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不同身份,同是天涯,互動互勉

2018年 11月 6日 講鏟新片    沒有留言   

近年來,不少新晉導演均會在首部執導電影以關注弱勢社群為主題。當黃進的《一念無明》關注鬱躁症家庭、陳大利的《黃金花》關注自閉症家庭,而歐文傑的《非同凡響》關注不同類型的學生時,初次執導的陳小娟,在首部作品《淪落人》裡,則讓觀眾關注另一弱勢社群。


《淪落人》的故事從地盤工人昌榮(黃秋生飾)因為一次工傷導致下半身癱瘓需靠輪椅過活,在太太離婚而兒子俊賢(黃定謙飾)到紐約升學後,昌榮的妹妹(葉童飾)不願照顧時,昌榮的朋友阿輝(李璨琛飾)於是嘗試為昌榮尋找家護,但是最終在賠償金額不多下,只能找到來自菲律賓因跟提出離婚訴訟而離鄉別井的Evelyn(Crisel Consunji飾)前來擔任家務助理。不韶英語的昌榮與不懂粵語的Evelyn在同一屋簷下起初只是一般僱主與僱員的關係,但是隨著一起生活的日子裡,兩人的互動漸增,而昌榮更看到Evelyn的興趣予以鼓勵。

《淪落人》屬第三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得獎作品,在成本不高下,電影的主要場面來自片中昌榮與Evelyn生活的單位,以及他們每每經過的屋邨街道。然而,電影亦同時因此對主線聚焦在昌榮與Evelyn兩人的互動過程,從一般家傭的主僕關係,到後來互相扶持的情況。陳小娟對於兩個角色均有相當的篇幅來描述兩位「淪落人」及其轉化過程。對於從Evelyn因為訴訟離鄉別井,對昌榮的家從「shelter」的休息空間,到街市被販商歧視,以至後來她決定嘗試學習粵語融入,但同時對於發展自己理想有所猶疑。陳小娟在描述不同階段,都用上平實的方法。

相比之下,黃秋生的昌榮的角色,則有著另一道風景。因為工傷而下半身癱瘓下,本來卻已到了消極的位置,但是為勢需要跟Evelyn溝通下,便要想方法學習英語,同時得悉Evelyn的夢想後,也嘗試幫忙達成。如斯的僱主,在香港社會的可能性其實很低,不過卻在電影裡令人感到人間有情卻是不在乎族種與身份。而在兩人的主線下,Evelyn身邊來港工作的傭工情景其實作為襯托,當中不乏描述部份菲律賓女性來港當家庭傭工的心態,而昌榮的家人角色,則卻突顯了昌榮這個角色本來的孤獨感。然而,電影以平實描繪為主,未必有著太大的高潮起伏。

在演員表現方面,在角色主要聚焦於黃秋生的昌榮與Crisel Consunji的Evelyn下,電影仿如成為兩人的表演一樣。當中黃秋生的昌榮角色最大的揮發,在於這位本來英語發音準確的演員,卻要以半鹹半淡的英語與粵語跟Evelyn溝通,黃秋生的演出依然具有活力,而且在由最後很嚴苛到後來的信任關係,可以看到細節的變化。

至於菲律賓演員Crisel Consunji的演出同樣驚艷,她在整個演出過程裡,體驗了不少菲籍傭工在香港的過程,從離鄉別井寄人離下開始,到怎樣跟自己的僱主建主關係,以至是追求理想,Crisel在演出上的互動,令觀眾有不少驚喜,同時也讓電影的發展來得具有張力。配角方面,李璨琛的配角演出表現恰當,而黃定謙全片則以一種特別方式在鏡頭出現。相比之下,葉童的演出仍然過火,令人想起她多年前爛作《女人我最大》的水平。

《淪落人》作為陳小娟首部執導的電影,雖然成本不高,但是反而卻能聚焦在兩個角色之間的互動,從兩位「淪落人」走出陰影的過程,當中黃秋生與菲籍演員Crisel的演出恰當,令到兩人在互動的過程中,為電影平添了不少趣味,同時也讓不少在生活困境的人,帶來一絲曙光與希望。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