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蜜2之單挑越南黑幫》:一套非喜劇的笑片

2018年 3月 13日 講鏟專題    沒有留言   

喜劇這種東西,我覺得有兩個重點,一個是電影本身有喜感,另一個是觀眾總要喜歡這部電影,不是所有的鬧劇都是喜劇,因為觀眾未必喜歡,胡鬧也未必代表有喜感。至於「笑片」呢,觀眾無論是開懷的笑,無奈的笑,忍不住爆笑恥笑,只要笑的出來,我覺得就可以稱為笑片了。君不見被改編成《荷里活爛片王》的原版電影《瘟室》(The Room)就是笑片的佼佼者,不單止是笑片,更是神級笑片(爛片)。所以《閨蜜2》對我來說並不是喜劇,但絕對是笑片,畢竟在電影完結前最後幾秒,我實在忍不住的爆笑了足足一分鐘以上才停的下來。


《閨蜜2》的第一個版本的香港海報其實是預言,未進場之前不懂,進場之後馬上就懂了,實在很難有電影能夠達到從第一秒鐘就讓我O嘴到最後一秒的效果。《閨蜜》在三個女生之間的感情翻波上著手,雖然有不少花癡情節,也有許多不合理的如殺人藏屍這種情節,但是至少掌握住女生好友之間那種感情的複雜,彼此支持,彼此討厭,彼此有心結,彼此卻又難捨難離,所以縱然非我喜愛的電影類別,卻也算是穩紮穩打的一套電影。《閨蜜2》理應在這樣的基礎上,處理的更好一點,就算劇情借鏡各種婚前單身派對玩出禍的舊套路,但在預期中未至於爛到如現在的成品一般不堪入目,無法下箸。

劇情上幾乎完全抄考《醉爆伴郎團》(Hangover)系列,婚前單身派對,喝醉,失憶,被剝光豬,意外紋身,遇上拳王泰臣,遇上泰臣的寵物老虎被黑幫追殺,要換回自己同伴,如出一轍。但是薛凱琪,陳意涵,張鈞甯三位美女在這樣的劇情下,卻硬生生被拍成三個八婆,一個愛鬧,一個愛哭,一個愛炫,簡直挑戰觀眾的容忍極限。薛凱琪的角色Kimmy任何狀況下都可以發花癡,都可以任意胡鬧,尖叫連連,不分場合的大癲大肺,而剩下的一半時間則被安排在廁所裏拉屎,如果真遇上這樣的人,恐怕只能在勒死她跟用枕頭捂死她之間選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確定她閉嘴不會繼續吵鬧。陳意涵的角色希汶應該是得罪了導演,上集的希汶遇到背叛,脆弱卻堅強,這集卻性格大變,如果把她的戲份獨立拿出來,我還以為在看紅衣小女孩系列,從頭撞邪撞到尾,每句重要的話都說一半,然後就開始睜大眼睛哭啊哭,除了扁嘴,除了哭,什麼都不會,就算有婚前恐懼症也不會去到這個程度,除非是遇上了什麼髒東西還是思覺失調,個人認為劇情發展到她進了醫院,就最好順便待在精神科直到醫好精神病再出院會好點。新加入的張鈞甯則飾演嘉嵐,不知道是不是凡是台灣美女總要被定型成拜金綠茶婊這樣的形象,這個角色完全把張鈞甯的形象顛覆掉,本身角色的性格已經令人討厭,同時還要給她加上花癡的特色,見到有錢的越南富豪寶山就死命往上貼,而見到泰臣飾演的韓美混血前拳王Dragon,還要演出一幕又一幕的《太陽的後裔》幻想劇情,全程看她勉強自己進入花癡狀態叫著「Dragon歐巴」,殘害原著觀眾之餘,更,更令人嘆息怎會淪落至此。

本片內還有超過一半個人覺得純粹為了東南亞市場考慮的設定,包括越南富豪寶山,發福版黑玫瑰Mariya(范湉湉),連許久沒被華人注意的阮金紅(又稱:小逸,Elly,越南瑤瑤)都被邀請演出女殺手角色,場景也試圖加入許多越南景點。但是這樣的左拼右湊,結果是劇情破碎充滿尷尬,CG效果奇假,演員互動生硬,觀眾除了O嘴還是O嘴,實在難以理解智商要多低才能滿足於這樣的劇情。

余文樂跟楊子姍沒有加入續集演出看來是明確的決定,要不然這必然成為演出經歷的嚴重污點。黃真真導演,請您還是拍女人戲吧,不要再拍這樣的笑片了,這些演員不惜身的支持你,請你給他們的演出留一點尊嚴好嗎?

P.S. 原本的片名「無二不作」恐怕更貼切的表達了劇情跟角色們有多「二」(形容一個人分不清場合,掂不來輕重,說話不過大腦,做事不想後果)。現在的片名,則更令人摸不著頭腦,三個人如何「單挑」?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