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講鏟專題"的文章

「三級女星」的標籤

2008年 9月 21日 講鏟專題    6個留言   

邱禮濤的《同門》上映在即,因為電影已打算擬以第三級別上映,間接亦令到女角江若琳初次演出第三級電影。

部份媒體,或會使用「三級女星」這個名字來標籤,不過其實不少女藝人對於這個稱號甚為忌諱。到底原因何在?
 

要說到這個,其實先要看看香港於九十年代在第三級別電影的發展。

其實被評為第三級別的電影可以有多個原因,除了常見的情慾或裸露外,還有因為粗口、暴力、意識和政治等原因。可是九十年代娛樂圈較流行的消息,也許是一眾女藝人紛紛為求突破而接拍以情慾為主題的電影,而該等電影又被評為三級,結果該等藝人為冠上「三級女星」的名字。

因為「三級女星」的本義只是指曾接拍第三級別電影的女藝人,故此即使不是在電影裡真的有情慾鏡頭甚至不是參演情慾電影,只要曾接拍的電影其中一部被評為三級,便很易被冠上「三級女星」之名,與那些拍艷情片的女星易被混為一談。

其實「三級女星」這個標籤效應,對於香港電影行業而言其實是負面的。因為部份女藝人為保持自己的形象,倘若接拍的電影即使有機會會以第三級別上映,也許婉拒演出,以為獲得該個標籤。與此同時,即使部份藝人演出電影,若果最終在初檢時被評為第三級別的話,或許也會希望剪掉部份情節來變回II B級別,這兩點對製作人在港片的創意上,造打了不少打擊。

疑似片名的發行例子

2008年 9月 15日 講鏟專題    4個留言   

Picture

六月份於票房上爆了個小冷門的《超低能特攻隊》近日推出影碟,不過同期卻有一部疑似片名的電影《蕉低能特攻隊》推出影碟,而且連句語也疑似得緊要。

其實這類疑似片名的例子,其實時有出現。
 

先看回原版《超》片首句是「可能係史上最騎呢嘅英雄電影」,至於《蕉》片則是「可能係史上至顛喪至騎呢嘅搞笑雜作」,就連字款及擺位都似到十足,片名由「Superhero Movie」變成「Superbananas Movie」,抄考味道十足。

其實「講。鏟。片」早期也曾談過《半支雪卡》疑似《半支煙》事件。今天趁中秋假期再舉多一點例子,也歡迎各位來個舉一反三。
Picture
先來看看去年由方力申及鄧麗欣主演的《十分愛》上映過後,出現一隻名為《千般愛》的影碟,封面同樣賣方力申與鄧麗欣,不過片名原名卻是《濠情歲月》,而女主角並非鄧麗欣而是愛新國羅啟星。
Picture
不過,這類疑似片名,其實很愛時跟情慾電影扯上關係。當天《盜墓者羅拉之生命之匙》便有疑似電影《盜墓者歌拉之性物之謎》,至於是甚麼性物大家可以想像一下。
Picture
但是,更令人難以捉摸的例子,莫過於彭浩翔早期作品《買兇拍人》,疑似作品《買兇拍淫》不止封面設計相似,連電影的火柴人標誌也有出現,當然動作是怎樣卻完全是另一回事。最令人想不到就是《買兇拍人》的吹氣玩具Jason變成了真人Mary。

這類以片名疑似的方法,或會引起觀眾一時的興趣,不過其宣傳效果也許像春藥一樣,藥力消散後也難再發揮作用。

大家又看過多少這類疑似片名的例子呢?

《赤壁》租賃版授權新一招

2008年 9月 10日 講鏟專題    12個留言   

Picture

自從電影租賃權制度於四月廿五日推出以來,除了屬於簡稱HKVDF的「香港影視發展基金有限公司」會員發行商外,其他發行公司也來執行租賃權製作,當中更以美亞發行的電影租賃權方法最為「奇趣」,繼日前以比直銷版貴五至九成提供《花花型警》租賃版後,近日發行的《赤壁》亦採用了另一款模式。
 

上圖所見,便是今天發行的《赤壁》租賃版的訂單情況。租賃版分為VCD、DVD及Blu-Ray三種影碟,不過批發價卻則與直銷版的價格相若。

難道美亞今回是大優惠麼?非也,因為大家要再看看相關條款。

訂購表上,附註了一句「本節目的租賃授權費為每間經營店港幣壹仟元正」。

這即是代表甚麼呢?舉個例,倘若一家影視店分店需要出租《赤壁》的話,除了付批發價外,還要多付一千元。若果一家影視店購入租賃版VCD十隻、DVD十隻及Blu-Ray五隻的話,以價錢平均分擔該一千元租賃授權費用的話,每隻VCD、DVD及Blu-Ray對該店的成本便分別變成約57元、173元及308元,實際上租賃版較零售版貴35%。可是,若果VCD及DVD只入五隻而Blu-Ray只入兩隻的話,成本便分別變成74元、226元及402元,租賃版便會較零售版貴77%。

這種方式,對發行商最大好處是其授權制度不用擔心賃碟店會購入多少影碟而影響,可是對於租賃店來說,到底孰好孰壞真的十分視乎該店舖會購入多少租版影碟,但購得太多租不出又是損失,購得太少成本又會太高,倘若索性不購買便可能令會員流失,實在令影視店考慮時十分頭痛。

暑期票房(一):票房得與失

2008年 9月 4日 講鏟專題    22個留言   

若以四月三十日起《鐵甲奇俠》開始計算暑期票房的話,暑期末檔電影至今已上映一周,除了《地心探險記》仍有望在票房衝破三千萬挑戰《功夫熊貓》外,其他電影大局已成,今年十大暑期票房亦十分明朗。

截至昨天計算,暑期十大票房分別為《蝙蝠俠:黑夜之神》(5,732萬)、《盜墓迷城3》(3,751萬)、《功夫熊貓》(3,146萬)、《地心探險記》(2,855萬)、《奪寶奇兵之水晶骷髏國》(2,685萬)、《魔幻王國:卡斯柏王子》(2,548萬)、《赤壁》(2,426萬)、《街頭超人》(2,365萬)、《殺神特工》(2,232萬)及《鐵甲奇俠》(2,175萬)。

不過細心再看票房結構,73部於五至八月期間上映的電影,因戲院對大片偏好及嚴重市場導向之下,形式強弱懸殊狀態,二千萬以上票房電影有10部,至於一千至二千萬之間僅得《太空奇兵.威E》、《色慾都市》、《新變形俠醫》及《特務S嘜》四部,而五百至一千萬之間的暫時亦只有五部,其他的就在五百萬以下。

十大電影中,從發行公司劃分,洲立佔了四部(《功》、《奪》、《魔》及《鐵》四片)、安樂亦不甘示弱,共有三片(《盜》、《街》及《殺》)。其餘則分別由華納、泛亞及美亞各佔一片。洲立及安樂近年在香港發行市場較為主導,加上兩家公司對不少暑期作品提早宣傳獲得佳績。相比之下,《赤壁》來自對吳宇森的期望,而《蝙》片則是一眾觀眾的期待。較難得的就是事前不太顯眼的《地》片卻為泛亞帶來近年較佳的票房,當中播放3D版本獲得的收入實功不可沒,可算是爆冷之作。而由復活檔期轉戰暑期的《殺》片,也算收到比預期理想的成績。

不過,暑期令人大跌眼鏡的電影仍有不少,當中最慘烈的也許首推《極速賽車手》,而高姿態宣傳下僅錄得282萬多票房,看來票房失利跟其電影難以令觀眾觸摸到其入場所需不無關係。同樣慘烈的還有兩部荷里活暑期動畫《猩戰前傳》及《星球大戰:複製戰紀》,兩片票房亦不足二百萬,也許跟今年暑期有太多動畫片開畫而出現相對吸引力不足的情況。

雖然說是暑期有利大型製作的電影,可是當中亦有著不少電影在期間獲得不俗表現,當中《超低能特攻隊》看準六月期考後市場,獲439萬成績,較近兩年同類型作品僅獲250萬票房為佳。極低調宣傳的《鬥智21點》於兩間戲院播放廿八天亦收近66萬,入座情況亦十分理想。

至於港片在暑期的策略及最終各片成績如何呢?下回再講。

電影排期改完又改?

2008年 8月 30日 講鏟專題    24個留言   

還記得以往,一部港片開畫日期在開畫前一個月甚至兩個月幾乎確定,甚少改動,大家可以按著時間表選擇電影麼?

可是,近日一眾港片的排期,卻令觀眾感到混亂起來。

以近期為例,原定於中秋檔期開畫的電影《大搜查之女》及《武俠梁祝》先後改動映期至十月,而《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亦因此臨時調前至九月十一日,還有不經不覺突然安排上映的《大四喜》,真的殺個觀眾措所不及。

《大四喜》也許牌面不高,檔期較被動,可是《大搜查之女》有麥兆輝及莊文強合導有鄭秀文主演,而《武俠梁祝》則刻意打造其青春氣息,照計兩者在排陣上不該被動。前者早預在九月初於屯門市廣場辦宣傳活動,後者更於暑假時在紅磡海底隧道九龍入口擺出宣傳來。不過,最終仍是改了期。

有人歸究改期是因為對手太強,這個說法其實並不盡然。所謂有危必有機,沒有危的話,何來機會「爆冷」出來?全年每星期幾乎每周均有外語片開畫時,難道任何檔期都不宜上映港片?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武俠梁祝》改期主因或許跟電影屬合拍片而該片在內地審批未完成而未能在港開畫,可是這點亦反映了發行商與電影公司在電影排陣時沒有預足夠時間以去除未能審批的風險,令到電影公司本擁有上映期的主動權變成被動。

至於《大搜查之女》,至今仍不能參透其改期的原因,但若果真的是避陣而來,真的可惜。

以這種「打遊擊」及「人棄我才取」的方法排陣,恐怕港片不走到末日才怪了。

影碟的送檢方法

2008年 8月 27日 講鏟專題    7個留言   

圖片來源: rich8.com

對於需要公映的電影,能夠送檢的方法僅得一個,就是根據電影檢查條例,將其影片交給影視及娛樂事務處送檢。

不過,若果電影只是希望推出音像產品而非戲院公映的話,其實還有另一個送檢方法。

近年部份發行商會選擇將其影片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呈上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俗稱「淫審處」)進行分級。這個方法跟電檢不同,首先其物品的級別方法,若果被判為第二類物品,出售時必須以不透明膠套密封及加上警告字句,並且不可以向十八歲或以下人士展示或售賣,情況就有點似三級電影。若成為第三類物品,即淫褻物品,則就推出也不可以。

問題來了,何以影碟發行會播用這個方法送檢?其實跟其費用有關。

電影檢查是影視處的服務,送檢是需要按片長按分鐘收費。以現時每分鐘六十五元計算,一部一百分鐘的電影便需六千五百元,而且若果被評為三級電影的話,其宣傳品也要送檢,費用更要另計。經淫審處的渠道進行分級,可以免卻這筆費用。

當然,經淫審處亦有其利弊,因為淫審處的準則時給予人時鬆時緊的感覺。遇上「氣候」不佳之時,不慎被評為第三級別的話,就是發行的機會也沒有,付出的版權費用便泡湯,故此真的是試博一下。

幕後代唱唱到影圈?

2008年 8月 22日 講鏟專題    4個留言   

圖片來源:文匯報

近日的奧運話題之一,便是開幕禮上竟然出現小女孩「幕後代唱」的情況。不過,這個情況近期竟也在影圈出現,而且唱得「奇妙」。
 

余力為執導新片《蕩寇》仍在後期,希望趕及月底參展威尼斯影展。而電影裡將有兩段演員黃奕在電影情節的歌曲,卻找來有份投資電影的驕陽旗下新人陳皓恩代唱。

代唱的部份,是原由歐陽菲菲主唱的《戀之十字路口》。諷刺的是,陳皓恩事前對於歌曲的日語歌詞竟一竅不通,卻又要達至標準效果而急忙惡補。

奇怪之處之一,就是何不讓黃奕自己唱回?即使是幕後代唱,既是日語,為何不索性找位日本歌手來唱,而要找位連日語歌認也不懂的香港歌手來?其實說穿了,就是電影公司希望利用電影為旗下的歌手作宣傳。可是,這種行為卻是商業妥協的結果,充滿著計算。

這種代唱,其實未必紅得那名歌手來,因為只是翻唱,卻不能像電影主題曲般既可出碟又可放在各大卡啦OK任唱。拿著這個主意去打響人家的知名度,恐怕作用是聊勝於無。

從徐嘉樂到行業專業

2008年 8月 18日 講鏟專題    23個留言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四年一度的奧運又來了,頓時令一眾平日只談數個項目的電視台不知如何應付幾乎連項目在玩甚麼也不清楚奧運項目畫面,換來的除了一眾「講姐」講多錯多外,還令大家再次讚頌亞視專業評述員徐嘉樂。

徐嘉樂的例子,也許讓我們反思行業專業。

徐嘉樂不是每一個奧運項目也是最專的,要談游泳想信前港隊代表方力申或李啟淦會專一點。不過,當遇上一些冷門的項目,如激流獨木舟或是自由式摔交,卻能在評述之餘可解說給觀眾項目的規則、玩法等,讓觀眾可以欣賞賽事,這點也許是大家認為他專業之處。而在評述背後,他也不斷增值。

徐嘉樂的專業,是他不斷花時間鑽研得出來的成果。這份專業,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可惜,徐嘉樂雖然報了七屆奧運,可是近年卻仍未見有如斯全能的評述員,或多或少反映了年青一輩未能承接的斷層現象。

至於電視台,無線只是將奧運當成一個縱藝節目一樣,亂來地安插藝人伴著評述員。藝人又真的不是「偽人」,真情流露地自暴其短,顯示行內的專業水平極不入流。

電視行業這樣,其實電影行業也是五十步笑百步。

電影行業雖然近年有著學院等培訓人才,可是大家看到的新人演員卻不是這類款式。新演員在毫無準備下硬打「天才波」,表現不好被觀眾唾棄,可是他們其實也不好受,因為每每都在準備不足下拍戲,成績又怎會好?

演員幕後還算有點途徑加入,可是去到在港被認為「冷門」的東西,如影展實錄、票房分析以及業界動向等,幾乎成了整行的死穴。硬要出來談的,談得錯漏不出。對於一般讀者或許可以,可是稍加查証卻站不住腳。

究其原因,便是要成為專業所花的精神及時間極多,可是又不等於一定有同等甚至更高的回報,試問這類高風險投資又會有誰肯去做呢?久而久之,經驗流行,行業專業水平漸漸下降,結果被其他地區取代。

到底香港電影業何時才知這個死局?

《文雀》妥協之危機

2008年 8月 17日 講鏟專題    16個留言   

杜琪峰執導的《文雀》雖然在柏林公映、並已於六月在港公映,可是國內的映期卻要到八月廿二日才公映。

《文雀》在內地送檢時獲得通過兼一刀也不用剪,但背後卻有另一個危機。
 

一般電影於內地送檢,每每因為不同類型的原因而被內地要求刪減。過後杜琪峰的電影,也先是以其原版送往內地送檢,有需要時才刪減的。

可是,《文雀》的例子,卻是另一回事。

據悉《文雀》於內地發行方在收到港方發行提供的版本,雖然是一刀不剪,可是這個版本卻跟香港原版有所分別。其一就是電影開首一眾「文雀」出動偷東西的情況,被剪下約三分鐘,而最終結局則另行補上,以達到「偷東西是不對的」的意念。

從上述情況看來,電影在內地一刀不剪,何以情節又跟港版不同?從上述情況來看,也許是港方當為內地提供播放版本時,已經自我先行「審查」並先行刪剪。

這種做法,也反映了香港公司在應付國內市場時,或因為情況而提供另一個版本,「自動自覺」地做出審查來。可是這種做法,也許變相是電影公司在未推出海外發行時先行自我檢查。以往杜氏不行這套,何以現在又要行呢?莫非內地市場真的太大,大得連導演的原則也開始減退,長遠而言,是否票房更為重要,而令港方在提交送檢版本時先行「奄割」一番也也不介意?這些問題也許值得深思。

演員發音不準應否配音?

2008年 8月 14日 講鏟專題    30個留言   

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今天各大傳媒其中一宗新聞,便是引述新浪娛樂指鍾欣桐於陳凱歌執導新片《梅蘭芳》中達五分鐘以上的戲份將被保留。雖然這也許是不少讀者的焦點,可是更值得探討的,卻是陳凱歌的一席話。

傳媒引述陳凱歌指鍾欣桐的普通話水平一般,故此她演出的部份要安排重新配音。

很多內地電影對於普通話的要求「標準」,稍一不慎也不可能以原聲出現,近期的例子之一便是梁朝偉在吳宇森執導的《赤壁》中也要配音。

相比之下,香港電影對於這個情況,則視乎製作公司,部份電影安排內地演員演出時,在後期配上粵語。不過,近年亦有不少電影,也嘗試讓演員以不太靈光的粵語演出。《色情男女》的舒淇、《綁架》的劉若英以至近期《內衣少女》的安志杰等均屬這個情況。

驟眼看來,香港觀眾近年對於不太靈光的粵語包容度較高,不過箇中原因,也許是粵語的標準十分難界定。

何謂標準粵語?若以廣州音為標準的話,相信很多香港藝人也不一定合格,因為不少人也懶音處處。不過,很多時語言或多或少是習非成是,正讀正音反而不慣。

對於上述演員試以非自己母語的粵語演出,其實勇氣可嘉,因為邊要照顧自己不太熟悉的語言,又要同時演戲,難度不低。

大家又怎去看演員發音不準應否配音的問題呢?

頁次:«1...9293949596979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