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講鏟專題"的文章

租借政府物業拍攝電影收費

2008年 4月 23日 講鏟專題    14個留言   

香港不少電影,都會租用政府場地拍攝,例如關乎法庭的情節便租用舊的裁判法院。不過,大家又可知道這些場地的租金是多少呢?
 

其實租用政府場地拍攝電影的租金釐定,均由政府產業處負責,而且各場地的收費標準也是劃一收費,以收回行政成本為基本原則。

隨著通漲,租借政府產業予電影業界取景的收費標準也則於四月一日起作出調整,首四小時收費為$ 4,830,其後每小時收費則為$ 990。不過上述費用只是場租,要徵用政府人員或其他設施的話,將再收取相關服務的成本價。

不同的政府部門,負責著不同場地的租用事宜,部份是意想不到,如租用粉嶺職業健康診所便要向勞工處申請、赤柱市政大廈則要向民政事務總署申請等。各位有意租用政府物業拍攝的話,最好先到相關網站查清楚,免得碰釘。

開鏡拜神最要敬佩的人

2008年 4月 17日 講鏟專題    4個留言   

Picture

近年大部份電影在開拍之時,都會有燒豬拜神的儀式,電影導演、演員連同一眾高層濟濟一堂。不過對於整個過程,要哪些人需要我們敬佩?

也許有人會想是宣傳公司的公關大員,不過今天想談的,卻是另一群容易被忽略的人。
 

上圖所見,是日前電影《武俠梁祝》的開鏡情況,在舉行場地的戶外,左方的一名女子正在準備拜神需要的衣紙祭品。這些祭品往往是即時買來需要整理的。

不過,數到勞苦功高的,還是中間負責在電影公司負責人切了燒豬後「善後」的人員。

切燒豬後,其實拜神儀式已到尾聲,接下來的招待之一,就是等食燒味。負責切燒味的人需要在極短時間內,將其製品切件小件,還要盛在發泡膠盒內。既要切得快,也要切得準,不是切慣的話,壓力其實十分大的。

下回倘若大家有幸到這類拜神儀式時,也許可以感謝這群朋友的努力。

金像獎採訪的日與夜(上)

2008年 4月 15日 講鏟專題    18個留言   

Picture

第廿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剛於周日舉行,雖然對於不少觀眾而言,只是電視台的一個支離破碎節目。不過對於在場的一眾傳媒人士來說,可算是直落十多小時的一個工作。

然而,他們何以會出現如上圖的奇景?
 

雖然根據金像獎官方提供資料,雖然星光大道的活動於當日晚上六時半才開始,不過記者區早於四時開放,而一眾傳媒更早於兩時許已在等候,並且尋找有利位置以作拍攝。

然而,在正式舉行活動前,卻有著至少兩小時的空檔,各傳媒人士如何打發,不致完全浪費光陰呢?

上圖所見,也許是記者百態。上方的一名記者手持相機試位,中間有一名記者則罩著頭小睡片刻。不過,他們只是這族群的少數份子。

看清楚一點,在場至少有四名記者在這類期間當了「機Boy小子」,拿著遊戲機玩樂打發時間。雖然這類遊戲機以PSP及NDSL較為主流,不過看來記者們較鍾情於PSP,也許是因為不用揭蓋而較為就手之故。

不過,亦有記者選擇呆等,實在苦了他們。但是入夜後又如何呢?下回再講。

培育新人豈能揠苗助長?

2008年 4月 10日 講鏟專題    20個留言   

圖片來源:cybergosa.net

香港電影行業出現青黃不接問題,已是老生常談,故此今天也不再詳談。正因如此,近年便有著大量培育新人的情況出現。無論是鮮浪潮或IFVA競賽以至一些公司如黑白映畫甚至王晶班底等,都希望能補充點新人。

然而,掊育新人,卻不能操之過急。
 

今年不少安排於電影節播放的電影,都算是新導演作品,如麥曦茵的《烈日當空》、曾翠珊的《戀人路上》及關文軒與其導線舒琪的《咖啡,或茶》都算是新導演之作。不過,該三部作品,未知是否趕及要在電影節播放,都出現不同情況的趕拍情況。

趕拍與否,當然未必跟最終的質素完全有關。可是,這種做法,難免予人一種急就章的味道。「急就章」可以分為兩個層次,其中一個層次就是在製作流程上。新導演拍片或會需要較多時間處理自己的作品。倘若要他們趕著來拍,一來壓力大、二來也許因為時間未必而「將貨就價」。也許有人說這是用來實習商業市場的製作流程。不過要到這點,卻需要一定的配套才可以逐步達到。

至於另一種「急就章」,就是強行要這些新導演去負責一些超乎自己能力的製作。近年的經典例子,也許是黃精甫。他拍下兩部有著一線演員的作品《江湖》及《阿嫂》均過於偏鋒,令到市場難以接受。同時間,也會令導演過於自信,難以接納他人的意見。究其原因,就是電影業界要他太早承擔太大的責任,令到拍出來的片子承受很大壓力,並非每位導演笴以接受。

香港電影在培育新人上起步十分遲,斷層問題亦漸漸浮現,可是要給新人機會,總不能要他們「一步登天」,更不能像「雞精班」般強行催谷,否則只會是適得其反。

電影節連線志工勿沽名釣譽

2008年 4月 5日 講鏟專題    9個留言   

Picture

香港國際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已是第四年舉辦,該網站以自願方式,找來一組志工協力留意一眾網誌文章,精選其文章作出連結。

雖然,一眾志工的努力實在值得令人敬佩。可是對於不稱職的志工,卻為這個本是好的參考網站蒙羞。
 

據接近消息人士表示,其連線的工作分工情況是,每位志工會負責留意一組的網誌,並選取合適的網誌以作更新。其密度一般以言,以每人三篇為限。
Picture
其實連線可算是十分出名,因為剛好今年第五期電影節刊物「影訊」也有談及。一眾志工,肩負起更新連線,工作量其實不少,而最稱職的志工「嘉」更是每天更新,是值得鼓勵和表揚的。

上圖所見,便是各志工近一星期的更新情況,大家看到有甚麼問題麼?

在過去七天中,大部份的志工都至少有兩天為網站加入連線。可是,卻有一名志工,竟然甚麼也沒做。可是,觀乎該為志工的個人網誌,卻在這七天內卻有五篇電影評論更新,比起前一個星期更多。

某名不稱職的志工,沒有好好地做好本份作出連結,不止是欠缺責任感的表現般簡單。由於連線沒有註明哪組網誌由哪名志工負責,那名的志工旗下的網誌也許成了「受害機構」,令人懷疑是否該些網誌在過去一星期沒有任何值得觀賞或精選的文章存在。結果,令到其網站負責人最終按奈不住,代為協力更新。

也許有人問,一星期沒更新有何問題?這涉及時間性的問題。

電影節映期的最後階段,可算是觀眾「衝刺」的時間。連線成了觀眾參考對象的話,其文章更新便顯得十分重要。稍遲一點更新,也許令觀眾錯失觀賞最後場次的機會。時間已過,電影亦在明天閉幕。可是該名不稱職的志工,卻令不少觀眾未能觀看所負責網誌的精選文章。

志工的工作量不少,故此有關人士更應有責任承擔。現在除了出現多名稱職獲讚的志工外,卻出現一名掛名的「沽名釣譽」志工,不少令其負責的網誌失去參考最佳良機,更惹來對連線準則不必要的猜疑,令其連線的美譽蒙上污點,不知該名志工的責任感現在放在何處?

鮮浪潮電影的中文字幕

2008年 3月 29日 講鏟專題    8個留言   

Picture

要談鮮浪潮這個課題,可以說是眾說紛紜。即使有參賽者「呃飯食」,但是大部是嘗試用心拍。然而,觀乎今年的鮮浪潮的參選電影,卻發現當中個別電影出現一個頗嚴重的問題,就是中文字幕。
 

其實鮮浪潮製作過程每每都是一群有志之士合力製作,對於他們而言,也許完成片子已是重要一環。可是,若一些很基本的東西出現失誤而令印象大減,是十分可惜的。

其中一部出現問題的短片,錯別字不少,例如「烏冬」誤寫成「烏東」、「畢竟」誤寫成「不竟」等。觀乎錯誤情況,絕不是因中文輸入拆碼錯誤所致,而是字幕的語文水平不足。最令人感到詫異的,就是連句子也出現語病。其中該短片字幕出現「這間房子曾裝潢」(正寫應為「這間房子曾裝潢過」)。

也許鮮浪潮的製作條件不高,每每字幕都乏人校對。可是,字幕是觀眾觀看畫面時也會容易留意到的地方,倘若也出現錯別字的話,會對其電影製作觀感打上折扣。雖然不少人說香港學生近年中文水平下降,不過既然是要造字幕來,也希望華文社會可以流通,故此實應不容有失。

然而,不少港片中文字幕錯別字不少,要作榜樣又談何容易。

何謂進口片與合拍片?

2008年 3月 21日 講鏟專題    12個留言   

近期內地收緊對於電影審查的政府,結果不少「合拍片」均要重檢,而且還未有期何時可以獲得批文。部份電影如張艾嘉執導的《一個好爸爸》,則轉以「進口片」形式以拿取內地上映的批文。

問題來了,到底何謂「進口片」與「合拍片」?
 

近年香港電影在本地市場缺乏票房以維持製作成本,各電影公司紛紛與希望可以開拓中國內地市場。然而內地市場受到國家廣電總局的重重關卡,並不容易。起初香港電影打入內地市場,是以「進口片」形式。其實進口片是指內地進口,每年受到配額受限,情況就如其他外語電影一樣。雖然港片每每能分配的配額不算太少,但競爭激烈。

隨著CEPA(香港與內地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執行,香港電影進口內地,有著多一個渠道,就是以「合拍片」形式。由於合拍片不屬進口片,是跟內地電影公司合作,所以可獲國產片相同待遇,上映較為自由。不過,卻要遵守國家廣電總局的原則,不然便不獲批文,需要刪剪修改再審。同時間,也要採用符合內地題材及演員,這些也不是每家香港電影公司可以接受。

畢竟,香港人最懂就是看時勢做人,進口片難獲配額時就用合拍片方法,到現在合拍片阻力大時,又回到進口片處走。不過《一個好爸爸》改在進口片,就連導演張艾嘉自己也不清楚其原因。兩者分別除了入口上,還有分賬的分別。

觀乎去年出品的五十部港片來計,已有廿六部為合拍片,剛好超過一半。不過,無論是合拍片或進口片,香港電影愈來愈以內地市場為主的趨勢似乎成形了。

戲院結合主題餐廳的趨勢(上)

2008年 3月 15日 講鏟專題    18個留言   

Picture

香港近年戲院雖然數目減少,而且四大集團已主導其九成市場,不過並不代表競爭不激烈。反之,各院線都希望作多方面嘗試,方法之一就是試圖擴展其非票房業務,正如銀行要拓展非利息收入一樣。

當中的一個試點,就是將戲院與餐廳或咖啡店結合起來。
 

目前這類的例子也有數個,先有安樂旗下的百老匯電影中結合在主題書店內的一個茶座式咖啡店,然而同集團旗下的Palace IFC亦設同類餐廳,更曾因為其梯級惹來市場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涉嫌殘疾歧視而需要拆除。到了去年,便有九龍灣UA Megabox便開設了Studio City,而九龍站The Grand Cinema則有Cafe de Grand。

以上四個例子,除了The Grand Cinema外,其餘三家都提供了一些西式的膳食,他們想的是觀眾或會因趕著看戲要苦無好地方進食,這類地方剛好合他們的需要。

大家又有曾光顧過上述四家的電影附屬的餐廳或咖啡店呢?何以會光臨或沒有光顧呢?

到底,哪些餐廳是否可行?下回再講。

湯唯疑似被封殺的後遺症

2008年 3月 11日 講鏟專題    33個留言   

近兩日香港傳媒談得火熱的,要算是內地演員湯唯演出的廣告及電視劇,疑似被內地廣電總局下令封殺。雖然廣電總局對於傳聞仍然沒有明確的答案,可是其引來的後遺症,似乎已關於到不少香港業界的活動。

不過,《色,戒》的後遺症,不只在湯唯。
 

《色,戒》的後遺症,可以從兩方面。最主要的,莫過於電影尺度方面。中國近年電影其實十分蓬勃,而香港不少片商也來到內地找合拍機會,希望開拓內地市場。可是,內地市場要顧慮的地方不少,例如仍未設電檢分級制度,電影送檢時每每內地公映版本會被「和諧」。然而,電檢分級可從多個角度,當中包括了情色的層面。

《色,戒》在內地的問題不止在情色方面,還有著漢奸的內容等,這些題材在內地也是極敏感的,處理得不好,很易會令人想到有宣揚的味道,被喻為「腐朽文化」。

其實廣電總局仍未開始收緊之時,卻採用了另一種方法給一些片商明示或暗示,就是「殺雞儆猴」。

現在湯唯的電視劇及廣告被「封殺」,而且她能否如期出席下周的亞洲電影大獎亦已成疑,說是沒有後遺症已不可能。

不過,這個舉動,亦已令渴望開拓內地市場的香港電影業自動「聽話」起來。當中以曾執導《閃閃的紅星之孩子的天空》的林超賢最為坦白,說如果情況屬實,恐怕港片未必敢起用湯唯。

雖然看似只是內地的舉動,但大家可不會說已影響了香港的創作自由麼?

雞姦戲何以要索天價片酬?

2008年 3月 6日 講鏟專題    15個留言   

Picture

鄭保瑞執導、余文樂及劉心悠主演的《軍雞》今天上映,當中曾傳出余文樂在片中的成嶋亮一角曾找過陳冠希飾演,但因為片中的一場雞姦戲而將索價一百八十萬片酬,結果片商易角。

索取天價的片酬,到底有何用意?

其實一部電影演員的片酬,跟其角色的難度、演員本身在行內的地位及電影公司的製作成本有關。《軍雞》雖然有日本資金兼在泰國拍攝,但從整體而言,極其量只能說是中型製作。以一千萬中型製作而言,百八萬片酬佔全片製作費高達近兩成,根本不成比例。

索取天價,其實只是不想接拍,但又不想明示而損害形式的手段而已。

說回雞姦戲,其實無論是雞姦或強姦戲,對很多藝人而言都十分忌緯,情況就等同拍情慾片一樣。而這類消息又常被香港傳媒炒作,皆因香港的娛樂圈太渺小,香港的演員其實不覺自己是演員,而是一名藝人。

演員的職責就是演好其片中的角色,對於角色的要求會盡量配合,以符合其專業演出。至於藝人,要顧及的不是自己在片中能否有發揮空間,而是接拍會否影響其自家形象,背後的原因就是,單當演員拍劇或拍戲的片酬,相比起其他相關收入如當品牌代言人或接拍廣告的總收入為低,不想因此而因小失大。

顧及形象無可口非,其實只能包裝得宜,推掉電影也不會太難看。但以不顧電影製作而開出天價片酬作為談判的酬碼的話,該名藝人在電影業上真的成了「偽人」。

頁次:«1...92939495969798...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