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絲》:展現病態家庭,演員表現精彩

2018年 10月 29日 講鏟新片    沒有留言   

香港的社會向來相當保守,故此對於同性、變性以至跨性別題材的電影均相當忌諱,也為數不多。新晉導演李駿碩在拍下不少出色短片後,曾部劇情長片《翠絲》便挑戰跨性別的題材,同時也是演員姜皓文在從影多年以來的演技挑戰。


《翠絲》的故事從佟氏一家開始,年過五十經營眼鏡店的佟大雄(姜皓文飾)跟性觀念極保守的粵劇友好安宜(惠英紅飾)結婚多年,長女碧兒(余香凝飾)跟律師Jeffrey(周祉君飾)結婚並懷孕,惟對方卻沾花惹草患上淋病。幼子立賢(吳肇軒飾)性格反叛,常與紋身師(陳蕾飾)一起。大雄仍跟兒時好友醫生俊(葛民輝飾)一起。一天,大雄接到另一好友高正於倫敦離世,於是接其同性配偶邦(黃河飾)來港。大雄看似生活不錯,但卻對於自己是男性耿耿於懷,更一直希望當女人,自中學起更不時穿上女性內衣與內褲,而他看到粵劇花旦打鈴哥(袁富華飾)更有迷思。在邦與大雄一起時,得悉大雄對跨性別的困擾,更慫恿他變性,也令看似平靜的家庭不再平靜。

《翠絲》在宣傳定位上,主要放在大雄這個變性人角色。但是實際上,其實是描述大雄與安宜這個家庭對於兩性以至性別認同的病態,就如正式版本海報一樣。主線落在大雄的家庭關係,以至從邦回來後,對於家庭的影響。片中素材其實相當多,從大雄的性別認同、安宜的保守觀念、立賢對性態度的不同標準,以至是同性婚姻等,再配上外遇等旁枝。如斯豐富的題材,對於初次執導的李駿碩來說,其實不易處理。即使有舒琪與李敏來協助劇本,但在兩小時的篇幅裡,也只能就不同的主線作出取捨。如斯的取捨當然不算是達至最佳,但是至少在處理手法還算不錯。當中想不到的是,李駿碩對於少年時代的描述,竟然有點雲翔的風味。

在演員表現方面,從宣傳以至題材而言,觀眾很易將焦點放在姜皓文這個跨性別角色身上,同時也是對他從影以來的挑戰。無可否認的是,姜皓文對於大雄這個角色相當盡力,而在效果上也看到前段才掩飾秘密那種纏糾的狀態,後段較為輕鬆。然而姜皓文倘若再放鬆一點該更為自然,但算是演繹到大雄這個角色的掙札過程。

至於在姜皓文身邊的一眾角色,亦同樣各自各精彩。當中尤以兩位成熟演員惠英紅與袁富華為甚。當中惠英紅飾演一名觀念保守的家庭主婦,在粵劇演出架輕就熟之餘,也同時看到她對於家庭面臨崩演的擔心以至盡力挽救的情況。惠英紅是次演出收放自如,展現她的歷練。而袁富華飾演的打鈴哥演繹那種跨性別角色輕鬆自在,無論是男裝或是女裝的演出,均有其魅力所在,對於在酒吧的一場,更是精彩。其他角色方面,葛民輝飾演的醫生兼大雄好友的角色,演出也算合適。

年輕演員方面,無論是黃河、吳肇軒或是顧定軒的角色均表現不俗。當中黃河飾演的邦可以說是片中最為自由的角色,同時也以這個角色跟一眾角色的繃緊形式對比。吳肇軒的角色則比起前作《以青春的名義》來自外露,當中對自己父母表現到那種輕佻的味道,而對於女友又是另一回事。於《藍天白雲》表現理想的顧定軒,在《翠絲》飾演少年大雄的角色,當中對於自己性別迷思的場面演繹準確。而亞洲星光大道出身的陳蕾,在片中演女友雖然戲份不多,但卻展現性格。相比之下,余香凝與周祉君飾演的夫妻,以至是岑珈其飾演的少年好友,則場面不多。

整體來說,《翠絲》看似談變性的主題,但實際上卻道出一個表面正式家庭的不同病態,同時藉此來展現不同的雙性主題。李駿碩作為新晉導演來說,在兩小時篇幅談及多個主題,完成度算是較預期理想。當中男主角姜皓文演出盡力,也看到他的突破。而兩位資深演員惠英紅與袁富華則演出非常自然兼自在。而年青演員方面,無論是黃河、吳肇軒與顧定軒均獨當一面,可以說是演員精彩的結集。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