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凡響》:編導演均非同凡響,社會關懷深入淺出

2018年 7月 30日 講鏟新片    1個留言   

近年來,新晉導演的題材雖然為數不少,但是社會為背景的寫實題材卻不易掌握。歐文傑在合導《樹大招風》後,新作《非同凡響》將視點放到社會被忽略的校園,透過一家特殊學校演出音樂劇,卻將對社會深度視點以至是對片中角色的關懷完全呈現。


《非同凡響》的故事,從特殊學校啟光學校欲透過舉辦音樂劇來提高畢業生就職機會開始。在校的音樂老師徐寶雯(谷祖琳飾)在面對這個計劃,隨著演出日子逼近壓力加深。音樂劇同時找來名校萃英中學學生前來協助,但最終只有在班中成績未能趕上的錢思穎(余香凝飾)繼續當上義工,但卻要面對家人與學校的壓力。同時在成績中下育才中學孔老師(歐錦棠飾),帶來新移民陳麗與透過當義工「洗底」的吳珈豪(岑珈其飾)來協助。珈豪與思穎最初對音樂劇的態度,卻隨著在校同學的盡力演出,漸有改觀。

雖然不少觀眾對於歐文傑認識來自《樹大招風》或《十年》的《方言》,然而他早於十年前參與鮮浪潮比賽短片《聖誕禮物》起,已展現對於弱勢社群的關注。《非同凡響》的主軸落在特殊學校學生參與音樂劇的過程,身兼編劇的歐文傑與另外兩位編劇章彥琦與鍾翠怡其實在片中談及的社會情況卻相當深。從特殊學校學生備受社會歧視、甚至遭到同齡學生的白眼,而家人們卻在處理上有所迷失。而處於名校但相對下游的學生卻要面對校園與家人壓力,甚至被同學比較,但同時也側寫了名校視覺藝術老師的機械式「目標為本」情況。甚至透過珈豪利用弟弟的書包「走水貨」,卻在九十多分鐘將一個社會的縮影表露出來。編劇們對於一連串豐富的材,在表達上有紊不亂,同時也展現對於社會的關注。

在導演處理上,歐文傑在描述多個題目上,其實不失對於弱勢人士的關懷。當中寶雯在籌備音樂劇過程裡,看出她的憂慮,卻獲丈夫體諒。學校裡不同特殊需要的學生,也在過程中獲得老師、家長以至學生義工的關懷,同時也展現特殊學生其實也可以有另一方面的長處。至即使是珈豪與思穎,在過程中也分別獲老師與公公的體諒,讓他們在面對困難的社會情況時,仍可向前。電影沒有劇意來煽情或將悲情挖大,反而卻看到導演由衷的真心與真誠,讓觀眾在觀賞時,被感動到眼淚徐徐流下。

其他演員表現方面,片中三位主角的演出,均非常亮眼。谷祖琳近年在電影演出發揮空間不多,而在《非同凡響》卻給予她一個相當大發揮空間。她飾演的音樂老師,從失去教學熱誠、面對丈夫不理解,到後來面對壓力以至改變的過程,均演得真實,而且具有層次。同樣效果出色的,還有余香凝。余香凝繼在《逆流大叔》展現硬朗一面後,於《非同凡響》戴上眼鏡,演繹一名強行上到名校的學生,反而展現她對於一切的恐懼,當中沒有自信的眼神,對於老師與父母難以交代的神情,均來得準確。男角方面,岑珈其飾演的頑劣學生,是片中在行為上改變最大的角色。岑珈其在演出上看到那種衝動和貪小便宜的心態,當中那幕要弟弟「走水貨」效果理想。是次也是岑氏多年來,獲得更多的戲份,而他在演出上亦掌握得宜。

《非同凡響》在演出上,片中啟光學校的學生,除了廖子妤的角色裡,其實均是由其學生親自參演,而在演出方面,卻感受到他們在片中投入,當中一眾學生為電影做好準備無庸置疑,而導演與工作人員在準備上亦功不可沒,達至片中所需的效果。其他配角方面,無論是林嘉華與劉玉翠飾演的家長,可以說是演出到那種「有苦自己知」的心態。而歐錦棠是次飾演老師的角色,無論是造型上或是演繹上,都可以說是有所突破。

《非同凡響》作為歐文傑首部獨自執導的電影,其整體成績絕對可以用上「非同凡響」來形容。片中透過一所特殊學演出音樂劇的過程,卻將校園相關的社會現象表露無遺,但在寫實之餘,卻不失盡顯關懷以至對社會的深夜觀察,兩位跟歐導合編的編劇亦功不可沒。而一眾演員在演出上真誠真摯,令電影足以令人感動,實在是相當難得。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1個留言

  • Cinderella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