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開4之暴殺令》:有嘗試有進步,吳堯堯有突破

2018年 3月 17日 講鏟新片    1個留言   

人稱「Sam哥」的梁成致,近年可以說是香港獨立電影重要一員。除了自資及自演外,還親自執導兼編劇,當去年先行上映以殺手為主題的《極闘5之雙殺》後,以家庭暴力為主題的《極闘4之暴殺令》最終亦安排上映。這回Sam哥指電影為「反暴力的暴力電影」,希望藉著低成本的拍攝,探討家庭暴力的主題。


《極闘4之暴殺令》的故事環繞著跌打師傅吳虎(Sam哥飾),在帶著失去自己女兒的陰影下,她對於拾荒為生的金嫂(雪梨飾)與其年幼孫女子晴照顧。而一天在按摩店工作的阿花(吳堯堯飾)前來,發現她的身體有被打的瘀傷,原來發現她的丈夫經常向阿花要求錢向她施暴。另一方面,財雄勢大的議員李傑(徐家傑飾)兒子因為交通意外不顧而去,由於疑有目擊證人看車禍,於是李傑叫助手蜥蜴(曾德華飾)派出殺手欲殺人滅口。幾宗看來不連不大的關係,但是卻又連在一起,惹來一晚間的廝殺。

相比起過去幾部《極闘》系列來說,Sam哥是次在《極闘4之暴殺令》其實有不少新的嘗試,當中嘗試以章節式的方式來講述故事,而故此在時交上亦較以往交錯,當中在回憶的部份,亦在鏡頭上作出適度的處理,看來Sam哥看來有意在技影技巧上作出新的嘗試。故此,倘若觀眾看慣過去Sam哥的電影系列的話,或會對於他的企圖心有所驚喜,而不同情節匯集的情況,亦算是符合常理。

不過,Sam哥電影那種「獨特」的趣味,仍有少量滲透在其電影之中。當中他自行飾演的吳虎師傅的金句不少,不過後段部份對白未知是否製作成本所限,對白難以令人相信是常人所說,所帶來的恥笑效果不少。反而電影在動作場面方面,則秉承了Sam哥的特色,當中一些對打的情節因為雙方也有底子,打起上來算是有點瞄頭,惟部份殺人場景在成本所限,改進空間不少。

在演員表現方面,Sam哥的吳虎師傅表現可以說是秉承了Sam哥一貫的特色,在演出上也是一貫情況,當中嘗試在回憶裡提供父女情,可惜在戲份上不足。相比之下,片中的兩位女角看起來效果較預期為佳。當中吳堯堯飾演的阿花,是次在演出飾演一名柔弱的按摩女郎,在委屈表情和嘗試擺脫陰影上均能達到所需。至於多年來再踏影壇的雪梨,是次在片中以素顏來展現一名年紀花邁的婆婆,雖然部份對白演出過於用力,但表情上仍看到所需。至於曾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獲得最佳新演員的徐家傑,在片中其實只是客串的各角,但是卻恰如其份。

整體而言,《極闘4之暴殺令》可以說是Sam哥參與電影製作以來,整體戶績最令理想的一部。電影除了看出Sam哥嘗試在故事技巧與手法有所突破,而動作場面亦有可觀之處,當中無論是雪梨或是吳堯堯演出均令人滿意。惟Sam哥在成本所限過於取捨,再加上部份對白不及常理,還是Sam哥日後欲提高電影質量需要改善之處。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1個留言

  • 「Sam哥的吳虎師傅表現可以說是秉承了Sam哥一貫的特色」<- 都係做返自己lol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