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畫市場:《綠簿旅友》勝入座

2019年 1月 11日 講鏟市場    沒有留言   

讀者閱讀本文章內容時,請注意以下各點:

  1. 關於文章內談及市場數據的整理方法,請參考《關於談及市場數據參考方法》一文,敬請先行細閱。
  2. 所有關乎市場分析的數據,並非官方數據而只是以上述方法統計並推算的結果。如業界欲希望獲得官方數據,敬請與香港電影票房有限公司、香港影業協會及香港戲院商會聯絡。
  3. 分析是基於推算出來的結果,由於前述方法出現誤差,故此讀者在閱讀時,必需自行先評估我們以上述方法發佈數據的誤差值,並自行判斷參考價值。
  4. 分析也可能加入個人評論因素,故此分析也不一定代表完全正確,對於個別電影偏好與否,應由讀者自行判斷。
  5. 市場分析文章跟其他「講。鏟。片」其他文章一樣.我們不確保其文章內容的完整性及真確性。
  6. 倘若您繼續閱讀以下內容的話,即表示您已明白以上各項及本注意事項。

本周共有七部電影開畫,當中四部作大型發行,兩部作中型發行,而一部則作小型發行,然而在大部份電影吸引力一般下,令整體入場人次下跌兩成至32,000人次左右,推算收入則按比例跌至240萬以下,而十大電影幾乎全數每場人次在30以下,反映市場相當疲弱。

市場首兩位仍為聖誕大型發行西片,當中華納發行的《水行俠》踏入第四周在縮場四分之一下仍於52院映逾240場,昨天以逾6,300人次掄元,每場平均人次在26左右,同時為電影於22天累積達6,820萬,觀乎走勢可望於周日累積衝破七千萬。而洲立發行的《大黃蜂》在第三周在縮場逾兩成半下仍於48院映近220場獲逾4,700人次,每場平均人次則在22左右,推算收入則在35萬以上,為電影於15天累積達2,230萬,不過看來要達2,500萬機會不高。

新開畫電影方面,洲立發行的《綠簿旅友》挾金球獎獲獎之勢,首天於22院映近百三場獲近四千人次捧場,每場平均人次達32,推算收入在25萬以上,看來獲獎帶來吸引力,連同優先場可望於今天達百萬,繼後走勢則視乎香港口碑。

而人部娛樂電影昨天上映,當中華納發行的《王者之後:重拳復仇》首天雖於42院映逾180場,但首天僅錄得3,300人次,每場平均人次只有18,推算收入在21萬至24萬之間,成績令人失望,看來電影在外地上映多時才香港開畫,令吸引力下跌。相比之下,菠蘿發行的泰國驚慄片《鱷口逃生》首天於41院映近百四場下,全日獲約三千人次,每場平均人次達22,推算收入在廿萬以上。觀乎電影成本不高下,電影以吸氣鱷魚作宣傳有一定作用。

双喜發行的《貝拉400哩的約定》昨天於40院映一百場作優先場放映,惟每場平均人次只有13,看來要待今天開畫才知其情況。

兩部中型發行電影首天均出現「雙仆」的狀況,每場平均人次均只有13左右。鐳射與高先發行的日本版《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首天於28院映近75場獲不足一千人次,推算收入六萬多,看來電影也是繼驕陽發行的《陽光姊妹淘》後,再次反映重拍成日版電影在港並無市場。mm2發行的台灣驚慄片《粽邪》首天於18院映不足50場下獲不足七百人次,推算收入不足五萬,看來繼個多月前《紅衣小女孩外傳:人面魚》後再度失利。

小型發行方面,安樂發行的日本演員樹木希林遺作《日日是好日》首天在四院平均各映四場錄得每場逾40人次,看來算是吸引到目標觀眾進場。

仍在上映華語電影方面,東方發行、袁和平執導的《葉問外傳:張天志》昨削場一半後於27院平均各映兩場獲近千六人次,在上映22天後達1,430萬,看來要達千五萬仍需努力。安樂發行、中國大陸導演文牧野執導的《我不是藥神》在次周仍於12院平均各映近三場錄得逾千人次,每場平均次人在30以上,八天累積在75萬,觀乎走勢周日可望挑戰百萬。而福斯發行的台灣《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在上映第七周映逾30場仍獲近七百人次,累積突破2,200萬,算是令福斯發行喜出望外。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