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星人》:腦殘劇本,犯賤演技,肉酸場面,虐待觀眾

2017年 7月 20日 講鏟新片    沒有留言   

陳木勝雖然執導接近三十年,但是水準可以是相當飄忽。當他近年拍攝大量動作片後,其監製的《五個小孩的校長》叫好叫座,於是自行執導夥拍古天樂拍下合家歡電影《喵星人》,惟家庭觀眾進場的話可以說是進入一場跌入深淵的自虐過程。


《喵星人》先描述喵星由於長期受到隕石撞擊不在宜居,喵大王決定派出勇士西米魯到地球作侵略部署,惟到地球時其喵星神器遺失,結果要借其他貓轉化成大肥貓犀犀利保命,但神力盡失,並被吳家收養。爸爸吳守龍(古天樂飾)退役球壇,惟創業失敗欠債纍纍,更經常被騙,太太周麗珠(馬麗飾)則為人巴辣,長子吳優才(黃星羱飾)常望拍片但沒人觀看,而幼女吳優優(劉楚恬飾)卻天生不良於行。犀犀利一方面在吳家尋找神器,同時希望破壞家庭,可是過程失敗,更反而令他成為明星。

《喵星人》可以說是希望成為合家歡電影,相比起查傳誼的《超班寶寶》、王晶的《賭城風雲》系列與張敏的《寶貝當家》,《喵星人》在故事可以說是超越這些電影的智障水平,直接到了完全腦殘的地步。當中吳守龍的人物性格設定,跟電影的劇本水平一模一樣。犀犀利的設定看來想有點《賤熊》系列的一點味道,但是表情怎樣看來,只是某個人護理品店的廣告貓隻。犀犀利一幕於湯放上毒藥,還要拿上一桶寫上毒藥標誌的毒藥出來,看得猶如《天機:富春山居圖》同出一轍。

電影以貓為題,但是真貓的部分其實全片來說只是出場以秒數計算,對劇情推進作用為零。而吳優才在片中的角色基本上不在亦沒有關係。至於學校的老師們,不是極速發姣便是浮誇樣板,還以為學校附設在精神病院當中。片中以電腦動畫代表真貓拍攝,雖然其電腦動畫水平不差,但是對於一部以貓主題的電影來說,動畫渲賓奪主,再加上腦殘的設定,也令這番心機完全白費。而電影在腦殘的情節上,還要找來犀犀利跟人類說教的環節,如斯的狀況的確看得觀眾汗顏。

至於演員方面,全片基本上能真正在演戲的,其實就只有盧海鵬在片中不足十秒的演出,其餘演員的表現均可以犯賤、浮跨與肉酸形容。電影四位主角只有古天樂是香港演員,在片中他可以說是相當自爽。吳守龍的造型基本上跟《毒誡》以至是《竊聰風雲3》相若,只是智力跌破底價。片中古天樂形象百變,從扮演美人魚、拿廁紙扮木乃伊以至是扮出西遊記的蜘蛛精,相信可以挑戰他的影迷忠誠程度,同時也可讓其他觀眾目定口呆,其演出相當難看。看來古天樂明顯地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觀眾的痛苦身上。

曾參演《夏洛特煩惱》的馬麗,在片可以用醜態盡露來形容。電影描述的吳太角色仿如患上嚴重鬱燥症,但在鏡頭前卻表現刻意,而且造型未老先衰,片中遇上賊人表示可以出賣自己青春,可以說是挑戰觀眾容忍下限。同樣令人感到恐怖的還有古天樂與馬麗的三度接吻,絕對是觀眾的「死亡之吻」。

小演員的演出,本來是為電影加分的泉源,但《喵星人》的兩位小演員的表現卻不理想。當中黃星羱在可有可無的戲份下,表現心不在焉。而劉楚恬的演出則跟她同班同學一樣非常造作,慶幸片中並沒要求他過份地扮可愛,至於還未至於如王詩齡人見人憎的地步。

電影其他香港演員配上演出,同樣也「驚為天人」。當中阮兆祥飾演的配角嘗試搞笑,但是笑料停留在八十年代的水平,談及時間的笑話,讓觀眾聯想起何謂渡秒如年。蘇志威、蔡一傑、蔡一智這個草蜢組合在片扮演騙徒雖然騙古天樂不太奏效,但是演出卻成功欺騙觀眾,因為各人演出樣板,所謂人妖手術對白明顯看出根本沒心去演。而所謂賊人的情節,看起來比預期更為笨實,要觀眾按奈不住不易。而衛詩雅的老師對著吳優才的即時發姣,再度令觀眾只能將其智商調整至零方能再看下去。

電影的「驚心動魄」場面可以說是一浪接一浪,當中馬麗被劫時以自己的一半青春交換叫人噴飯。電影同時也為不少電影來「致敬」多番。當中既有古天樂與馬麗穿上美人魚裝賣魚肝油與魚油丸廣告向《美人魚》致敬,全家人連犀犀利用廁紙包著自己扮木乃伊賣廁所廣告向《盜墓迷城》致敬,就連古天樂與馬麗分別扮演蜘蛛精與唐三僧,猶如想向郭子健同期開畫的《悟空傳》致敬。再配上貓咪薯片,相信電影已成為這三部電影恐怖化。

整體而言,陳木勝的《喵星人》作為家庭電影來說,電影的劇本比起同類電影超越智障至腦殘地步,「合家歡」的情況不成,反而「冚家富貴」的驚心場面卻是一浪接一浪。全片演員僅有盧海鵬的數秒演出正常,古天樂的自爽建築在觀眾痛苦身上,而女主角馬麗更以比素顏更嚇人的形象盡現醜態,而全家人連同肥貓更將數部電影成功變得更加恐怖。如斯的情況下,《喵星人》也許片種改為自虐與恐怖類型更為貼切,因為已成功挑戰觀眾對陳木勝、古天樂等一眾演員的表現與製作跌破底線,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相信要成功觀畢全片而面不改容,幾乎是絕無僅有。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