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囚》:演員盡力,劇本無力,後期亂做,字幕亂譯

2017年 5月 9日 講鏟新片    2個留言   

監製梁鴻華近年以低成本寫實題材見稱,當中前作《澀青298-03》便起用近乎全新演員演出,新作《同囚》由黃國權執導,起用了較新穎的游學修與關楚耀的組合,並且以勞教中心鮮為人知的經歷為題,希望可以為香港近年的本土電影題材帶來新的視野。


《同囚》以十三歲便加入古惑仔行列的梁奕凡(游學修飾)因為一次被休班警員挑釁襲警,結果被判入勞教中心服務。凡對於勞教中心對紀律的絕對服從與其他嚴苛要求極不習慣,也受到一眾教官如古明進(李國麟飾)等欺凌,同時憶起家人與女友(趙詠瑤飾)。此凡識了同倉的阿星(岑珈其飾)與再次被判入勞教中心的沙皮(麥以馬飾),而勞教中心的徐子豪(關楚耀飾)已算是對待更新人士較佳的一員。不過子豪因為長期工作,對家庭冷落,加上其行徑遭同僚排斥。凡嘗試反抗不遂後,因外婆患病入院希望早日離開勞教中心爭取表現,當漸見起色時,快將離開的阿星卻離奇死亡。

《同囚》在梁鴻華監製之下,秉承了前作的寫實素材,當中電影的末段更訪問了曾被判入勞教中心的人士等作現身說法。而在演員表現方面,電影屬於游學修首次擔正的電影,電影描述到他犯事前的傲氣,到被判入勞教中心的不滿、受虐,以至後來的態度改變等,游學修在演出上均在預期之上,可算是帶動全片。而片中的其餘兩位佔戲較多的同倉少年,包括岑珈其的阿星以至是麥以馬的沙皮均表現不俗。前者能表現到在更新中心內軟弱受欺,後者則表現出那種過來人的感覺。

懲教職員方面,關楚耀飾演的徐子豪在片中佔戲篇幅不少,當中同時需要講述在更新中心與家庭生活之間惹來的衝突,角色對關楚耀要求甚高。關氏看起來雖然演出盡力,但是仍相當吃力。反觀李國麟的資深懲教職員以至是喬寶寶飾演的勞教中心主管,兩者在演出上反而說出了在如斯非人生活個人所想所需。至於無論是凡或者豪的女伴,在全片的作用只是提供核突花瓶的作用。

《同囚》在題材與演員表現上,理論可以提供一部具水準的更新中心寫實電影。可是整部電影的水準卻令人大失所望。

電影的致命傷之一,便是電影在取材剪裁差勁。電影主線在於阿凡身上,又或是職員徐子豪,焦點該是集中在更新中心。現在於近百分鐘的篇幅裡,還要加入凡的家人、女友,以至是子豪太太的枝節,但每段插在片中均對主線發展造成干擾,而枝節發展更予人可有可無。當中未知是否得悉關楚耀曾演過《喜愛夜蒲2》的關係,竟然加入了夜蒲以至家中迷幻派對的元素,令人不明所以。當中更新中心的選材,看起來也跟《黑獄斷腸歌》系列無異,未能完全反映勞教中心的獨特性。

電影另一嚴重失誤,在於電影裡的剪接與配樂相當離譜。當中所謂的配樂,部分基本上只是高頻與低頻噪音,部分則在不適當的位置起上音樂,如斯的配樂水平,也許比起不設配樂更差。而剪接方面,那些所謂特寫的慢鏡,或者是迷幻派對的迷幻效果,均是相當無謂的安排,令人感到只是在內容不足下亂用技巧而已。電影雖然配上英文字幕,可是片中對白卻與英文字幕多處不符,就連「襲警」也只是直譯「hit」而不用警方與法庭常用的「assault」字眼,看來電影欲希望在海外發行的話,整組字幕需要重新翻譯。

整體而言,《同囚》有著真人真事的基礎,並且有一眾年輕演員如游學修、岑珈其與麥以馬的演出理想,即使關楚耀略為吃力,但整體演出仍令人滿意。然而,電影在素材上加入大量無謂枝節影響主線,近乎噪音的配樂加上胡亂炫技的效果,卻令全片的成績大打折扣。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2個留言

  • 你咪又錯字 仲要錯中文

  • 套戲真係認真麻麻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