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步半喜怒哀樂》:無鬼裝鬼變把鬼,四個故事四不像

2018年 10月 30日 講鏟新片    2個留言   

未知是否鬼片成本可以壓低的關係,近年卻出現一堆仿如是鬼片包裝的低成本電影,可是每每將明明沒鬼的故事強行做作有鬼,便會令人感到相當洩氣。當涂霆駿與麥浩邦合導的《古宅》已夠難看時,卻沒想過同一個月可以「低處未算低」。


以泰廸羅賓名義執導的《八步半喜怒哀樂》,嘗試以四段不同狀態的故事作仿如靈異的主題。電影描述泰迪羅賓飾演的導演因為暈倒進入奇幻狀態,看到自己拍下的四個短片《囍》、《怒》、《哀》與《樂》。當中《囍》描述處於財困的阿東(張繼聰飾)希望藉著假結婚騙取禮品,於是找來小混混細雞(溫超飾)協助,並找來模特兒多多(陳靜飾)作假新娘。結果多多在失聯後,於最後一刻來到。可是正當婚宴完畢房事時,恐怖的事才剛開始。《怒》描述在公司多年的范知進(鄭嘉穎飾)被上司梁震(何華超飾)刻薄對侍,梁震更跟進的女友Cherry(盛君飾)搞起來,一天下班時他突然在街頭獲得奇怪種子,翌日卻發現上司死亡,同時看到紅衣女孩飄過。《哀》的故事在於已婚的插畫師回到昔日的祖屋,卻發現祖屋怪事接二連三發生,而當中更勾起這名婚姻不愉快的插畫師的過去經歷。最後的《樂》則是來自一家旅遊車公司,阿聰(林敏驄飾)被要求駕駛一條曾經鬧鬼並經過墳場的的東城戲院路線,而情不願駕駛的聰,在這一夜卻遇上一連串奇怪的人與事。

《八步半喜怒哀樂》在意念上希望藉著四個主題,然後來談一個奇幻的故事。然而,如斯的劇本,在創作以至執行上,均是一個極大的挑戰。然而,無論是電影老手還是新秀,均難以掌握。而實際上,電影可以說是一個相當失敗的實驗。

電影雖然自稱為「奇幻」電影,但是從劇本創作去看,四個故事本來就是想做到鬼片的模樣。只是,因為要走進中國大陸市場的關係,結果強行要為各種扮鬼片的方法提供解釋,而各種理由又來得相當牽強,同時反映根本強行營造靈異配樂只獲得「把鬼」的效果。而各故事的基礎又相當薄弱,未知是否因為成本過低,結果每個故事都只有簡單場景便是。而電影內容不足下,於是每個故事均以老氣的方法來拖長。當中《哀》的一段,就猶如沒有音樂的寫真錄像一樣,倘若配上如梁雁翎或林凡的歌曲,還以為是當年飛圖的MV似的。

反而「奇幻」的地方,在於場景設計的合理性近乎零,《囍》安排於天台擺酒,卻可以在天台以竹群間起房子,還有有睡房跟沐浴地方,比起舞台劇還要簡陋。片中無論是梁震的辦公室以至是插畫師的古宅,卻沒有任何防備可自出自入。而那些所謂仿如有鬼的造型,還以為是山寨版《午夜凶鈴》貞子或是《紅衣小女孩》的款式,如斯的粗糙水平還能獻世,看來真的很奇幻。

談到演出方面,《囍》的三位演員溫超、張繼聰、陳靜以至是邵音音其實也算是交出自己身的演出,惟各人之間的交流與化學作用為零。《怒》的主角鄭嘉穎全片以略帶便秘的「硬膠」神情,看得觀眾感到僵硬,而盛君雖然演出也不合格,但至少願意自行配上粵語。《哀》的鄧麗欣神情算是較為對版。至於《樂》整體也只能靠林敏驄充撐全片,而後插的處理方法,仿如就是爛透不知如何埋尾的大龍鳳一樣。

《八步半喜怒哀樂》作為電影發展基金首部獲批資助的電影,實在令各位納稅人感到相當心痛。電影整體感覺過氣,電影劇本亦行不通,故事說到仿如半途而廢。更為離譜的是,明明電影根本不奇幻,卻強行要扮鬼片款式,但效果卻「把鬼」一樣。而演員的水準亦欠缺神采。如斯的電影水平,比起學生作品還要爛透,其難看程度竟然比起月初的《古宅》還要更甚,掛著泰廸羅賓執導之作,看來只會換來晚節不保的污名。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2個留言

  • 想请问你:《圣荷西谋杀案》今年会不会上映或者在港点映?谢谢~

  • 为了迎合大陆审查,扼杀了香港电影的创意和质素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