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花》:毛舜筠凌文龍印象難忘

2017年 11月 14日 講鏟新片    沒有留言   

近年來,不少新晉導演都嘗試以相對不太主流的題材,希望可以展現他們的獨當一面。當中曾為《葉問》系列與《狂舞派》編劇的陳大利,首部自編自導電影《黃金花》選取了一個平凡中不平凡的屋邨主婦與自閉兒子的故事,並透過兩人的關係,描述到自閉子女家長所背負的壓力。


《黃金花》的故事從家庭主婦黃金花(毛舜筠飾)開始,她既需要照顧患上自閉及中度智障的光仔(凌文龍飾),同時亦需要照顧當教車師傅的丈夫黃先生(呂良偉飾)。然而,家庭的壓力,卻令丈夫搭上當護士來學車的丹鳳眼(冼色麗飾),而丹鳳眼甚至趁著金花買菜時登門入室。最終,金花與丈夫吵架而黃生離開,金花需要同時照顧著情緒反覆的光仔之餘,更需要尋求工作。在情緒接近崩潰下,金花更想到予以報復。

《黃金花》的片名其實是選取了主角的名字,這名媽媽既需照顧自閉智障兒子,同時又要處理丈夫的婚外情,整部電影其實感覺略帶灰沉,不過片中光仔為媽媽在快要崩潰之時,帶為她帶來一絲希望。陳大利在首部執導的電影裡,劇本來得平實。當中描述家長那種難以啟齒的辛酸,以至是自閉兒子如何以肢體表達旁人難以描述的情感,雖然變化不大,但是卻能讓觀眾感受得到。電影從媽媽的角度出發,觀眾不難投入其角色情感當中。

對於自閉兒童的描述,陳大利也毫不客氣。從描述他們一些突如其來的行為,令家長們無所適從。到他們在街頭受盡白眼,在屋邨的遊樂場裡,更是變成嚇人對象。電影同時也不避嫌談自閉成年人對於性的渴求。如斯展現,其實也好讓觀眾更為了解家長應付子女這種狀況的疲累。

整部電影在沉重的題目下,反而在手法上並沒有同樣沉下去。當中戴偉的配樂幫忙不少,而片中陳大利亦不忘忽發奇想,拿出監製之一伍健雄監製下的一部電影作參考,還要播出片段,亦令觀眾有其笑點。對於自閉兒童家長以兒子先行,甚至認為白頭人送黑頭人來得好,可以說是百般滋味在心頭。而電影在黃金花經歷不同情況下,最終看出自己最重要的事,看破世情亦令人帶著希望。陳大利首次執導,採用的手法,看來可讓觀眾對沉重題材較易入口。

在演員表現方面,電影的主線描述一段母子關係,故此無論是毛舜筠與凌文龍的演出均至為重要。毛舜筠在縱橫影視圈數十年以來,《黃金花》可算是她近廿年來最佳演出。毛舜筠在片中的演出既沒有昔日喜劇來得誇張,亦沒有過於累贅,反而卻能平實地演繹了一名自閉智障兒子的家長。一方面要在人家面前裝作堅強,但是內心卻能看到其軟弱之處,而其精神狀態亦隨著關係變化有所調整,毛舜筠在片中不單收放自主,更發揮全面。

同樣令人感到驚歎的,還有從香港話劇團出身的凌文龍在片中的首度演出。在片中他飾演的自閉兒子光仔,無論在神情上與肢體上,均令觀眾誤以為他是真的患有自閉似的。凌文龍在片中演繹到光仔那種無法表達自己的狀況,但是亦沒忘記在過程中展現到一些直接情感的表達。如斯的首度演出,可以說令人驚艷。

在《黃金花》的重心放在母子關係之下,其餘演員的作用也許是以襯托為主況。呂良偉近年演出其實相當多樣化,既可於《風暴》演奸角,亦可於《釋迦牟尼佛傳》演釋迦牟尼,而在片中則演一名因不能受壓而搞婚外情丈夫,展現到那種無法承受壓力而搞婚外情的狀。至於冼色麗則在片中完全演繹出那種勾三搭四情嫂那種妖艷,而片中其他配角,如劉美君的魚檔老闆娘、江欣燕與林建明等主婦的角色,在屋邨之內亦算是恰當。

《黃金花》作為陳大利執導的首部電影,卻跟他過去編劇作品採用截然不同的路線,反而描述了自閉兒子家長在照顧兒子背後也種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與壓力。當中對於自閉兒童在各方面的狀況的表達,均全面表現出來。而片中毛舜筠的表現沉實,在心情複雜下仍可對於各種情緒表現準確,可算是她近年演出的重大突破。而飾演自閉智障兒子的凌文龍,首次大銀幕演出更是一鳴驚人。兩人的合拍表現,再加上其他演員的配合,令《黃金花》為陳大利帶來一個平穩的導演之路。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