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講鏟專題"的文章

美國編劇罷工的啟示

2007年 11月 5日 講鏟專題    8個留言   

Picture 

美國荷里活電視及電影編劇工會,因與電視台及電影製作公司談判破裂,已實施罷工。而罷工的導火線,就是在稿酬和分紅上談不上攏,而他們亦不如演員及導演般受到尊重。

到底他們罷工,對香港電影業又有何啟示?

美國編劇罷工屬全國性及橫誇電視及電影行業。其實他們也曾於一九八八年進行大罷工,歷時廿二星期,令娛樂事業損失高達三十九億港元。

由於編劇屬於一部電影的早期工作,在正常的流程下,劇本完成後,編劇幾乎是功成身退。而後期就十分視乎導演、演員及製片等崗位,由於他們缺一已影響進度,形成他們比起編劇來得重要的錯覺。因為各工作崗位大抵不太清楚編劇的流程。

編劇罷工,即時只對一些清談節目影響,而劇集及電影,由於製作公司有不少存貨,要較長時間的罷工才會見到相關問題。

不過,這個情況,在香港發生的可能性極低。

對香港市場而言,電視與電影幾乎成了鴻溝,兩者仿如截然不同的市場。電視方面,編劇大都由市場控制,在流水作業下,罷工等同得罪電視台,後果只有被截。由於各電視台實力不均,給大台裁出來,要找回工作不易。

電影市場近年陷入萎縮狀態,加上中港合作之下,香港編劇罷工的話,找內地的來便可以了。而且,香港電影本身製作量不足。在這個情況下,香港的編劇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最近荷里活電影來港拍攝,雖然大部份崗位都受惠,但編劇卻例外。

故此,有入成為編劇的,還是要先行衡量能否在如斯環境下生存好了。不過,到底香港編劇的苦況如何?稍後希望有機會再行探討。

手繪畫板系列之變臉《江湖》

2007年 11月 5日 講鏟專題    12個留言   

Picture 

手繪畫板這門技術雖然已隨著近年不少戲院的結業而絕跡,不過每當大家再次看回這些昔日的圖片時,又會有著另一番滋味。就趁星期一很多人還未起勁之時,就給大家看看來「醒神」一下。

上圖所見,是一幀攝自已結業的屯門戲院畫板。先看字體,常見的有將其用字簡化,例如余文樂的「樂」字。不過這個簡化像是日語多於簡化中文。留意黃精甫不是「導演」,而是「領演」?難度是上方「領銜主演」的簡寫?還希望不是作畫者是有其俗說「領嘢導演」的說法吧。

不過最驚天人的,莫過於畫功,左方的劉德華,外型上較易分辨出來,不過到了右方的張學友,其咀部看起來甚有《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的「孖潤腸」的味道,不看畢整塊畫板,實在難以區分。

不過,這些東西,不止是香港,外地也買少見少了。

「香港電影」:電影雜誌人員重新上路?

2007年 11月 1日 講鏟專題    11個留言   

Picture

上回談「香港電影」雜誌,以該雜誌的外貌為主,今回想談談在製作人員。

一本雜誌的風格與取向,跟其掌舵人及其幕後班底有著幕大的關係,故此看雜誌時,不妨看看其編輯人員,或會對其雜誌的水平找到答案。
先來看看「香港電影」的製作班底:

藝術總監:文雋
編輯顧問:舒琪
特約撰稿人:列孚、朗天、邁克、游靜、黃愛玲、蒲鋒、黃國兆、李焯桃、湯禎兆、林震宇、藍天雲、郭繾澂。

整個編輯部門的名字,會否似曾相識?其實大部份人員,在十多廿年前曾於《電影雙周刊》撰擇的人。結果,廿年過後,同一班人聚再一起,正如電影《無間道》主題曲所云「又要回到起點,重頭上路」。

由這個製作班底去辦雜誌,好處就是質素保險不會差得到那處,因為這班人撰寫評論都有一定的時日,至少已形成自家風格。

不過,看著電影雜誌的人物來來去去都是那些,大家又覺得是否沒問題麼?

其實說香港電影業界出現的青黃不接,不只是指製作人員上,就連評論或撰稿人亦言。就近十年來說,廿多歲至三十多歲左右的青年人,雖然不少都可能在其他途徑
表述對電影的意見,不過在文字媒體上的機會仍然不多。結果就是,看來看去的文章,即使有其一定質素也好,卻未能開拓多方面的視野。

近年流行的網誌,其實有著不同的觀點角度。可惜的是,文筆方面以口語為主,又未必可以符合到報刊希望以語體作為華文市場溝通媒介的需要。即使寫得不俗的,到這一門也不容易。結果很多人都放棄。

重頭上路,本來不差,但細心一想,倘若再一個廿年後,仍是這群人在辦電影雜誌的話,相信香港電影雜誌市場會比香港電影業死得更快。

《野.良犬》立體宣傳品抄襲舊港片?

2007年 10月 31日 講鏟專題    12個留言   

Picture

由郭子健執導,陳奕迅主演的《野.良犬》將於十一月十五日開畫,該片近日開始在戲院宣傳。宣傳品除了常見的海報外,還有特別的立體宣傳品。

不過,大家對於這個立體宣傳品,是否似曾相識?

先看《野.良犬》的宣傳品,特別之處在於那個立體的「摩天輪」,該物品以木棍、木梯為水桶配合而成。雖然不會轉動,不過卻補上了一些像盂蘭勝會的顏色燈泡,也會發亮發光的。

然而,大家想不想到像哪部影片的宣傳品嗎?
Picture
拿回零三年的劉偉強執導的《咒樂園》,當年電影賣點之一便是那個嚇人的摩天輪。該個摩天輪當時亦成了電影的立體宣傳品,以木製作。
Picture
好了,拿兩圖一併比較,是否有似曾相識的味道呢?
Picture
不過,畢竟《野.良犬》是零七年的作品,同類的設計也「先進」一點,至少多了水桶。不過,這些水桶會否成為觀眾當找不到垃圾桶的時候,拿來放置廢物的地方呢?那就不得言之了。

亞視「睇片花」排錯陣

2007年 10月 30日 講鏟專題    沒有留言   

Picture

亞視自十月八日全新排陣後,回復了已在免費電視台失蹤多年的電影節目。「睇片花」電影節目屬於七點半時段「五個半a餐」一部份,逢星期四晚播出。

不過,播了三周後,到底該節目是睇得口花花還是眼花?

可惜的是,根本沒法能看過一集完整的「看片花」。

一般電影均選在星期四開畫,而七點半場是平日各場場次入座率最高的場次。真正看電影的人,星期四晚七點半不會在家,而是會到戲院看七點半場。「看片花」電影節目卻排在目標觀眾不在之時,已經是先天不足。

還好的是,亞視在其YouTube香港網站,有「看片花」的六至七分鐘片段。接著就試用這些片段看看到底情況如何。

第一集的片段,以介紹節目及戲院為主。先來解說何以到大銀幕看,繼而介紹戲院。不過卻十分諷刺,近的The Grand Cinema不介紹,而走到香港以外的嘉禾影城介紹其豪華影院。不看片頭還以為是一些類似雅居樂花園樓盤介紹的廣告雜誌,只是右上角未有「實景拍攝」的字樣,失敗!

第二集的片段,以《兄弟》導演趙崇基為主。電影起初的點題過於胡鬧,而訪問的內容尚可,不過其實這類東西在一些雜誌專訪也可看見。臨近映期訪問一番其實正常,不過內容方面只就電影,看來只是變種的電影預告片,而最後一句說電影具吸引力,又是一個廣告雜誌。

第三集的片段,以訪問導演雷宇揚及大談萬聖節的心水電影,《德州電鋸大逃殺》只講而沒任何相片跟片段,莫非傾不到版權來?反看雷宇揚的訪問,談東西方的靈異電影,雖然時間不多,但質素卻不俗,不過雷宇揚曾任電台主持,也熟悉行情,對節目可觀性亦有幫助。

看其三個片段,「睇片花」在電視台播放,變成廣告雜誌已是意料之內,不過卻有需要因時制夷,而不要像首集自曝其短。訪問倘若能涉獵更多層面及調動時間的話,相信不會像現在成為「五個半a餐」收視最差的節目之一吧。

《兄弟》內地版本結局大不同

2007年 10月 29日 講鏟專題    6個留言   

Picture

注意:本篇內文將提及電影的結局,敬請留意。

近年隨著香港電影市場萎縮及受惠於簡稱CEPA的「與內地更緊密經貿關係」,不少香港電影近年都同時在香港及內地公映。然而,兩地的電影檢查制度及準則不同,同一部電影,內地及香港版本可以有不同的情況。

近期在香港與內地同步開畫的《兄弟》便是其一。

 

先談開首,港版的兄弟的開首,先描述結局開槍有人倒下的場面,內地的「和諧化」版本沒有該情節,起始便是以堯與舜童年時的駕車肇禍及林雪飾演的「鬼仔」爸爸慘死的過程。

但是,令人費解的,卻是結局。

香港版本的結局,是苗僑偉的堯、陳奕迅的舜及劉德華的警司於果欄處,舜與警司對峙,堯到場向警司解釋其苦衷,希望舜以無污點的情況下接收興隆,接著舜與警司的對峙持續,最後舜與警司也開槍了,然而,兩人沒射中,因為堯以自己的身體檔了兩槍,中槍倒地。接著是場景持續數稍。後來,再次播出苗僑偉的對白,指一張古椅只有譚家的人才能坐,不過該椅子已被放在街邊的雜價攤待售。

內地版的版本,則十分奇怪。到了對峙極深之時,卻是警司同意了堯的安排,為堯戴上了手拷,然後拿了外套遮蓋手拷,三人一同離開。後來,再次播出苗僑偉的對白,指一張古椅只有譚家的人才能坐,而該椅子仍放在果欄內。

相比起來,內地版本片長較短,而且結局裡警司的行徑亦十分奇怪。不然的話,看來有點妨礙司法公正?

大家又對兩地的不同結局有何意見?

香港影評人協會不務正業?

2007年 10月 28日 講鏟專題    8個留言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自從今屆金紫荊獎出現連番鬧劇後,香港影評人協會就事件可算延續其鬧劇。上周末的「演出者」,便有上屆副會長林漢勳、前理事鄭景源及以會員身份出席的蔡繼光。

不過,事件只是給觀眾一種「家醜外傳」的味道。 

家醜之一,就是新一屆理事的選舉方法。其實,新一屆理事會已於八月十八日選出。林漢勳聲稱自己要上網才得悉結果及不獲悉理事會票選已覺出奇。但更奇怪的是,當得悉這個不正常的狀況後,又沒有即時處理。是否等同默認?又何以到現在才出來說不?很多選舉都有一個上訴期,但過後才說的話,會否有輸打贏要?

家醜之二,是鄭景鴻表示考慮報警處理。社會內部事務理應由憲章處理,報警又不知是否有浪費警力之嫌?

倘若會員或要員對新一屆理事有質疑,不去開會員大會由會員決定,卻只得數人在場開記者招待會,到底會員又會否認同?

其實說穿了,也許只是將其曾特首近期引用的「文革」移植到香港影評人協會而已。兩代理事權鬥,導火線為辦得一團糟的金紫荊獎。

在這事上,試抽離一點,大家可看過各人近日在任何媒體發表電影評論麼?雖是影評人協會,要員卻「不務正業」,沒有影評撰寫,不要說擔任理事,就連會員身份孰真孰假也真的搞不清了。

香港電影業能否行師徒制?

2007年 10月 24日 講鏟專題    16個留言   

圖片來源:china.com.cn 

政府推行的電影基金,結果那個審核委員會召集人則是現在香港國際電影節董事局主席王英偉。他接受訪問時,指出基金希望推動師徒制,鼓勵名導帶領新人入行,更點名讚賞杜琪峰提拔游乃海導演。

到底,香港電影業行「師徒制」,是否可行?

香港電影行業的「師徒制」,根本一直存在。杜琪峰、韋家輝、游乃海、游達志等一徒早已存在超過十年,而近十多年來以拍商業片為主的王晶亦提昇了多名導演如麥子善、林慶隆、張敏、鄭偉文等。而這個制度,可算是源於電影行業的「紅褲子」出身制度,不同鼓勵也自然存在。

而且,要搭上電影行業,根本不一定要這樣做。近年演藝學院或是浸會大學出身的「學院派」其實也培育了不少新人。諷刺的是,他們都一直沒太大機會可以在影圈發展。大家可見到的,可能只是在影展寥寥可數的短片作品而已。有些也許嘗試在圈中打滾,不過卻要先行解決能否糊口的問題。正如殷海光先生的《人生的意義》所言,連物質層也滿足不到,其他也不用想。

在很多地區的電影圈子裡,亦有些電影人士是以「叛道離經」方法而投身影圈的。韓國導演金基德便是這類「鬼才」之例。可是,香港電影行業對這類人士包容程度極低,他們根本毫無容身之所。

電影人是這樣,電影製作亦是這樣。當年中大電影的「數碼電影」,一樣不為人接受。但現在卻有多少製作以高清或數碼拍攝,一樣在戲院放映。

電影行業以「師徒制」,雖然可以確保經驗,但卻同時帶來不少問題,例如堆埋、小圈子、沽名釣譽、創作受限等。猶記得當年曾有報導說某些電影被監製要求依足指示拍攝,倘若真的如斯「縛手縛腳」,「師徒制」只是複雜電影風格。同時間,這個制度之下,新人要很長時間才獲機會,試問多少人真的可以煎熬得住?

王英偉在訪問時道出了很多熱愛電影者不敢入行,但卻看不到真正的原因。

電影行業近廿年已有多向發展,不過這個情況在香港卻不太出現。理由之一就是本地獨立製作空間狹窄。藝術發展局過往的撥款,到底對這類製作有多少幫助?相信大家心中有數了。對於投資者,像「亞洲新星導」的例子太少了。而很多有心之士其實未必懂得香港以外的其他融資逃徑。

主流事業的,仍是以「拉關係」為主線。真的這樣的話,才華並不能於能在影圈發展的要素。結果是,王安石《材論》中的「用材」和「育材」也未必達到。至於一些較創新的情況,很快因為主流未能接受而受到排斥,胎死覆中。

這些情況,掌握政策的當權者到底又懂得多少?

3D版本《怪誕城之夜》技術篇

2007年 10月 20日 講鏟專題    3個留言   

Picture

位於九龍站的The Grand Cinema開幕,其賣點之一就是播放3D版本的《怪誕城之夜》。其實該片已是多年前的作品,到底這種技術,以日前曾介紹的4D技術及IMAX技術到底有何分別?

先要瞭解的,就是如果製成今回的3D版本。

電影將原片轉換,先是要製成數碼版本,然後就是製造三圍空間的效果。電影在整個過程,由擅於製作視覺效果的ILM (International Light & Magic)公司處理。而現在的版本,就是Disney Digital 3D電影。其實迪士尼於去年的《四眼雞丁》(Chicken Little)開始,已開始採用該技術。同時間,該技術的音響就由Dolby合作。

這種3D版本與一般3D播放的最大分別,在於投影器的要求。

傳統的3D播放,是以使用兩部投影機的投射而令銀幕出現兩層影子,配上立體眼鏡來營造三圍空間的效果。不過Disney Digital 3D的技術,卻只使用一部投映機,以每速144次的速度轉換左方及右方的投射畫面來塑造其3D效果,而該效果的好處,就是投射出來的畫面素質較兩部投映機投射效果為清晰。

相比之下,這種技術由於以投映及數碼播放為主。只要投映機符合演要,以現今的音響技術水平,可於多於一間戲院銀幕播放,正解釋了何以《怪誕城之夜3D》版可於該戲院兩個銀幕裡播放。

九龍站The Grand Cinema暫開四間

2007年 10月 20日 講鏟專題    7個留言   

Picture 

位於九龍站的「The Grand Cinema」已於星期四開始營業。雖然該戲院共設十二間影院,不過在周四開幕時,只開了近入口處的一院、二院、六院及七院四間。當中一院放映《色,戒》、六院放映《兄弟》,而二院及七院則一同映《怪誕城之夜3D版本》。

從上圖所見,原本招收會員的位置背後圍板仍未拆去,仍以招收會員。

PicturePicture

戲院的售票處共設六個櫃位,開幕首天人流不多,然而星期五所見,人流明顯較多,亦曾出現人龍。至於售票處旁則擺放一部大型電影。

Picture

雖然是新開張,不過一院播放《色,戒》時,反盜錄設施則其他戲院格式一樣,設有「反盜錄」專櫃。

Picture

戲院最受歡迎的仍是小賣部,人龍十多人,雖然職員有四位,但收銀櫃位只得一個,看來真的要想想法子了。右方則是播放預告片的屏幕,呈圓形。

Picture

剛剛開幕,但戲院部份圍板仍未拆去,右方當然是該戲院宣傳重點《怪誕城之夜3D版》。 

Picture

在二院和七院的末端,仍有圍板封著,內裡該是其他仍未竣工的戲院吧!

Picture 

從戲票所見,票房五十大元,不算太貴。但奇怪的是,電影的級別不是II A或II B,只寫 II級!

至於《怪誕城之夜3D版本》,稍後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