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屋》:導演不自量力,訥悶技窮盡現

2018年 7月 5日 講鏟新片    1個留言   

不少新導演也許以為,低成本製作的靈異類型電影在客源穩定下,可以作為他們首部電影的開始。然而,其實拍攝靈異電影也有一定的要求。不懂粵語的新加坡華僑蔣開詩,首部執導電影拍下粵語鬼片《吉屋》,並且找來較為年青的演員參演,將這位導演兼監製不自量力的情況表露無遺。


《吉屋》的故事從地產經紀Charlie(陳家樂飾)因爸爸住院,急需醫療費用,惟未被公司重用憤然離開,而女友Shermaine(湯加文飾)亦與他分手。在機緣巧合下到賀峰地產應徵,獲老闆Gordon(張國強飾)與Lucy(龔慈恩飾)接見,而Charlie為求在新公司表現自己,即使獲分配單位看到靈異事情,仍向客戶隱瞞成功售出,就連多年好友Earnest也介紹其單位租售,同時也在Gordon介紹下,向Shermaine未婚夫Terrence介紹別墅。可是,Charlie介紹的單位在業主購入後不斷有恐怖事情發生,才發現自己不斷被Gordon要求推銷凶宅。

《吉屋》作為蔣開詩首部執導的電影,全片看來像在馬來西亞拍攝。電影走恐怖類型,也許看起來可以容易上手。的確,開首的幾分鐘在營造氣氛上好像似樣,但也只是僅這幾分鐘而已,然而當Charlie加入賀峰地產後,先是所謂的靈異的情節來得著跡,然後每每像十多年前韓國電影一樣以音量來嚇人,所謂的伏線顯而易見,而且的確很中伏。

蔣開詩在電影裡的橋段,可以說是將不同電影來個大雜燴,既有《驅魔人》的浮起擺起超乎人體的角度,又有《午夜凶鈴》的貞子長髮,甚至有《咒怨》俊雄白手爬來嚇人。不過當這些場面司空見慣,加上氣氛欠奉,驚慄的場面,反而看起來只成為恥笑失控的泉源。

在場面處堙不佳下,不懂粵語的蔣開詩要處理粵語對白,結果最終達至自取其辱的效果,當中片中不少對白腔調走板成恥笑之源,從道士的「邪!真係好邪!」到後來一句「好彩我識巫術」,均看到觀眾完全失控。片中地產公司裡會計情挑Charlie,其發姣式對白配上穿著下身衣服造愛情景,看起來相當懷舊。而片中一些對白也不像粵語為母語人士所說。在加上電影在中段起已經拖戲,可以說是在恥笑之下就只有訥悶。

片中的幾位主角雖然嘗試盡力,但是在演出上看來表現力不從心。當中陳家樂的地產經紀角色在導演要求下表現表情奇怪,所謂掙紮的表現不足。麥子樂在全片被迫在銀幕上僅成為死狗一頭,而湯加文的角色在片中看起來表現欠奉,就連龔慈恩在片中的陰險角色看起來也假得要命。至於一眾其他演員,則為各位觀眾示範何謂「九唔搭八」,蔣開詩的導演功力,可謂破壞力驚人。

《吉屋》作為蔣開詩首部監製兼執導的電影,可以說是自暴其短兼自取甚辱的示範作品。全片反映了編劇抄襲名作的能力只是囫圇吞棗不懂變通,而中段打後更是訥悶非常。而不懂粵語強行拍下粵語電影,加不斷提供語調錯配兼不是正常人說的恥笑對白。而一眾專業演員被弄到生氣全無,更帶來演出污點一個。看來電影的整體水準,比起《吉屋》本身題材更為恐怖,也更為嚇人。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1個留言

  • 这个导演原籍马来西亚,应该是懂粤语的。只不过可能在美国读书,可能说得不怎么好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