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是我》:從患病談關係建立,惠英紅陳家樂俱佳

2016年 8月 14日 講鏟新片    1個留言   

image

近年來不少導演初次執導均嘗試以獨特題材又或是偏鋒手法執導,但是亦有導演選擇以平實的方式交代。曾執導短片集《重口味》其中一個故事的羅耀輝,首次執導長片《幸運是我》以香港人較忌諱的認知障礙作為主題,並以惠英紅夥拍陳家樂,希望可以擦出火花。


《幸運是我》以青年陳介旭(陳家樂飾)自媽媽去世後從廣州來港尋爸,脾氣暴躁的他在茶餐廳做廚師被辭退及居住板間房欠交租金後,最終在好友阿甘(張繼聰飾)的介紹下到了一家社區飯堂當廚師,但因需要住址證明而分租偶然碰上沒記性的女士芬姨(惠英紅飾)的家中,同時在飯堂認識了從大陸來港擔當實習社工的小月(劉雅瑟飾)。芬姨與旭的關係時好時壞,一次旭帶芬姨到社區中心時,中心的方姑娘(吳日言飾)發現芬姨記性出現問題,在醫生診斷下證實患上俗稱腦退化的認知障礙。此時一方面旭不想承擔照顧芬姨包袱欲一走了之,一方面卻鍥而不捨在好友發仔(吳業坤飾)的協助下尋父,然而最終卻發現對芬姨不捨。

《幸運是我》其實是一個以弱勢社群為主題,當中的主線情節在於租客阿旭與患上認知障礙的包租婆芬姨之間的一段互動性強的關係,當中還配合上弱勢社群的廉價飯堂以至尋親和男女關係的元素。在同樣探討老年病症的主題,羅耀輝在處理《幸運是我》的過程明顯沒許鞍華的《桃姐》來得沉重,反而將其重心更為放在阿旭與芬姨之間的相處,而結局的安排,亦是偏向較有希望的方向發展。羅耀輝的劇本以阿旭與芬姨及自己爸爸的兩組關係作強烈對比,同時也在電影發展時看到阿旭對身份的人與社區的態度變化。電影花了不少編幅對於弱勢社群服務,不過當中對於社區飯堂的描述略嫌著跡,而林兆霞的花膠妹作用作用不如預期。

雖然在劇本上沒有峰迴路轉,倒是在不少細微之處看到心思。藉著換了電視亞視本港台台號由二變成十一,顯示芬姨對習慣的堅持與一個時代的見證,而在她格言互相幫忙,亦身體力行。電影很多篇幅放在阿旭與芬姨間互動,當中部分對白來得直接,但是卻看到兩人互相同行與接受。方姑娘與阿甘的一段奇情關係,跟是配上小月的一段愛情對比,惟在篇幅不多之下,結果作為點綴。

《幸運是我》以人性互動為主題,惠英紅與陳家樂的演出便成了電影成敗的關鍵。當中惠英紅的演繹來得老練,演出芬姨這個人不自覺地沒有記性,以及在忘記事情想不出來時的焦慮活靈活現,當中其中一幕甚找阿旭的過程掉下眼淚,顯現真摯。

然而,電影的重心,其實是落在出道多年初次擔正飾演阿旭的陳家樂。片中的阿旭的情緒表達相當複雜,既有鬱躁、落莫、心不在焉的情緒,同時在冷淡裡又會有點熱誠。陳家樂在片中面對大量情緒起伏變化演出恰當,當中那種冷淡之餘的關懷,以至在醫院裡同時面對不同身邊人關係的表情,均看出他多年演出後的沉澱,效果令人喜出望外。

其他配角方面,張繼聰的阿甘在電影演出主要是提供較惹笑的情節,在效果上亦見明顯,而吳日言的方姑娘飾演一名看來吸引力不大的中年女性,打情罵俏不俗。劉雅瑟飾演的中國大陸來港實習生小月,在柔情中帶點剛強,演出符合預期,吳業坤飾演的發仔對白其實不多,而效果則屬正常。而車婉婉的醫生與邵音音的茶餐廳老闆娘,反而為觀眾留下不少印象。

《幸運是我》作為羅耀輝首部執導的長片,沒有大量花招,反而平實地寫上一個認知障礙女房東與無根青年的互動故事,從而帶出弱勢社群與身邊人物的關係。在同樣探討老年病症下,電影沒有《桃姐》的悲情,反而用上了更為互動的方法,見証關係建立的過程。惠英紅的演出準確,而首次擔正的陳家樂表現更是預期之上。作為首次執導,羅耀輝自編自導的成績相當理想。

Facebook留言

微博評論

1個留言

  • 讓人期待。

Got anything to say? Go ahead and leave a comment!