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不是藥神》談中國電影的社會題材

2018年 7月 15日 講鏟專題    5個留言   

要談近期中國電影的最大話題,相信由寧浩與徐崢監製、文牧野首部執導電影《我不是藥神》絕對是話題之最。電影自七月五日正式上映以來,至今上映11天累積可望接近25億元人民幣。然而,這部以社會寫實題材的電影,到底何以可以獲得如斯的口碑?


《我不是藥神》部份情節改編自真人真事。對於香港觀眾來說,簡單而言便是有點像中國版本的《續命梟雄》,故事以零二年上海作背景,描述徐崢飾演的程勇開設的印度神油專賣店生意不濟,欠租之餘還要與前妻爭奪兒子撫養權。此時王傳君飾演的患上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患者呂受益前來,希望程勇可以從印度走私印度製造的格列寧。因為這種治療藥物在中國正貨卻是四萬元一瓶,但是印度廠製造同樣效用的藥物卻只要五百元一樽。程勇與呂受益繼而女兒患病的劉思慧聯絡QQ病友群組、劉牧師擔當英文翻譯,再加上在上海打工的金毛青年彭浩,一起開展生意。但在藥廠投訴後,中國公安派出曹斌調查。

《我不是藥神》電影描述的人物角色並不只限於一個層面。電影簡單來說就是來說藥廠以天價來出售治療新藥,病人購不起嘗試以較平價錢購買副廠,卻遭廠商殺絕。片中程勇不是病患者,最初偷運格列寧是想賺錢,並且在得悉會被捕後即時退出。但最後又不忍心看到病人們死去,再去鋌而走險,甚至蝕錢以成本價賣藥,只求病人續命。從法律去看是犯法,從理性角色蝕錢生意不合理,但合乎情。

電影在探討的,是一個現實題目,就是在法、理、情三者之間出現衝突時,各人如何自處。曹斌最初以緝兇為己任,但是當拉到一眾病人時,得悉賣藥者被捕對病人的後果,卻看到心理有所變化。其實如斯的處理,向來在中國電影檢查甚為避忌,當中的味道,令人想起曹保平的《烈日灼心》裡鄧超的辛小豐角色。

而是次的矛盾面很寫實,兩小時的故事有著不同的高潮。當中描寫的除了走私副廠藥與病人方面,還同時有賣假藥人士的情況。程勇的角色最終如何處理,又藥廠的情況又怎去跟進,同樣也令編劇們棘手。不過觀乎現在的處理方法,可以說是相當合適,一方面符合國情,但同時亦有情理所在。

《我不是藥神》不計宣傳與發行的「線下成本」只有二千五百萬,比起成本六億的《阿修羅》完全是低成本製。電影同時也是只有三十二歲的文牧野首次執導電影,不過如斯題材不易為,據了解也要經過多次送檢,才能現在與觀眾見面。

同樣是談到藥廠將新藥天價發售,荷里活可以寫出《續命梟雄》,中國大陸則是《我不是藥神》,相比之下香港就只能拍出最終還是將題材包裝成警匪片的《洩密者們》,實在令人感到汗顏。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5個留言

  • 成日挂住大陆市场,想着如何过大陆审查,如此顺着大陆审查思路创作下的合拍片,点会唔死呢?

    其实2003年有合拍片之后,就已经宣告香港电影已经死亡了。

    • 陳可辛, 許鞍華, 林超賢直頭去拍大陸片

  • //題材包裝成警匪片的《洩密者們》,//
    相當程度反映佐市場, 香港電影市場極其追求娛樂情, 勉強仲算追求話題性(西片就追金像獎, 土炮唯一成功係五個小孩的校長)

    社會性題材, 《一念無名》已經接近最高層級, 票房一樣唔掂, 你話片商可以點?

    • 审查是关键,现在因为大陆的影响,连香港都自我审查埋,搞到好多题材不敢拍,有少部分拍出来的,就只安排极少上画,或者要提早逼你下画。这才是最恐怖的,这种审查,直接扼杀了电影的创意。
      所以,能产生大量高质素电影的地方,必定是自由民主的地方。大陆每年拍摄接近一千部电影,烂片占99%,也是这个原因。审查严重限制了创作自由,从而影响创意。

      • //所以,能产生大量高质素电影的地方,必定是自由民主的地方。大陆每年拍摄接近一千部电影,烂片占99%//

        第一件事想問: 邊個國家/地區產生高質素電影? 量大而同時少爛片

        亞洲地區既日, 韓, 台, 印, 新??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