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講鏟專題"的文章

外國傳媒「入侵」香港

2007年 10月 10日 講鏟專題    沒有留言   

對於香港當電影的傳媒來說,做電影新聞真的十分洩氣。相識不少朋友,即使當了數年,最後也熬不住業界的生態而紛紛離場。

離場的原因之一,就是外國傳媒的加入。

近年三大全球性的電影雜誌(其實也是以美國為主)「Variety」、「Screen International」及「Hollywood Reporter」,看準其亞洲市場,投放大量資源,開設專業報導之餘,更在亞洲多個電影節期間以日報形式介紹。今年的香港影視展及亞洲電影投資會 (Filmmart & HAF) 便是其一。

外國傳媒來港,絕對是跟「人離鄉賤」背道而馳。且看他們可以幾乎達到呼風喚雨的地步。大家平日在報章甚至過去電影雙周刊看不到的東西,看那三本雜誌幾乎是有。其他人問不到的資訊,他們亦搜羅其中。

然而,他們的特派員,絕大部份都不會聘用本地人,大家可以死心。

外國傳媒以專業手法報導電影消息,雖是好事。不過對於本地有心做電影資訊的傳媒人來說,卻壓力大增。在人力、物力、財力及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做得洩氣幾乎是必然的現象。

正當大家都慨歎香港缺乏認真的電影傳媒時,是否也要為這些人著想,想一想他們即使存在又可以怎樣支撐下去。

電視與電影的鴻溝?

2007年 10月 9日 講鏟專題    2個留言   

在外地的影壇,不少電影導演都是由電視出身。至於香港,也曾有過這段日子,當年有王晶、杜琪峰、許鞍華等。不過到了九十年代,情況似乎有點改變,拍過劇集《大時代》的韋家輝及拍過《妙手仁心》及《壹號皇庭》的鄧特希幾乎成了最後一批。前者早幾年成為了中國星賀歲垃圾片的始作俑者,後者自拍畢《俠骨仁心》後,僅在去年的《臥虎》充當編劇。

何以這數年再沒有電視編導轉戰電影?

要解答這個問題,可從兩個角度去看。

先看電影行業,近數年雖然不像早幾年差勁,但整個行業的經營仍然困難。雖然行內的就業不足比率稍有下調,但只是因為外國電影來港拍攝而已,香港的導演受惠不多。在這個情況下,讓電視行業的製作轉戰電影,投資者會否願意承受該個風險實在存疑。

至於另一個問題,就是在於電視台製作的制度改變。

以往劇集製作可算是以質素先行,兩家電視台的競爭,雖然主力呈一強一弱之勢,但總有勢均力敵之時。可是,近年亞視已甚少自製劇集,大部份都為外購劇集播放以降低成本。結果,只有無線繼續拍劇,但是卻已拍得其流水作業。那處的編劇,不少真的斗膽的拿著外地的電視劇和電影搬字過紙來拍,跟食「二手飯」沒分別。

這些編導,欠缺創造力,離開電視台還有幾多板斧可以用,實在令人質疑。

電視台與電影之間欠缺接軌,其實長遠而言,對兩者都不健康。且看近年的電視和電影的情況,可見一斑。

《電影雙周刊》的殘餘價值

2007年 10月 6日 講鏟專題    10個留言   

Picture

雖然《電影雙周刊》已於今年一月期待,而日前聲稱的電子版九月復刊結果變成一張空頭支票之時,想不到原來他們暗渡陳倉的來個新書,新書名為《光影十年:回歸十年香港電影回顧》,並預計於十月中旬出版。 

新書的內容,包括回歸十年以來的中西電影票房紀錄,附上海報、短評、上映日期及票房紀錄。同時加插每月影壇大事等。以上東西,也許是末期購買電影雙周刊的理由。雖然停刊,但這些剩餘物資依然存在。拿來出書的話,成本相對起較出新書為輕,當然會把這些東西放在首位。

這本書刊近三百頁,將會以電子版及書藉版同時發行,前者約一百元,後者則近二百元。也許,這個可視為電影雙周電子版本「試水」的方法。

《電影雙周刊》賣舊書、不知有沒有授權的明信片及這類專題書刊,當然可以賺到一定收入來維持其報社的基本開支,不過這種食老本的方法,總不能食得很久。長遠而言,電影雙周仍需找尋真正繼續「維生」的方法。

《如果.愛》偷步上映事件簿(下)

2007年 10月 3日 講鏟專題    6個留言   

Picture 

有留意「講。鏟。片」的朋友,相信已得悉兩年前由陳可辛執導的電影《如果.愛》,為博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提名資格而於九月尾安排在只有十六個座位的UA太古城中心Director’s Club播放。不過,太離奇的,卻是電影公司對於該等場次的離奇態度。

當年觀看該片前,戲院職員要求所有入場人士不能帶相機、攝錄器材及手提電話入場,而該等物品交由戲院方面暫時保存,其實這個做法,跟現在播放的《色,戒》相差不遠。

可是,當坐下坐位時,一次仿似電影公司的職員突然上前,以不太友善的口吻晦氣地說:「這場戲不是給你來寫東西的!」這種思維,實在令人莫明奇妙。電影既是公開售票,亦容許公眾入場,何以電影公司又要限著入場人士的心態?是否有思想箝制之嫌?再者,筆者當天不是想寫東西,而這則東西亦留待今天才透露。

電影播放的版本,跟香港一般觀眾可看到的版本截然不同。首先,全片不設中文字幕,但又只有英文字幕。其次,電影配樂部份較現有版本粗糙,相信是電影公司為求取得參賽資格,先拿著威尼斯影展的版本播放。

後來該職員也許覺得自己的態度有問題,竟然走上前對筆者大送秋波,並派上咭片。不知這種態度,該用「忽然電影人」還是「屎忽鬼」來形容好一點了。

何以不能為皇后戲院留念?

2007年 10月 1日 講鏟專題    8個留言   

Picture

皇后戲院已於昨晚播畢最後一場九點場《色,戒》後正式告別觀眾,而一眾影迷觀眾甚至市民也希望專程來拍照留念。不過,相比起其他近年結業戲院如影藝戲院、金聲戲院或皇都戲院,管理皇后戲院的陸海通集團似乎真的不想太多人說,不單不讓傳媒在結業時接受採訪,該連各觀眾在最多一天也享用到該戲院近乎負分的職員服務,實為該戲院的落幕蒙污。 

是次專輯可算整理困難,在此感謝各位對「講。鏟。片」的鼎力支持,提供大量相關圖片,而今次各幀圖片均由讀者提供,謹此鳴謝。
Picture
皇后戲院的夜場戲票,早於午間售清,結果售票窗口亦要先行「撤退」,而門口原擺放的電影劇照版亦已收回。對於一眾電子傳媒,當然希望拍到戲院內貌。不過,一眾電子傳媒全部被拒諸門外,大家只能望著這個門口輕嘆。
Picture
觀眾入場時,一眾影迷希望藉此留念。不過,似乎戲院職員並不如想像中友善。全程的臉口,跟電影裡的梁朝偉演的易先生同出一轍。難度他們得不到適當的調職安排,又或是遣散費不足,將其情緒發洩在觀眾身上?
Picture
當然,仍有不太聽話的傳媒試圖掩門拍攝,即時被戲院穿著紅色制服的職員勸止。似乎提供相片的觀眾也沒守「規矩」。
Picture
不過,仍有職員在最後一天仍敬樂業,當中一名穿類似保安員制服的女職員,十分盡責。在院內宣讀反盜錄聲明時,贏得掌聲。同時,她在放映期間堅守崗位進行巡邏,實在難得。

香港近年流行大談「集體回憶」,何以陸海通集團不容觀眾這樣做?是自身問題,《色,戒》發行公司安樂的問題,還是有其他《不能說的.秘密》?實在耐人尋味。 

「反盜錄」的真正含義

2007年 9月 27日 講鏟專題    22個留言   

 Picture

按:上圖由讀者提供 

近年全熱鬧得熱哄哄的,便是《色,戒》裡的反盜錄手段。當中百老匯院線最為積極,而且花款更是層出不窮。入場觀眾除了感到「附加服務」,還有觀看電影時有如觀看盜版人頭左搖右擺的味道。

「反盜錄」的招式其實很多,何以要這樣做?今天就試探討一下原因。

Picture 

要看戲院,先來看看戲院的招數,首先便從售票開始。拿出旺角百老匯為例,大家看看上圖的售票情況,是否感到奇怪?最前一行,每行各有六個座位一早被劃去。正當不少以為這是電影公司「粉飾櫥窗」的活動時,原來另有原因。

Picture

再看看香港政府勞工處網上的職位空缺,九月二十五日有大量空缺,職位是「反盜版專員」,時薪三十五元,算是高薪。雖然只需小一程度,但卻要略懂英語。每周工作六天,而每天工作約九小時,工作期二至三周。職責是為電影進行戲院巡邏及站崗反盜版工作。職請公司為「安樂影片有限公司」。

Picture

再看看百老匯沿線戲院,全線戲院都擺放「反盜版」專櫃。專櫃有「反盜錄專員」掛牌,戲院給觀眾的號碼膠咭,還有大量的密實膠袋。留意該些膠袋並不像機場般,膠邊是「藍加黃變綠」的那種,可謂十分「落本」。

戲院場內方面,有職員站崗之於,還有職員巡邏,而且「班次頻密」,坐在通道旁的觀眾完全仿如觀看「人頭版」電影一樣。

Picture

然而,當情報員再到同樣播映《色,戒》的其他戲院時,卻沒有如此的裝備。當中JP銅鑼灣戲院更是「無遮無掩」,只是巡例查核第三級影片的程序,其餘院線亦大致相同。

這類出現了多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何以香港觀眾獲如此「厚待」?不過想深一層,當其他戲院仍是「態度依舊」之時,何以安樂一系公司,包括安樂發行及百老匯院線施以這方案?

當大家覺得戲院不近人情之時,原來另有苦衷。

江湖傳聞指是回某院線有內部通令,將是次反盜錄工作定為前所未有最高級的高危級別。戲院方面一定要用盡方法反盜錄。倘若真的被查出於某戲院被盜錄的話,有關戲院定必有人「人頭落地」。

任何公司,都有一套由上移下的層壓式制度。戲院經理當然不敢亂來,於是用的方法包括小心搜袋、留空部份座位不賣票以便監察等。留空的座位,可令職員在有懷疑時坐下作近距離監察。

當然,此舉會令戲院收入減少。但何以會有公司肯這樣做?原來又有原因。

反盜錄當然是一方面向片主交代,但另一方面,是一種姿態,於形式上給人看到是有採取適當措施,免得招人口實。同時間,這種做法可以作為日後跟西片公司發行電影長期合作的籌碼。

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色,戒》本身會在內地發行刪剪版本。倘若足版盜本流入,會嚴重打擊內地票房,因小失大。而香港相對台灣來說,交流更多,流入機會也相繼提高。

然而,只做一半不做一半,看來是姿態多於實際。

睇戲何以要搜袋?

2007年 9月 24日 講鏟專題    12個留言   

 Picture

李安導演的《色,戒》果然反應十足,前日首映吸引大批市民,昨天講座又有大量觀眾冒雨留座觀看。然後,再獻新猶,就是搜袋入場!

對於這部票價已加十元的電影來說,何以動作多多?

據安樂的宣傳經理陳惠珠解釋,不同盜版集團均希望偷錄該片,以防盜版,於是決定採取高壓方法,要觀眾入場先搜袋,並關掉手機,拒絕配合者均被退票。同時間,也徵集網上警察監視網上盜版行為。並同時懸紅三萬予成功檢舉人士。目前這種方法,會在百老匯院線執行。

這種嚴打方法,以往在觀看西片優先場時也試過。但正場這樣,不談背後目的,但相信的是,戲院人手壓力極大。

部份戲院已安排三家戲院於一小時內播放《色,戒》場次,每院二百人計,即是每分鐘平均有十個觀眾會入場看《色,戒》。一般戲院只會派駐兩名職員於入口處,意味著平均每位觀眾只能用十二秒來「搜袋」。要提熄手機又要搜袋,相信難以在十二秒內完成。結果是,等一大輪也未必入到場。

別忘記的是,戲院本身還要應付其他電影的人潮,試問該戲院事務員怎做得來?未知電影公司會否聘請保安公司代勞,否則似乎是有姿勢無實際。

至於盜版首版在香港之談,似乎是「近水流台」的結果而已。

《色,戒》何以怕盜版?恐怕還是怕這個「三級」版留到國內後,沒人入戲院看「刪剪」版而已。

觀看爛片的「藝術」?

2007年 9月 21日 講鏟專題    18個留言   

Picture

看過「講。鏟。片」多時的朋友,也許會問,有些他們心目中的「爛片」,聽見片名或演員組合時,已經毫無入場意慾,到底怎樣才可以觀畢全片?事實上,短短四個半月間,介紹的電影不少連片名都不起眼。

其實要看這些「爛片」,需要一定的技巧,今天就拿來試講一下。

觀看這些電影,曾先要明白的是,那些都是電影來,不過質素上不能跟一般入場情況相比。故此,請不要為電影帶上任何期望。有時沒期望入場,可能也會帶來一點驚喜。

另一樣重要的東西,就是要拿出勇氣來看。今時今日看港產片要拿出勇氣,而觀看明知可能好爛的港片的勇氣便需要更多。不要計較朋友的想法去入場,也不要計較上映戲院如何偏僻,才真的可以入到場來。部份電影如《反斗狂奔》只在元朗戲院放映,觀賞時最好先查清楚時間,免中空寶。

入場前,不妨準備一點飲品或小食,但切忌不健康的零食。小食的目的是用來消磨時間,而效果沒有如打手機或上網般令人討厭。經典例子有《美麗酒吧》,八位觀眾中,便有五位帶備午膳入場。在家中的話,更可一心兩用,善用資源。

嘗試以另一個角度觀賞這類電影,也許是另一個方法。有些電影在製作上可以很可怕的,不過又十分好笑,例如任達華主演的《鬼名模》便是其一。看畢時,記著那些恥笑情節,也是笑話的上乘素材。

當然,有些電影因爛得太厲害,以上各種方法也未必令大家提起勁來,經典例子之一便有勞劍華執導的《左麟右李之我愛醫家人》,真係醫得死人。

電影海報字眼過激?

2007年 9月 21日 講鏟專題    12個留言   

Picture 

一般而言,電影海報可算是觀眾得悉電影的主要途徑。發行公司都會想盡方法,希望有關海報能達到目的。而一般海報,雖然是三級電影海報,經審查通過後,一般不會再改。然而,也有例外。

那個例外,便是深作欣二作品《大逃殺》。

Picture

《大逃殺》的港版海報,其實跟日本相若。而且,上映的時期也與日本相距不足一個月。電影於零一年一月四日開畫,海報於聖誕前張貼,當中最惹爭議的,就是「你有冇試過殺死朋友?」那一句。

Picture

由於當年事件惹起爭議,電影公司後來將海報中那一句遮蓋,而後來推出的VCD及DVD,已不見到該句字眼。

其實當年香港幾乎與日本同步上映《大逃殺》,票房也接近八百萬,以僅得十間左右播放的戲院來說,算是不俗。最有趣的是,《大逃殺》於農曆年初一於影藝戲院上映十二點半場,竟然也滿座,難度新春也來見紅乎?

送檢自訂級別?

2007年 9月 18日 講鏟專題    4個留言   

Picture

由於香港業界運作並不如部份地區般透明,故此很多朋友每每對於行業情況不太瞭解。但亦因此令大家感覺有趣。今天見近期《出埃及記》送檢事件令大家講得熱烈,就談談電影檢查。

大家有沒有想過,原來電影檢查的分級可以十分「靈活」?

一部電影要送檢,需先填寫表格。不過表格「有趣」之處是,送片者可以選擇一個擬定上映的級別以供參巧。

然後,電影正常地經過評審斷定級別,倘若級別與擬定的相同當然相安無事。不過,倘若級別較擬定級別為高的話,有關人員便會告知要如何刪剪才達到該級別要求。雖然這樣有點奇怪,不過對送檢者可按照情況,依電檢判定級別還是經刪剪後依自己原定級別上映。

其實一般電影,都甚少會因為此作出刪剪,唯一的情況,就是送檢希望II B級別而被判為III級。這類情況於九十年代的港產片甚為常見,故此很多時都出現為不想成為三級電影而作出刪剪。當然,亦有電影選擇上映時不作三級,到出碟時才用第三級別出碟,順道賺多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