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怪獸》:《喵星人》2.0

2019年 1月 13日 講鏟宣傳    沒有留言   

近年來不少香港導演都會北上執導合拍電影,甚至部份更要拿著特效來跟動物互動。可是這類電影效果不佳卻會帶來災難性效果。當年前年陳木勝以《喵星人》示範如何將家庭電影變成驚慄電影之時,如今劉偉強則以《武林怪獸》再為大家帶來反面教材。

《武林怪獸》以明朝萬曆年間作為背景,描述東廠督主孫玉鶴(方中信飾)捉拿珍禽異獸,當中捉了怪獸招財,並請錦衣衛封四海(古天樂飾)訓練牠成殺人武器,惟封四海不欲伺機放走招財,並淪為朝廷欽犯。此時朝廷以三萬両懸紅捉拿怪器。各路人馬於是前來捉拿,當中包括俠女冷冰冰(郭碧婷飾)、義軍少俠甄劍(陳學冬飾)與師妹熊嬌嬌(周冬雨飾),江湖中人武柏(包貝爾飾),欲拿好處的魯莽(潘龍斌飾)等,眾人在荒廢的花田驛,希望可以劫走官銀。然而,他們劫到的,竟然是身受重傷的封四海,而孫玉鶴得悉封四海被擒欲趕至,此時招財卻出現。

香港發行也許明白這部電影在香港上映原版難以讓觀眾明白,於是找來香港藝人配上粵語配音,並且擺明是將古裝人物說出現代對白,而且更是極度本地化。當中方中信的演繹傳神,而盧海鵬的配音亦明顯地拿著角色來開玩笑。的確,一眾角色在粵語空間的發揮空間很多,也算是盡力。

不過粵語配音所以可以近乎跟原本普通話版本「叛道離經」,主因就是電影本身爛得體無完膚,只能靠配音嘗試降低其「殺傷力」。

電影的其中一個大的致命傷,就是電影花了近半的篇幅讓一干人等在花田驛虛渡光陰,然而又缺乏內容。最終要弄到一眾角色投閒置散,當中的互動根本是硬滑潛,難得的就連一眾演員的表現也同樣生硬。而電影對於故事的交代也來得奇怪,本身起初談武林怪獸「招財」的背景還算可以,但是一去到開始懸紅緝兇的部份,便來了數分鐘群雄奪寶式亂打場面,但最終又只是得個桔。而押解封四海的團隊的交代又來得求期,好像甚麼事情也只能在花田驛處理似的,整個過程便仿如為觀眾綿綿不斷的快眠精一樣。

片中的人物關係也令人精神分裂,方中信全片陰陽怪氣,配上古天樂不是用上「封封」的稱號,看來只能為觀眾帶來不寒而慄的作用。陳學冬的甄劍在片中每每掛著一幅懶無知的表情猶如背稿機器,也証明周冬雨的師妹如何盡力演出也只是變成貌合神離。郭碧婷的冷冰冰對觀眾的感覺正如角色名字一樣僵硬。而武柏在片中的作用,只是為本身已夠無聊的劇情帶來煩厭,同時也為觀眾帶來離場的理由。相比之下,全片演出最為正常的要算是古天樂,可惜他愈半時間只在木箱中「躺著也中箭」,真的替他感到辛苦。難得的是,全片絕大部份主角的智商也低到極點,觀眾看來非要拿走腦袋,相信也可學片中封四海一樣吐血。

至於片中的主角,則是一隻名為「招財」的電腦動物。可惜的是電腦效果的融合度不足,不時感覺動畫與背景不太協調。的確在一般情況下,體積上不像《喵星人》的犀飛利來得嚇人。只是怪獸跟演員們的互動也不足。結果電影本來的主角,互動情況就只有以周冬雨為主,即使是古天樂也只有秒數計算,也明顯地浪費兼消費有關角色。

整體而言,《武林怪獸》雖然香港版本有著香港演員配上流行港式粵語配音再配上港式笑料,但全片而言仍是淪落落至不堪入目的地步。電影本身為求有著特效動物出現,但是主線卻是一眾演員無聊地跟觀眾在花田驛的場景虛渡光陰,眾人智障低落程度不下於《喵星人》。當中一眾大陸演員除了周冬雨較為像様外,其餘的不是貌合神離便是煩厭不堪。如斯的電影於香港觀眾來說,只是為2019年再次帶來一大虐待。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