六十元,吸引力好一點的可以酌量加收、發行認為吸引力稍遜或希望以低價吸引觀眾的,可以酌量減收。假設以五元作一單位,而六十元為基數,增收十元及減收廿元為限的話,基本票價便由最少的四十元至最高的七十元。而其他優惠亦隨之作出浮動。

票價浮動,也許是以票價來作為觀眾入場的誘因,以較低的票價吸引觀眾。驟眼看來,可以推高入座情況,也希望藉此培養一群觀看某類型電影族群。同時間,這種手法也許跟很多商業經營的「薄利多銷」的原理相若。

可是,這個情況是否真的對未能與大片競爭對手有利,十分難說。

票價浮動,或會引起觀眾錯覺,以為票價低一點的電影是因為電影質素的緣做,或會被標籤成「二等電影」,或令觀眾更為卻步。而且,對於片商而言,同樣也面對拆賬減少的問題,甚至對拆賬比例造成影響。而一些形象高檔的戲院,會否保著自己的形象而「拒收」票價有減幅的電影,亦十分難說。也許到頭來,換來的結果是電影雖然多人看,但因票價低而拆賬後收入不高,隨時要賠本。

到底,票價浮動是有利還是有害呢?真的見仁見智。可是,對於院商來說,卻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一間迷你戲院各影院播放的電影可能有著不同的票價,再加上不同的優惠,除了要改動電腦售票程式後,售票員也很易記錯,或造成混亂,恐怕院商對此未必歡迎。

大家又覺得浮動票價能否幫到現時的影市呢?

《海角七號》預售送禮品

2008年 11月 6日 講鏟宣傳    8個留言   

Picture

由魏德聖執導的台灣電影《海角七號》,不只在台灣締造了票房神話,在香港的亞洲國際電影節也反應熱烈。雖然期間因為疑似配音而惹來爭議,但最終也是以原音播出配上港式字幕。

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海角七號》昨大起已率先預售戲票,便有禮品提供以催谷票房。
 

在百老匯院線的票房中,便擺出了《海角七號》的預售通告,表示購票兩張,便可獲得限量版《海角七號》2009年坐枱月曆一份。
Picture
至於戲院方面,《海角七號》目前百老匯院線預售十一月二十日及十一月廿一日兩天的戲票,至於UA院線,也於今天起開始為《海角七號》預售,但有沒有禮品提供則請大家補充好了。
Picture
《海角七號》的坐枱月曆放在一個信封內,前方配合電影主題的一封重要函件款式,後方則有電影的製作資料,並且紫色貼紙封好,貼紙著了十一月二十日的公映日期。
Picture
到底這招又能否推動開畫數字?且看到時票房便自有分曉。

「吞精」的意義

2008年 11月 6日 講鏟舊片    27個留言   

Picture

近年香港電影締造了不少用語,不過很多最終也不太流行。

今天介紹的其中一個,叫做「吞精」。

上圖中在正中的鄭中基正在要求「吞精」。

Picture

一談到「吞精」,兩名女演員即時感到尷尬,並大說鄭中基很壞。

Picture

突然之間,來了一名身形肥胖的老闆娘,大叫:「誰說要吞精?」

Picture

而後老闆狼的矛頭,直指向鄭中基。

好了,何謂「吞精」呢?當大家聯想是一些很難看的東西之時,卻是這樣的一回事:

Picture

看到畫面,大家看到是甚麼來呢?不懂得也不用緊,因為下圖字幕已提供了答案:

Picture

「吞精」原來「雲吞加麥精」,方法就是將麥精味維他奶放進雲吞當湯使用。可是,這款菜式,相信大家在一般食肆也該沒看過。兩種幾乎是「九唔搭八」的東西放在一起來享用,不知道享用了過後,是否需要頻密如廁。

以上電影,取材自《龍咁威2之皇母娘娘呢》,當中這類笑料,有點像玩性笑話,不過效果卻不算是太理想,也因此「吞精」並不盛行。

《香港電影》脫期

2008年 11月 5日 講鏟現象    28個留言   

Picture

由內地雜誌《看電影》出版社大嘴傳媒出品,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協力的本地電影雜誌《香港電影》雖然創刊已近一期,可是這本算是月刊的雜誌,卻沒有出版十二期來。

原因是,這本雜誌上月已經開始脫期。
 

Picture

《香港電影》雜誌創刊號於去年十月底發行十一月號,然而雖然在雜誌聲稱「每月15日發行」,可是除了三月份因應香港影視娛樂博覽外,其他月份均不能準時出版,而且還有愈來愈遲的現象,最初約是二十日便在市面可見,可是八月號和九月號卻要到月底才出版,僅能剛剛保住該月號。

可是,自九月底出版了第十一期九月號後,第十二期至今仍未見任何蹤影,不過十月已過,要當十月號不成,也表示雜誌已經在無聲無色下脫了一期。
Picture
再看看「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官方網站,這個網站的「最新消息」幾乎每期也有介紹《香港電影》之時,也沒見第十二期的情況。反之,電影評論學會卻有其他活動正在進行,莫非是忙於辦其他活動,對於這本不知還有甚麼可寫的雜誌想不到稿件來便無心戀戰,索性學近日沙田愉翠街市商戶般來個「集體罷市」乎?

到底這本由香港演藝學院電視電影學院院長舒琪當編輯顧問及資深電影人文雋當藝術總監的《香港電影》只是脫了一期,還是脫足一世?恐怕再看過數星期便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